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美國「棄台論」再起蔡英文或將夢魘成真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雖然尚未就職,但伴隨著他正式宣布退出「TPP」,及再次強調放棄「重返亞太」政策,而令曾經風傳一時的「棄台論」又再湧起。而昨日在華盛頓出席台灣當局駐美代表處辦公大樓落成啟用三十週年紀念活動的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長包道格,卻大唱反調,聲稱那種「特朗普是生意人,會拿台灣和中國大陸做交易」的說法「沒有根據」。包道格認為,不只是特朗普,其實在美國社會對台灣發展歷程細節的熟悉程度也不高,但在共和黨及總統當選人交接小組裡,都有強烈支持台灣的人士,所以,他並不憂慮台灣有什麼被出賣的危機。 他還說,就算是民主黨的希拉莉當選也是如此,美國兩黨對支持台灣是有共識的,美國也和台灣人民有積極的關係。
  包道格的這番話,與他本人十多天前有關倘是沒有「TPP」,對台灣來說可能情況更艱困,因為沒有這種集體多邊貿易體系,台灣就得和個別國家一個個談,還要面對中國因素的談話內容,有點南轅北轍。究竟哪一個觀點才是他的真實想法,還需繼續觀察。不過,包道格是在歷任「AIT」台北辦事處處長中,對民進黨的態度最「不友善」的,尤其是在他的任內,陳水扁大搞「台獨」分裂活動,到處掀起火頭,讓他四出「滅火」,焦頭爛額,苦不堪言,因而對陳水扁以至民進黨政府沒有什麼好話可說。因此,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包道格就曾多次「敲打」蔡英文,指出她不承認「九二共識」,沒有勝算的可能。他的明確表明美國不支持蔡英文的態度,被視為導致蔡英文敗選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在現在,他為何一方面仍然對蔡英文存有「偏見」,另一方面卻又是在蔡英文已經掌握執政權後「挺台灣」呢?看來,他是把台灣與蔡英文區隔開來:他對台灣懷有深摯的感情,但對民進黨尤其是蔡英文的態度則是「不怎麼樣」。
  包道格是共和黨的總統小布什時期的外交官員,對同黨的總統侯任人特朗普的政策方向應該有具權威性的理解及詮釋。但卻又必須注意,包道格並非是特朗普團隊的核心成員,甚至還擠不進去,因而未必能準確解讀特朗普的台海政策。其實,特朗普的各項政策已經與共和黨的傳統價值觀有所脫節,而且特朗普可能至今仍未有具體的台海政策,因而包道格的言論,未必就能完全反映一個多月後的美國政府的政策。
  但歷史極有可能會重演。在一九四八年美國大選時,蔣介石公開支持共和黨的湯馬斯‧杜威,最後卻是民主黨的杜魯門當選,導致杜魯門決定放棄蔣介石。後來如果不是金日成發動朝鮮戰爭,迫使杜魯門派遣第七艦隊防守台灣海峽,阻擋了正在準備發起解放台灣戰役的粟裕部隊,蔣介石早就逃到菲律賓的小島做寓公去了。而在此次美國總統大選中,蔡英文也公開支持民主黨的候選人,亦即特朗普的對手希拉莉,因而說不好這次特朗普就真的因此要要放棄台灣,至少是放棄蔡英文。 因此,此間「棄台論」的再次冒起,並不出奇。
  所謂「棄台論」,是近年來一些美國學者提出的「放棄台灣」的觀點。他們認為由於中國的崛起,如果美國無條件繼續支持台灣與大陸對抗的話,不符合美國的利益,建議改變美國對台灣的「承諾」,改變台灣在美國安全戰略框架中的地位。尤其是在共和黨的小布什總統第二個任期的後期,陳水扁大搞「台獨」分裂活動最猖獗之際,中美兩國互動頻繁,美國稱中國為其「利益相關者」。由此,美國有戰略學者認為,現在是美國放棄台灣,同中國結成軍事戰略同盟的最好時機。在亞洲成立類似北約的組織,讓中國領頭。有了軍事同盟後,美國不僅可以將在亞洲的軍事力量抽調到中東和非洲,也可以同中國在中東和非洲進行軍事合作。
    正因為共和黨人有此種想法,當民主黨的奧巴馬當選並就任總統後,就反其道而行之,在國務卿希拉里的主導下,推動「亞太再平衡」,圍遏中國。因此,「棄台論」就沉寂了下來。
  現在,極力主張美國「重返亞太」的希拉莉敗選了,而主張保護主義的特朗普卻勝選了,因而「棄台論」又佔了上風。不少人闡述現今的「棄台論」,多是從「TPP」入手。倘從特朗普反對自由貿易這個角度解讀,這是準確的,但未必全面。實際上,蔡英文受困於民進黨「台獨黨綱」,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就將無法繼續享受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紅利,這就迫使她必須依賴推動「新南向政策」,及參與「TPP」,來抗衡大陸的經濟吸力,及「亞投行」、「一帶一路」戰略的魅力。不過,特朗普放棄「TPP」,是其反對自由貿易的理念而致,並不等於是拋棄台灣。因而蔡英文昨日在出席亞太商工總會五十週年慶祝大會致辭時,還可以勞神在在地聲稱,美國將可能退出「TPP」,走向保護主義,亞洲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成為世界的經濟動力。然而,她談論亞洲,卻未提中國崛起,並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
   說不全面,是因為未能從特朗普的孤立主義切入。美國在歷史上由於其地緣關係,曾經是頑固的孤立主義者,「只掃自家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美國認為不關自己的事,關起門來享受世界。直至發生了珍珠港事件,國人才驀然驚覺「打到來了」,才感覺有必要參與。由此有人懷疑,這是美國政府玩弄的「苦肉計」,軍方已經收到日本將會偷襲珍珠港的情報,但卻偏是不作任何防避及反擊的部署,目的就是要讓「挨打」的效應發酵到無限大,以促使國會內的孤立主義者議員批准反擊及撥款。
  特朗普再提孤立主義,雖然其內容與「二戰」前有所不同,但其本質是一樣的,就是外國的事,「關我屁事」,關起門來發展自己的經濟。倒是有點像鄧小平的「不當頭」,「韜光養晦」,關起門來搞建設。
   既然如此,過去美國對台灣的種種承諾,包括協防台灣等,都沒有必要。因為台灣海峽兩岸的統獨,是別人的家事,而且也沒有威脅到美國的安危。
  在此情況下,「棄台論」的再起,對蔡英文就是嚴厲的警告,不要以為自己搞「台獨」分裂活動,大陸啟動《反分裂國家法》時,會有老美在背後撐腰。
  當然,特朗普也不會完全不理台灣,只不過是逆反方向的利益導向而已。比如,特朗普正式推行孤立主義之後,美國軍火商的銷售必受影響。特朗普要想再次得到他們支持自己爭取連任,就必須協助其輸出武器。因此,倒是會慷慨地向台灣售武。如果不是有一個中美《八一七公報》的限制,說不好台灣要甚麼武器,美國就給甚麼。但即使如此,正日益衰落的台灣財力,能承受得起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25 05:27: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