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作大冇藥醫」,蔡英文籍機做假象

  這兩天,在台灣政壇,為在秘魯利馬「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 ,宋楚瑜究竟與習近平談了多少時間而炒翻了天。其實,正如民進黨及蔡政府的那些發言人名嘴所說的那樣,在民進黨和蔡政府的心目中,不管習近平與宋楚瑜談了多少時間,只要能見到就是好事,就能證明蔡英文有能力「維持現狀」。倘將之逆向解讀,其實不管蔡英文不管是是派出何人代表她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也不管其人與習近平說了多久的話,都改變不了由於蔡英文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因而兩岸關係仍然陷於「冷和」的狀況,根本無法恢復到馬英九時期熱絡交流及合作的狀態上去。
   實際上,依照一般的規例及經驗,在秘魯利馬「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舉行前,出席會議的各會員體領導人齊集在貴賓休息室等待齊集出場時,根本不可能舉行所謂的「習宋會」,連對話交流的機會都沒有。套句台灣地區的俗語來說,那就是「用膝頭來想也知道」的事。正因為如此,筆者當時就分析道:宋楚瑜這次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大陸的眼中,具有兩個身份,一是蔡英文的「領袖代表」,二是親民黨主席。在前一個身份上,宋楚瑜並沒有被安排像習近平與其他成員體舉行「工作會議」式會見那樣的日程,更沒有享受到此前胡錦濤在會見馬英九「領袖代表」時的闢室「座談會式會見」的禮遇,而只是在不對外開放,不要說是台灣媒體不能進入,就連宋楚瑜帶去的親信李鴻鈞也吃了「閉門羹」的貴賓室,與主動靠近搭訕的宋楚瑜聊了幾句,因而蔡政府的相關新聞稿也就根本無法發出這幀所謂「具有突破意義的習宋會」的圖片,隨行台灣媒體也拍攝不到「有圖有真相」的照片。而且更絕的是,直到本文執筆為止,新華社、中新社以至在兩岸新聞上最為開放的香港中國新聞社,在報導習近平會見「APEC」各個會員體的消息時,並沒有提及到習近平與宋楚瑜的寒暄,甚至在綜合稿上,連順道「捎帶一筆」都付諸厥如。這就顯示,習近平與「蔡英文」徹底劃清了界線,並將之與馬英九的「領袖代表」所享禮遇作出鮮明對比——只要承認「九二共識」,妳也是可以得到的。
  但是,宋楚瑜卻不斷地誇大這次與習近平的偶遇,宣稱與習近平「會晤」超過十分鐘。當宋楚瑜在返台後的記者會上被問到和習近平會面多久、是否會晤時,換強掰為「固然拉到邊上談話是一種談話,在一個屋子裏面的大型交流也是」,「你問我幾分鐘,至少有八個小時,你們相信嗎?」習近平只要講話一抬頭就看到他,他一抬頭就看到習近平,他當時講了很多話,「我跟他講了八個鐘頭的話,他講話、我也講話、大家都講話,老是狹隘講我跟他接觸幾分鐘。」而「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則聲稱,蔡英文的代表宋楚瑜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會議上的簡短交流對兩岸關係是積極的發展」,並再次強調「我們總是歡迎沒有政治前提的有助於兩岸相互了解的交流。」為此,有台灣媒體評論說,蔡英文並未改變「台獨」政策,習近平卻能在「APEC」上與宋楚瑜「相見歡」,因而蔡英文成功地摧毀了「九二共識」的價值。
    「吹牛」吹到了這種地步,這還得了?於是,大陸方面開始部署反擊了。據臺灣《旺報》報導,大陸知情人士透露,當時宋楚瑜是第一個跑到休息室「等待」的「領袖代表」,一見到習近平進來,就立刻主動迎上前交談,但兩人簡短寒暄根本不到一分鐘,習近平就轉向和其他領導人交談,對於宋楚瑜提出的經濟訴求,習近平也沒有任何回應。而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日前也表示,「據瞭解,習近平總書記與宋楚瑜只是在會場的休息室進行了自然簡單的寒暄。」這比筆者的分析還要「悲情」得多,不啻是狠狠地打了正在大肆吹牛及敲鑼打鼓地宣揚「達標」的蔡政府的臉。
  從大陸的「踢爆」材料看,當天的實際情況是,「APEC」各經濟體的領導人在出場前,都集中在一個貴賓休息室等待,當到點及齊集後就一齊出場。在這個等待時間內,有人先到,有人後到,但在到點時全部到齊。宋楚瑜這個「大內高手」,就重返發揮了他的權謀技巧,刻意提前到場,實際上他是第一個到場,然後就等待習近平的到來。當他看到習近平進入貴賓休息室後,立即趨前與習近平搭訕。習近平出於禮儀,不好拒絕他,但又因他是蔡英文的「代表」而不能多談,因而就只是與他寒暄幾句,圍繞著他的領帶而帶動話題。當宋楚瑜要談及兩岸關係話題時,習近平卻是岔開話題,並轉身與其他領導人打招呼,結束與宋楚瑜的節奏接觸。僅此而已,所「十分鐘」時間,就是全體領導人等待出場的時間。但宋楚瑜卻硬要將之全部計算進去。緊接著,宋楚瑜還大言不慚地說,他與習近平共同談了八個小時。——那八個小時,是所有領導人開會的時間。在這八個小時中,有二十多位領導人先後發言,宋楚瑜坐在習近平的對面,相隔一段距離,怎麼對談?還要對談八個小時?真是吹牛不要本踐。
  本來,大陸看在宋楚瑜在兩岸定位和統獨立場上,尚能站穩「九二共識」的底線,因而並不作阻撓他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但他卻是作為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的代表出現在會場的,因而又根本不可能與之像馬英九的代表那樣,進行正式的會晤。因此,如果宋楚瑜倘不是為了炫耀自己的「能耐」而編造新聞,北京還是樂意給他一個機會的,而且各方都可以交代,獲得最大公約數。但宋楚瑜這樣搞,卻搞砸了。正如沈富雄所言,可能沒有下一次了。  
    宋楚瑜此舉,仍然是個人主義爆棚,而且也是要利用一切機會來拉抬親民黨。就像他在幾次選舉中的表現呢與,不惜以犧牲泛藍陣營的團結利益,也要籍著自己的投入參選而拉抬親民黨的「立委」、市議員的選情。實際上,本來,作為蔡英文的代表,他的隨行人員應是蔡政府的相關人員。比如,按照韓國「備忘錄」和「西雅圖模式」,他的隨行人員就應是「經濟部」的相關工作人員(馬英九時期的代表,因能與大陸國家主席會面,因而還有陸委會的相關工作人員)。 但宋楚瑜卻是攜帶了親民黨的「不分區立委」李鴻鈞去,作其與台灣媒體的聯絡代表,顯然就是政黨利益高於一切。而且由於李鴻鈞並非是公權力單位的工作人員,缺乏公權力機構的規範性和謹慎度,因而就對嚴肅性的事務隨口亂噏,包括居然造謠「雙方確定不發表照片」等,而且還公然將國台辦發言人的「簡單寒暄」,說成「簡短會見」。
  蔡英文不知是否會感到自己已經被宋楚瑜「抽水」,利用來為親民黨「造勢」?當然,即使是她明知道,但為了製造「即使是沒有『九二共識』,兩岸也可互動」的假象,也就不當一回事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26 05:06: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