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呂秀蓮不甘寂寞自薦擔任特使為未來

  民進黨有所謂「四大天王」之說,其名單組合有多個,但一般上多是指呂秀蓮、謝長廷、蘇貞昌、遊錫堃等曾任「行政院長」以上行政職務或民進黨主席等黨職者。當然。符合該條件的還有張俊雄,但他個性比較低調,有點無欲無求的樣子,因而人們並不將之列入「四大天王」。
  蔡英文上台後,「四大天王」中,只有謝長廷被安排職務,出任駐日本「代表」。其餘的,遊錫堃正在籌備再戰新北市長,因為上次只是與僅以二萬多票輸給朱立倫,嚇得朱立倫出一身冷汗,後來連「總統」也不敢選了,因而游錫堃今次是志在必得,趁著朱立倫已連任兩屆市長不能再選,而朱立倫所屬意的副市長候友宜的選戰實力不強,希望能一舉拿下新北市長,將國民黨在六個直轄市「剃光頭」。但是,曾任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現任民進黨中央國際事務部主任及「立委」的羅致政,是「英派」人馬,有意代表蔡英文奪下新北市。另外,已經連任兩屆台南市長的賴清德,有人說他要選新北市長,其實是虎視眈眈蔡英文的「總統」位置。因此,遊錫堃是否能夠如願再次代表民進黨出選新北市長,尚是未知之數。
  在「四大天王」中,蔡英文最不放心的是曾與自己爭奪民進黨主席及「總統」參選權的蘇貞昌。因此,曾有傳說蔡英文有意安排他出任駐新加坡代表,以讓他遠離台北權力中心,避免他向自己的治島理政下「指導棋」。但蘇貞昌似是並不吃蔡英文這一套,堅持要留在台北,寧可不獲安排出任任何職務。原來,他是要在幕後指導其剛當選「立委」的女兒蘇巧慧,以利迅速提高問政技巧及能力,並伺機「擺」蔡英文一「道」。實際上,蘇巧慧提出了《〈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九條修正案》,利用蔡英文「國會改革」訴求中「議長中立化」的口號,卻要把「立法院」正副院長驅趕出朝野黨團協商,讓蔡英文親自欽點的「立法院長」蘇嘉全成為「空頭院長」,及擬制提交《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草案,直接衝擊蔡英文「維持現狀」的政治承諾。看到蔡英文氣急敗壞的樣子,蘇貞昌倒也是自得其樂。
  現在,就只剩下呂秀蓮了。呂秀蓮是「四大天王」中,曾任職務最高者——「副總統」,因而一向自負,整天想著自己要做台灣地區「第一位女總統」。但卻是被蔡英文「截胡」,這讓她耿耿於懷。因為按《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規定,在蔡英文走馬上任之際,就是她的「卸任副總統」禮遇結束之時,除「邀請參加國家大典」一項之外,其餘禮遇就將結束,不但不再配備秘書、警衛人員,及每年領取辦公室費用二百五十萬元,以及享受醫療保險,而且也不能每月領取「副總統」禮遇金十八萬元,從而令其缺乏從政所必備的財政資源,只能是完全退出政治舞台。
  為此,呂秀蓮出錢專門成立了個人工作室作為其智庫,加強理論建設;並出錢創辦了《玉山週報》,作為自己繼續發聲的輿論陣地。但想不到原先並沒有放在自己眼中的蔡英文,在接過民進黨權杖之後,竟能將奄奄一息的民進黨起死回生,並因而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中,攔腰奪走了自己可以一搏「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機會,而自己的《玉山週報》也因虧蝕過巨而停刊,自己更是被蔡英文以「世代交替」為由而切割、拋棄,自己更因自己年已「古來稀」而無望再次「進軍總統府」。
  蔡英文身邊的人,也曾像「報派」蘇貞昌將出任駐新加坡代表那樣,「報派」呂秀蓮將出任駐巴拿馬代表。其實,呂秀蓮早就知道蔡英文不會給自己好位置,因而聽到這個「報派」消息時就氣不打一處來,立即發表聲明,她從未、也絕不考慮在新政府營謀任何公職,只願擔任台灣良心志工。 她還呼籲新政府要善用「國家名器」,尊重政治倫理與專業經驗,切勿循私弄權。
  實際上,因為不但是巴拿馬的格局太小,與她關注「全球性」、「高端性」的事務,尤其是專攻台灣加入聯合國及各種國際組織,及志在聯合全球的分裂中華國土勢力,包括「疆獨」、「藏獨」、「蒙獨」團體尤其是是其領袖熱比婭、達賴喇嘛等的「大志」,距離太遠,而且據說巴拿馬有意與中國大陸建交,要她一上任就需背上「丟失邦交國」的「黑鍋」,她可不幹!
  那就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並將於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就任美國總統這個難得機會面前,就放風聲稱自己正在爭取作為蔡英文的特使,出席特朗普的就職禮。以延續自己曾經以個人身份參加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與奧巴馬就職典禮的歷史。
  然而,有志充任蔡英文的特使者,不單只是呂秀蓮,還有「獨派」大老吳禮涪等人,他們都在積極搭建特朗普陣營與台灣政壇橋樑的天線。而蔡英文也在掂量,派出哪一個最能與特朗普溝通的人選作其特使,出席特朗普的就職禮。倘是按照奧巴馬於二零一三年的就職典禮,馬英九派出「立法院長」王金平作其特使,同行的還有前「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的模式,蔡英文也可照版煮碗,派出「立法院長」蘇嘉全作其特使,並輔以「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而真正與美國朝野聯絡密商的,應是吳釗燮。因此,呂秀蓮未必能如願,因而呂秀蓮辦公室發出聲明表示,她已參加過克林頓與奧巴馬的就職典禮,此次無意參加特朗普就職典禮。
  其實,呂秀蓮在「外交」方面確實是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並曾在九十年代每年都在聯合國召開大會期間,駐紮在聯合國總部門口,領導或指導「獨派」團體進行「台灣參與聯合國」的活動。因此,呂秀蓮倘能出席特朗普的就職禮,就可籍著結識也出席典禮的共和黨議員的機會,與「台灣連線」的議員廣交朋友,利用他們在美國政壇的政治資源,重啟「台灣參與聯合國」的活動。並進而擠下「老藍男」的台灣駐美代表高碩泰,爭取蔡英文任命她為駐美「代表」。此後就名正言順地每年都在當地親自指揮督陣「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活動。
   爭取駐美代表不成,還可爭取駐印尼代表。當年時任「副總統」的呂秀蓮,曾經以「度假外交」的名義到印尼巴厘島旅遊,並與印尼當局簽署了購買天然氣的協議。民進黨既然「反核電」,就必須加強其他方式發電以作補償,而天然氣較為清潔,符合民進黨所追求的環保。印尼是距離台灣最近的天然氣大國,因而加強與印尼的關係有利於購買天然氣。
  呂秀蓮不甘寂寞,總是要找一個機會涮涮自己的存在感,讓自己的「政治生命」得到延續。但是,這還得看蔡英文的意向。或許,會給她一個機會,作為對她未能圓「台灣第一個女總統」之夢,是自己奪走其「第一個女總統」的機會的「補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1-29 05:16: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