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逆用罷免權應是懲罰蔡政府的有效辦法

  「時代力量」與民進黨黨團提出和主導修改《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法案,罷免活動將可宣傳,罷免「門檻」也由原來「雙二一制」(投票率二分之一,贊同票二分之一)改為相對多數,但同意票須達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四分之一以上;另外,放寬罷免徵求連署天數,「罷免案」提議人數應由選舉區選舉人(選民,下同)總數百分之二以上,下修為百分之一;「罷免案」成案連署人由現行選舉人總數百分之十三,調整為百分之十。看來是春蠶自縛,將被國民黨所逆用。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昨日就表示,針對近日攸關下一代健康的核災地區食品進口問題,國民黨身為最大在野黨,絕對會盡責監督政府,黨中央有一定的步驟,國民黨會持續努力。而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則強調,支持蔡英文進口核食的綠營「立委」,背棄台灣人的健康,辜負選民付託,人民有權罷免。國民黨要站在人民的立場,協助人民行使罷免權,推動民進黨「立委」罷免案,未來將分數波推動「罷免案」,第一波將用民調挑出應罷免的民進黨「立委」,積極推動。  蔡正元還表示,「罷免案」的「門檻」只要四分之一同意即可通過,比「公投案」的「門檻」二分之一降低一半,更易成功,盼全黨同志全力以赴。 
  國民黨倘真的逆用「罷免權」,就是一種「復仇性」的「公私兼顧」的正義行動。在「公」的方面,正如洪秀柱昨日在移師新北市舉行的國民黨中常會上所言,蔡政府上台後的所作所為,半年的時間,許多團體上街頭、各行各業心生怨恨不滿,整個社會陷入對抗、對立,互相仇恨的氛圍,沒有和諧溝通、理性對話的空間。民進黨黨團用暴力方式通過「一例一休」,以其佔「立法院」多數,卻完全沒有任何協商動作,即便有協商僅是形式。
  為此,國民黨還將發動一波波的抗爭行動。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將推出核食問題的「公投」連署,副主席郝龍斌也將聯合民間團體進行「公投」連署,分進合擊,以民進黨最喜歡運用的「公投」手段,對蔡政府進行反制。針對「行政院」將於十二月二十五日舉行首場食安公聽會,國民黨將發起萬人包圍行動,用行動守護台灣人民的食安。接著明年一月二日、一月八日的公聽會,國民黨也將發起萬人包圍公聽會的街頭行動。 看來,國民黨真的要學習做在野黨,並要發揮在野黨的制衡作用了。
  在「私」的方面,那就是蔡正元要逆用由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團成功推動修改《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降低「罷免案」的成案、活動及通過的「門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報年前民進黨的支持者對他實施「割闌尾」的「一箭之仇」,對民進黨或「時代力量」的「立委」發動「罷免案」,專挑一些全因「太陽花學運」效應而當選,但其實並沒有多少選民實力,而且在「立法院」中表現差劣的「立委」,籍著蔡政府民調低落,各項政策均招惹民眾不滿的有利時機,實施「罷免」行動,說不好還真的能推倒幾名民進黨或「時代力量」的「另外」,以出自己及廣大民眾的一口烏氣,並在「立委」補選中,將有實力和能力的國民黨人拱進「立法院」,增強國民黨黨團的實力和戰鬥力。而且,說不好蔡正元本人,也籍著推動對民進黨或「時代力量」「立委」的「罷免案」並獲得成功後,自己親自上馬參加填補空缺的補選,爭取恢復自己的「立委」地位。
  實際上,蔡正元就曾吃盡了以「割闌尾」為民的「罷免案」的苦頭,這也正是他放棄參加本屆「立委」選舉的主要原因。所謂「割闌尾計畫」,是在二零一四年「太陽花學運」期間,由親民進黨的所謂「民間人士」發起的「罷免」國民黨籍「立委」的行動。由於目標為差勁的委員,作「爛委」、「藍委」,取諧音「闌尾」,雖稱不問政黨,但被罷免者全為中國國民黨籍,在網路上開放網友提出罷免緣由並進行票選,並鎖定了網站上網友罷免意願最高的三位「立委」——中國國民黨籍「立委」蔡正元、林鴻池、吳育昇。並於九月底十月初陸續送出「罷免提議書」,其中林鴻池與吳育昇的「罷免案」於第二階段未達「門檻」而告失敗,蔡正元的「罷免案」也於第三階段的投票率未達「門檻」,罷免失敗。而類似的團體全面罷免,也對中國國民黨籍「立委」蔡錦隆提出罷免,在第二階段未達「門檻」而失敗。另一團體「高雄區割闌尾」也在二零一四年六月對國民黨籍「立委」黃昭順和林國正提出罷免。後來林國正已過第一階段「門檻」,黃昭順亦接近第一階段「門檻」,但因北部「立委」蔡正元罷免投票未過、中部「立委」蔡錦隆第二階段連署未過,等以上考量而停止連署。
  新一屆「立法院」成立後,民進黨和「時代力量」深為未能成功罷免蔡正元等人遺憾,並將「罷免案」的失敗歸咎於「罷免案」的成案及獲得成功的「門檻」過高,及不能進行宣傳。因此,民進黨黨團仗著佔有「立法院」多數「立委」議席的優勢地位,主導修改《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降低罷免公職人員的「門檻」,罷免活動將可宣傳,放寬罷免徵求連署天數,以求逐個選區罷免國民黨的「立委」及縣市長、縣市議員及鄉鎮長、鄉民代表等公職,並在補選時推出候選人搶占這些位子,從而徹底將國民黨趕出政壇,讓沒有政治資源的國民黨,在已經沒有黨產資源的國民黨自生自滅。
  本來,「時代力量」黨團在二讀時提出修正動議,主張「罷免案」只要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即為通過,但因民進黨團有異議,院會中進行表決後,否決了「時代力量」黨團的提案,最後仍保留四分之一「門檻」。否則,要罷免一名公職人員,就「易過借火」了。顯然,民進黨黨團是擔心「罷免權」將會變成「雙刃劍」,既可劍指國民黨,又將會斬殺民進黨的公職人員。實際上,民進黨籍「立委」李俊俋就以自身為例指出,他以七萬票當選,若罷免無「最低門檻」,那只要一百人投票過半贊成,他就被罷免了,這樣合不合理?因此,授予的權力當然可以收回,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民意基礎,所以罷免還是要有「基本門檻」。
  果然,現在是輪到國民黨「逆用罷免案」的時候了。民進黨當初在主導《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法,降低「罷免案」的「門檻」之時,未能預料到蔡英文的民調持續走低,所推出的很多政策都招惹民眾反對,當初的「戰友」紛紛反面,成為反對蔡英文最激烈的政治力量,經常在民進黨總部所在的華山商務大樓門前示威抗議。如果國民黨能抓住幾個最惹民眾反感的民進黨或「時代力量」「立委」,發動對他們的「罷免案」,充分利用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黨團所創造的有利條件——「罷免門檻」已大為降低,要將其拉下馬。並不困難。
  從現實情況看,在此前是國民黨大本營,因受「太陽花學運」影響而改變選情態勢的縣市,可能較為容易。如台北市此前一直是國民黨的鐵票區,但此次卻丟了幾個議席,與馬英九的政績欠佳,及國民黨支持者「含淚不投票」有關,也與連勝文未能發揮「母雞帶小雞」效應密切相關。如今國民黨已經是在野黨,不用再為政績背「包袱」,反而輪到民進黨承擔此責任。而且,國民黨在「立法院」的議席已經無法形成對民進黨的箝制能力,即使是再被「罷免案」減少幾個議席,影響也不大。但倘是民進黨「立委」被「罷免」一兩席,其政治效應也是深遠的。因此,國民黨黨團決定逆用「罷免權」,其「殺傷力」將會不小。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08 04:08: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