(作者:富權)


 

從文總權鬥看蔡英文最新「二軌」設想

  在藍綠雙方的「中華文化總會」會長權鬥過程中,最初人們的研判,是蔡英文要延續過去由「總統」兼任會長的方式,在攆走劉兆玄之後,自己也接任會長。但王金平昨日一番「蔡英文不一定會做會長。可以做榮譽會長」的說話,可能另有端倪,那就是會長非王金平莫屬,因而才能解釋,為何王金平在這場權鬥中,會不惜撕破臉,與本來一向同自己沒有什麼利益衝突的劉兆玄,鬥個你死我活,因為此次是「對不住,你的位置讓我來坐」,倘不將劉兆玄攆走,自己就坐不上這個位子。
  倘果如此,蔡英文原先要利用宋楚瑜、王金平這兩位藍軍「降將」中的一位,來做海基會董事長的計劃,雖然都未能得到落實,但卻是另闢蹊徑,作為蔡政府與大陸高層之間的「二軌」角色。其中宋楚瑜是固定地以「領導人代表」的身份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相機與習近平接觸,並看情況進行對話交流以至是正式的工作會議;而王金平則是以「中華文化總會」會長的身份,經常率團到大陸進行兩岸文化交流活動,並伺機與大陸高層接觸,為蔡英文「傳話」。就此,今後宋楚瑜和王金平就將會成為蔡英文在兩岸事務方面的「替身」。
  實際上,宋楚瑜和王金平,都曾經是蔡英文心目中的海基會董事長人選,其中又以王金平的可能性較為高些。但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宋楚瑜和王金平都研判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之後,根本發揮不了作用,既無法恢復海峽兩會的聯絡機制,也不能推動海峽兩會的談判活動,甚至可能連前往大陸訪問都將不能實現。因此,兩人都婉拒了蔡英文的邀請。
  但宋楚瑜「好命」,隨即在「APEC」找到自己的新「舞台」,而且其地位及在國際上的知名度,均比海基會董事長要高得多。實際上,「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與會者,有美國、俄羅斯、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等主要大國,能與這些國際領袖一起開會,一齊合照,是極為風光的事情,這比海基會董事長的業務只是囿於兩岸之間,而且還因為受制於「九二共識」而不能開展業務,要好得多了。而與各國領袖周旋,也正好讓在大學時是修讀外交系的宋楚瑜,有機會充分發揮其專業知識。何況,不排除會在與習近平的互動中,獲得某種程度的突破。而這是海基會董事長即使是在馬英九時期也無法達到的。因此,估計宋楚瑜將會爭取固定出任蔡英文在「APEC」的「領袖代表」。而在蔡英文這一邊,也確實是沒有別的比宋楚瑜更好的人選,因而也樂見其成。盡管宋楚瑜未能與在習近平那裡獲得如同馬英九時期連戰、蕭萬長那樣的待遇,但也不過於失禮,總算可以向世人交待。
  因此估計,此後由宋楚瑜作為蔡英文在「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代表,就此可以固定下來。但是,既然宋楚瑜是專門蔡英文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代表,就具有了「蔡英文分身」的性質,可能就難以到大陸。即使是以親民黨主席身份或個人提出申請,都未必獲得對岸批准。這就是「魚與熊掌難以兼得」的道理。
  眼看到宋楚瑜在秘魯利馬的風光境況,讓王金平既羨又妒。為何同是蔡英文的海基會董事長人選,會如此的「同人不同命」?看來也需像宋楚瑜那樣,另闢蹊徑,尋找新的出路了。也恰在此時,蔡英文要向劉兆玄「迫宮」,迫令他交出「中華文化總會」會長,作為也是該會成員的王金平,就感到機會來了。當然,最初他並沒有就由自己接任會長的「非分之想」,只是希望能幫助蔡英文成功奪權之後,能在該會中擔任一個更重要的位置,此後就可就憑此到大陸進行文化交流活動,作為自己「失之東隅」——與海基會董事長失之交臂,「收之桑榆」的補償。當然,利用鬥爭劉兆玄,來出一口發洩對馬英九不滿的烏氣,也是他如此投入這場權鬥的另一個原因。而柯建銘之所以與王金平「並肩作戰」,除了是為「大老闆」蔡英文賣命之外,同樣也是要籍著鬥爭劉兆玄,來發洩對馬英九發動「司法關說案」鬥爭的怨氣。
  而或許由於對劉兆玄的權鬥過於出格,讓蔡英文對接任「中華文化總會」會長有所顧忌;或更是蔡英文根本就沒有想過由自己接任會長,而只是出任榮譽會長而已,只要能把劉兆玄攆走,及從國民黨手中奪回「中華文化總會」的大權就行。這樣的信息對王金平來說,有如鴻鵠將至。如果自己的表現「英勇」,說不好會長就是自己的了。倘此,「中華文化總會」就沒有改名的必要,因為改名就是對大陸的不友善,就不能以此名義到大陸進行交流活動。就此而言,這是無需承認「九二共識」,也可進行兩岸交流活動的捷徑,正好符合王金平的需要,也把自己未能出任海基會董事長的「損失」彌補回來。
  實際上,從種種情況看,盡管蔡英文在「獨派」和民進黨「神主牌」雙重壓力下,仍將繼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一直也有忠實奉行「不對抗,不挑釁」政策,沒有主動地拋出「台獨」言行來刺激對岸,仍是一種「不戰不和」的狀態,並希望能尋求「二軌」,包括由許信良出任「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等,來與大陸進行對話溝通。而已經由劉兆玄打下兩岸文化交流基礎的「中華文化總會」,就是又一個「二軌」捷徑,可以利用,王金平也是不錯的人選。因為王金平是院長級人物,出任「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可以與曾任「行政院長」的劉兆玄平起平坐。只要能接續劉兆玄做過的文化交流工作,不帶政治色彩,就可到大陸走走,傳遞信息。
  其實,王金平本人也曾有過到大陸走走的想法。那是在馬英九時代,有人在運作,由全國政協出面邀請,因為在對岸,全國政協是「立法院」的對口單位。但王金平卻自視過高,認為自己是「國會議長」,要求由性質與自己相同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常委會委員長邀請及接待,才能顯示他的身份。由於此已帶有「兩國論」的性質,北京當然不能接受,而擱置了下來。所以,王金平現在可要後悔了。因為全國政協雖然不具「國會」性質,但其主席卻是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組長,與之會面及對話,「含金量」也不低。但在國民黨執政時不去,到了民進黨執政時才想到要去,自己已不是「立法院長」,而只是「陽春立委」,喪失了自己原有的「尊貴」身份。而「中華文化總會」會長這個身份,由於過去是由「總統」兼任,後來的會長劉兆玄也曾出任過「行政院長」,足可承撐起自己的身份來。
  就此而言,王金平這次的投入與劉兆玄的權鬥,是「公私兼顧」,在「公」是為蔡英文奪權;在私,則是發洩對馬英九的不滿,並籍機獲得「中華文化總會」會長的職務。而柯建銘的的積極配合,一方面是為老闆賣命,另一方面也是答謝王金平為他作「司法關說」,而且也是為了打馬。
  但是,蔡英文並非是真正以王金平來作其替身,真正的替身是將會接任「中華文化總會」秘書長的林錦昌,而王金平只不過是「打掩護」的角色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24 04:37: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