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特朗普破壞現狀將付重大代價

  這是狂夫怨婦的「一拍即合」。蔡英文近來受困於自己和身邊倚重的文青治島理政內政的能力有限,施政「髮夾彎」引發支持者強烈不滿,再加上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使得台灣經濟尤其是旅遊事業陷入低谷,激發天怒人怨,民調滿意度已經呈現「死亡交叉」,需要有新的做作來刺激起民調,於是就險走偏鋒,在對美關係方面尋找「突破口」,與特朗普通一番電話,也是要掩蓋自己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押錯寶的窘境。特朗普則是深知自己的當選美國總統,引發世界各地領袖及民眾的詫異和驚訝,普遍表達難予置信,需要狂打電話爭取他們的認同和支持,以鞏固自己當選美國總統這個虛幻的「世界領袖」的正當性,因而無論是大國領袖還是「啊貓啊狗」都要與之通電話,以「刷刷存在感」,以至是連三個「中美聯合公報」都不承認是國家的台灣地區,也飢不擇食地與蔡英文通話一番。至於牽線者——美國傳統基金會的創辦人佛納,則是要報在美國總統大選前,以「特朗普團隊成員」身份到台灣與蔡英文建立聯繫,卻被台灣媒體嘲笑為「冒牌貨」的「一箭之仇」,返美後也就真的是利用自己與特朗普的某些關係,進行遊說運作,說服特朗普與蔡英文通一番電話,以證明自己並不是「冒牌貨」,而是「珍珠都冇咁真」的「堅料」。於是,特朗普終於與蔡英文實現了美台「斷交」三十七年來的「大突破」,通上了十分鐘的講話。此舉令蔡英文欣喜若狂,大大地自我吹捧了一下,並希望能夠使自己的民調止跌回升。
  作為「外交素人」的生意人,也是「隨口亂噏」的「大嘴巴」特朗普,顯然是缺乏對台海政情的認識,因而被某些「政治掮客」牽著鼻子走,而渾然不知此舉的險惡。因此,他在與蔡英文通電話後親自在推特上發出的第一篇推文,聲稱「台灣總統今天打電話給我,祝賀我當選總統。謝謝你!」,意圖製造是蔡英文主動致電給他的印象,以為可以抬高自己的地位。但其中的「台灣總統」一詞,卻嚇壞了他的幕僚團隊,因為這暴露了他對國際政治和台海態勢的認識的嚴重不足,與出任美國總統所需的政治智商相距甚遠。在一番運作後,特朗普迅速刪去這段推文,為填補「空缺」,又補上了第二則推文,聲言「真有意思!美國賣給台灣數十億元的軍備,我怎麼連一通祝賀電話都接不得」,以反諷外界對他的批評。
    這其中的「美國賣給台灣數十億元的軍備」,意涵深遠,完全暴露了他與蔡英文之間的關係,將會是「軍火交易」的關係,而決不是什麼「政治盟友」。本欄在特朗普剛當選的十一月十一日,就以《蔡英文可能會加緊對美遊說工作》為題分析認為,總的來說,特朗普與希拉莉在台海政策上,可能各有擅長。希拉莉是在整個國際戰略格局上要圍遏中國,但對台灣的態度,基本上還是遵守「一個中國」政策及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定位的。她對蔡英文的支持,是為了配合其「亞太再平衡」戰略而「利用」蔡英文,而不是單獨的「親台友蔡」。而特朗普則基本上沒有國際戰略,反而是「孤立主義」,不願為擔任「世界警察」而揮霍國內納稅人的金錢。倘此,那蔡英文對他來說,就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不過,出於其保守背景,可能將會在口頭上表達對蔡英文的支持,但將不會有實質性的行動,因為特朗普似乎是不會就此而與中國撕破臉。但正因為特朗普曾在競選過程中多次表示,若他當選美國總統,將同歐洲和亞洲盟友重新啟動防衛費談判,若盟友不提高防衛費分攤比例,美軍將可能從這些國家撤離。他解釋稱,當前美國充當「世界警察」,付出的軍費遠大於其他國家,這並不是為了美國,而是為了保衛他國,所以這些國家應當承擔軍費。為此,特朗普還暗示若韓國不分攤更多軍費,駐韓美軍有可能撤離。這就可能會損害美國軍火商的利益,特朗普為了安撫平衡他們,勢必會積極向外國或其他地區推銷武器,其中當然包括台灣地區。而他在推文中特地談到了向台灣販賣武器,就是自己的「心靈告白」,當然也是要降低他與蔡英文通電話的政治色彩成分。
   然而,可能連蔡英文和特朗普二人都會意想不到,這只能高興一日,過後就將是無窮無盡的煩惱。實際上,蔡英文此舉等於是把自己推往火堆上燒烤。本來,蔡英文在上台前後,雖然一直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使得兩岸關係迅速冷卻;但她卻也是以「不挑釁,不刺激」對岸的手法,聲稱將會「維持現狀」,實際上,她並沒有像陳水扁那樣,接連拋出刺激對岸的「台獨」分裂的言行,導致台海形勢緊張。因而大陸方面還是希望以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的考量,沒有對她進行大批判,而是耐地心等待她的轉變。但蔡英文尋求「突破」的此舉,卻等於是自我宣布「維持現狀」政策破產,從而促使對岸必須採取反制措施,對她的外事作為進行遏制,以至是採取「雪崩式斷交潮」的手段,進行報復,甚至可能會以蔡英文導致美國政要使用「台灣總統」的概念,等於是進行「一邊一國」的實質性活動,因而就完全有正當理由啟動《反分裂國家法》。這麼一通沒有什麼實質內容,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的電話,代價太大,以價性比較,可能完全不值。倘在這幾天未能抬高民調,實在是不值得,只是是滿足自己一個人的「爽」感,卻可能會將整個台灣地區陷於戰爭邊緣。
  而在特朗普方面,雖然當選美國總統已經將近一個月,但卻仍然未能適應身份的轉變,仍把自己當作平民對待,而且還顯然是商人作風。因而雖然是候任總統,仍然是一介平民,但已經觸犯了許多政治規矩,尤其是三個「中美聯合公報」。
  實際上,台灣問題涉及到中國的核心利益,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問題之一。因而在中美關係的歷史上,多次因為美國未能妥善處理台灣問題而引起中美關係的緊張,干擾到中美關係發展的大局。應該說,美國歷屆政府已經非常清楚中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的底線,也相當了解觸碰底線可能產生的後果。今次蔡英文意圖利益特朗普從未有過從政經驗,對台海事務的敏感性缺乏了解,刻意運作與特朗普的電話對話,利用特朗普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極為不划算。不但甚麼也得不到,反而惹來國際猜疑。在幕僚的提醒下,還是乖乖地回到正軌上去,真是得不償失。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05 04:15: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