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驚醒過來與特朗普修好關係

  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爆冷」獲勝。這讓在選前押寶希拉莉,並因輕視特朗普而沒有對其進行研究的蔡英文,大吃一驚。不但是擔心因此而導致民進黨當局與美國政府的關係疏遠甚至是被邊緣化,而且更憂慮特朗普的「孤立主義」政策,將會導致本來就因為不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在兩岸關係領域陷入困境的民進黨當局,處境更為艱困。為此,蔡英文當局「臨急抱佛腳」,連忙進行「補救」,甚至於不惜「造謠」,聲稱特朗普陣營的重要幕僚佛訥,曾在美國總統大選投票日之前,專程到台灣與蔡英文會面。不過,民進黨當局的奔走終於「有收穫」,這幾天就有人陸續「放風」,謂蔡英文與特朗普的關係轉佳,民進黨當局未必遭遇邊緣化。但這些「放風料」究竟是「堅」還是「流」,還須待以後的事實及情勢發展來檢驗。
     這些「放風料」包括有:其一,通過特朗普競選陣營友台人士的安排,蔡英文將於昨日稍晚時間與特朗普通電話,除了向特朗普表達祝賀當選之意,預計還將談及臺灣問題與台美關係,就美台關係和亞洲局勢與特朗普交換意見。蔡英文將向特朗普表達,臺灣是美國堅定的友邦,期待美台在政治、經濟和安全層面進一步合作。特朗普也可望向蔡英文重申美國對臺灣的友誼並期待他的新政府與臺灣密切合作。「放料」者還聲稱, 特朗普的幕僚已經向他簡報過臺灣和兩岸議題。「放料」者還特意強調說,這將是臺灣與美國「斷交」數十年以來,臺灣民選「總統」第一次與美國當選總統直接通話,創下歷史先例。由於過去台美總統之間缺乏直接聯繫管道,必須經美國在台協會、國務院和國安會官員傳話,在關鍵時刻可能出現溝通不良,如果能通過這次賀電建立美台總統間的直接溝通管道,將能有效降低雙方的誤解和誤判,促進美台關係的正面發展。 
  其二是蔡英文將於二零一七年一月以「英采專案」之名,出訪中美洲。由於途中將過境美國,府方已積極與共和黨重要智庫「傳統基金會」聯絡。而二零一六年十月來台訪問的基金會創辦人愛德溫•福伊爾納,是特朗普的政策顧問,特朗普多位內定閣員如內定運輸部長趙小蘭,也出自該基金會。「放風」者還聲稱,蔡英文很可能與佛訥等代表見面。這些親特朗普人士的與蔡英文在美國境內交流,不但具有象徵意義,而且還具有蔡英文與特朗普建立正式聯絡渠道的實質意義………云云。
  當然,有些有利於台灣的信息,卻未必是「心理戰」範疇的「刻意放風」,而是真實的消息。其中一項是美國參、眾兩院將於本週表決二零一七年度《國防授權法案》,預期可順利通過,並將由特朗普新政府執行。《國防授權法案》的第一二八四節規定,國會要求美國國防部應推動美台間高級將領與資深官員之間的交流,突破了目前美國現役將官以及助理國防部長不得訪台的限制,未來台灣「國防部長」不能到訪華府的規定也可望有所改變。而依美方現有規定,台灣參謀總長可訪問美國國防部,但「國防部長」不能進入華府;至於美方現役將領和副助理部長以上官員也受限不能訪台。
  二零一七年度《國防授權法案》規定,美台交流重點放在威脅分析、軍事準則、部隊計畫、後勤支援、情報收集與分析、行動策略、技術與程序,還有人道救援與救災七個領域。兩院已完成不同版本的《國防授權法案》的報告協商內容,預計美台軍事交流的章節可順利過關。而根據《二零一七年度國防授權法案》,美國國會要求國防部執行一項能推廣美台高級將領與資深官員交流的計畫,以改善美台軍事關係。交流可指美台雙方的活動、演習、事件或觀察機會,而且軍民關係,像是國會交流也都包括在活動與演習的範圍裡。法案還規定,這些交流活動的範圍應在美、台進行,交流層級包含軍方正在服役的將領和艦長,資深官員則指助理國防部長以上的層級,且國會為此提撥的預算不得挪做它用。
  根據最後協商會議報告,在「美台軍事交流國會意向」章節納入台美資深將領與官員的軍事交流相關文字,這將是雙方高階將領互動首度列入美國法律。過去兩年雖有類似提案,但行政部門顧及美中關係,最後均未獲列入正式法案。由於共和黨的國會議員大多「友台」,「國會台灣連線」的成員也大多是共和黨黨員,因而該法案獲得通過的機率甚高。
  另外,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以及楊甦棣昨日都在華府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TI)撰文,提出多項政策建議,呼籲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強化美台關係。其中司徒文說,台灣及台灣的友人應利用美國出現「非傳統」總統的機會,改變美國的對台政策。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很少觸及亞洲政策,他有意提名的國家安全顧問和中情局長對亞洲既不了解,也沒有興趣,風險是特朗普政府未來可能過於專注俄國、中東、歐洲及反恐。他表示,台灣及其友人的第一要務是開始教育新政府,台灣在地緣戰略上的重要性。其次,特朗普政府要明確說明美國對台政策,避免過於簡化的「美國的一中政策」。
  司徒文還指稱,特朗普政府應允許美台高階官員定期會晤,美國過去對台灣官員赴美過度自我設限。此外,新政府應更積極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美國政府對國際民航組織、世衛組織分別提供了百分之二十五、二十二的經費。但令人意外的是,美國卻缺乏影響力,無法讓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出席國際民航組織大會。司徒文還指稱,特朗普政府還需檢討克林頓總統任內的「對台新三不」,其中的「台灣不應加入任何須以國家名義才能加入的國際組織」,與《台灣關係法》相衝突。特朗普政府應歡迎台美進行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諮商,並應履行台灣關係法的對台承諾,強化軍事合作,支援台灣軍備國造計畫,特別是潛艦與飛彈系統。
  楊甦棣則建議美國新政府,盡早確認美中三公報與一個中國政策;堅持兩岸分歧須以和平手段處理。美國堅信基於《台灣關係法》,持續對台提供防禦性裝備。美方未來需著重於台灣的反飛彈防禦系統與提高作戰領導統御能力,盡早同意台灣的武器需求可強化台灣自我防衛的信心。因此,特朗普新政府應派遣內閣官員訪台,檢視當前美台經貿關係,新任貿易代表、商務或農業部長都是適合的官員。透過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持續雙邊對話。
  司徒文在其二零零九年赴台履新時,馬英九已經出任「總統」,此時馬英九奉行「活路外交」,沒有給美國惹來什麼麻煩,是台美關係最佳的時光,因而「AIT」與馬英九的關係也是一直處於「蜜月期」,互動良好,為台灣獲加入免美簽計劃候選名單、美國對台軍售及促成美國資深官員來訪等,幫了馬英九的大忙。因而在其卸任後,馬英九就於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向他頒授大綬景星勳章,同年八月一日給他頒贈表彰在台外國人士特殊成就的外僑永久居留證「梅花卡」。後來還為他「度身定做」地在「清華大學」設立「亞洲政策中心」,並讓他出任其首任主任。二零一四年更是委任他為「清華大學」副校長,負責清大的全球事務。 因此,司徒文此舉,等於是背叛馬英九。不過,可能他也有難言之隱,擔心將會被蔡英文「炒魷」,為「稻粱謀」計,而不得不屈膝。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03 04:49:4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