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是到了考量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的時候了

  這幾天,蔡政府一直在放風,謂蔡英文將於十二月間登上南沙太平島,最有可能的日期是十二日的「太平島收復紀念日」,而且還將會開放給外國媒體跟隨參觀。而在此之前,「海巡署」於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太平島舉行了「南援一號操演」,其內容是實施人道救援演練,據說是為了貫徹蔡英文「使太平島成為人道救援中心與運補基地」的「國家」政策,以充分驗證相關部會間之協調合作機制,並展現「中華民國」在該海域的「人道援助與災害防救」能力。這次操演的主要目的有兩項,第一個是要向國際社會說明」政府」對人道救援重視和投入,第二個目的是展現「政府」解決南海爭議上所持的立場,包括鞏固和平、擱置爭議、維護南海航行自由與安全、重視人道價值等一貫主張。 在這次演練中,「海巡署」邀請了部份國際媒體會台灣媒體到太平島採訪,這也是「五二零」後首次有外媒前往太平島採訪。因此有理由相信,此次演練是為了為蔡英文「登島」預作鋪墊,也是讓外國媒體跟隨她「登島」的預演。
  為什麼在南海氣氛最緊張的時候,蔡英文沒有登上太平島,以顯示她「保衛南海」的決心,反而在南海局勢已經緩和的現今,卻要跟隨馬英九的後塵,邯鄲學步一番呢?這極有可能是在美國總統選舉中,蔡英文曾向其作出「南海三承諾」的希拉莉敗選,有直接關係。實際上,蔡英文在去年訪問美國後,美國政壇傳出一則消息,謂蔡英文向美國國務院作出三項承諾最初來是台灣最高的「家內事」,但結合到去年她在訪問美國時作出的承諾:一是釣魚島一旦發生沖突,台灣願提供佳山基地供美日使用;二是台灣內亂引起中共攻台,會由美方封鎖太平洋,戰事初期由台灣應對;三是若在南海發生中美衝突,台灣無條件把太平島交美菲處理。此後,蔡英文及其國際關係智囊群均按照「老皇曆」,推斷希拉莉將會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因而「登島」的事情不急。待到有必要兌現上述三項承諾中有關太平島的內容時,再「登島」以彰顯這些承諾的有形和無形效力也未遲。
  但美國總統大選的計票結果,卻令蔡英文及其國際關係智囊群跌得滿地玻璃碎片。由此,不但是「三項承諾」白費工夫,而且「朝也盼晚也想」的「TPP」也將落空。更令蔡英文懊喪的是,曾經發起「南海仲裁案」,搞得南海「寒徹」的菲律賓,在總統換屆也換人之後,新總統卻不但不再提「南海仲裁案」,而且還跑到北京去「求愛」,整個劍拔弩張的南海,突然風平浪靜了起來。太平島的戰略地位,頓然下降。因此,蔡英文有必要搶在特朗普宣誓就職之前,到太平島一趟,以彌補最應該「登島」時卻缺位的不足。
  當然,太平島的戰略定位,也隨著國際形勢尤其是南海局勢的重大變化,而悄悄地進行了調整。實際上,從日前「海巡署」舉行「南援一號操演」的主題及內容看,已經遠離蔡英文對美國所作的承諾之三:「若在南海發生中美衝突,台灣無條件把太平島交美菲處理」的軍事用途。亦即從充滿硝煙想像的軍事衝突,轉變為溢灑人道精神氛圍的救援及災害防救。這也難怪,蔡政府已經放棄了改派海軍陸戰隊駐守太平島的設想,仍然由屬於近岸防守型的「海巡署」駐守太平島,而且其兵力也是停留在不到二百人的規模。
  太平島本來是南海諸島中的第一大島,地位重要,因此蔡英文才有所恃,要以其與美國作利益交換。但隨著中國大陸加緊填海造島,所填的幾個海島,都大過太平島,而且隨著中國大陸在永暑島、渚碧島與美濟島建成機場,一個相互支援的機場鐵三角亦隱然形成,戰略意義巨大。中方在南沙群島的劣勢已被一舉扭轉,引用外國評論家的說法,北京已在南海佔得上風。而且更具特別意義的是,凸顯了中國的國力強大,有實力極速完成規模大得多的填海工程。以南沙群島中建設最為完善的永暑島為例,按《國際金融報》邀請的土木工程學者計算,光是填出一個總面積如永暑島(約二點八平方公里)同樣大小的人工島(不包括島上任何設施),就需七百三十六億元人民幣,這絕非菲越能力所及,當然台灣的財力也是瞠乎其後。
  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後,將會採取「孤立主義」政策,對台灣的協防可能會逐步減弱,以至最後「棄台」。倘此,太平島的地位將會難保。而解放軍卻是加緊對南海的軍事防衛,向南海諸島調進了導彈營和戰機團,海軍司令員吳勝利還首次登上西沙群島琛航島,高調紀念中國收復西沙諸島的「西沙海戰」,向烈士敬獻花籃,以彰顯堅定維護南海主權的決心。以及紀念中國收復被日本侵占的西沙、南沙島礁七十週年。蔡英文就再也坐不住了,如果還在瞻前顧後,猶豫不決,說不好連太平島也不保。因此,「登島」以宣示對太平島的「主權」,不能再延後。
  為了向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施壓,似乎是在南海也設立防空識別區的時機已經成熟。其實,中國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不但是政治和外交鬥爭的需要,而且更是軍事鬥爭的需要。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就可以對美國的這種軍事挑釁行為劃下「紅線」,遏止其囂張氣焰。何況,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還有利於實踐習近平主席的「一帶一路」的大戰略,確保「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必經之路——南海航道的安全。而且,劃定南海防空識別區,還可對蔡英文政權形成牽制壓力。實際上,此前中國大陸在設立東海航空識別區後,時任台灣地區「總統」的馬英九,雖然聲稱大陸此舉「無助兩岸關係正面發展」,但卻在第一時間宣布,飛經該區的台灣民航機,將向大陸提出飛行計劃。他說,台北飛航情報區的主管機關為台灣「交通部民航局」,目前台灣上空共有十四條國際航線,「凡是經過台北飛航情報區的航空公司,若要向大陸提送飛航計畫,同時希望由我方代轉,我們都會提供這項服務」,採取了與美日截然不同的態度。他還強調,東海防空識別區雖有二點三萬萬平方公里與台灣的防空識別區重疊,但不會影響台灣空軍的演訓。不過,他卻又呼籲陸方未來不要在南海設立類似的防空識別區。隔日所有台灣媒體都將之做成標,由此可見其敏感性。  
  馬英九不贊成大陸設立南海防空識別區,並非是因為不堅守主權,而是擔心,將會把目前仍由台灣當局控制的太平島,以至東沙群島也納入南海防空識別區,就將予人「兩岸共同捍衛南海」的口實,不利於他討好美國。至於大陸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他是明拒實迎,是因為台灣方面並沒有在東海實質控制任何島嶼,不存在上述的疑慮。相反,卻可為台灣漁民提供安全保障。而當時北京可能是如同配合馬英九的「外交休兵」政策,沒有與他爭奪「邦交國」一樣的考慮,而確實是沒有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但現在馬英九已經卸任,而接任者蔡英文卻不承認「九二共識」,也不承認「九段線」,還說甚麼民進黨政府的南海政策是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基準,這就是可以考慮宣布南海防空識別區的時候了,而這也是作為遏制「台獨」,促推臺灣走向統一道路的外圍壓力。因為南海防空識別區的劃設範圍必與「九段線」相匹配,除涵蓋台灣所掌控的東沙島及南沙太平島之外,還對臺灣形成三面包夾的戰略態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02 04:34: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