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特蔡通話也是為催台灣加強向美軍購?

  日前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時,筆者除了感覺到,這可能是特朗普為了要利用台灣作工具,與中國尤其是在與習近平會見時,就中美兩國之間的經濟貿易利益問題進行討價還價——搶先向天要價,以討得一個理想的價錢之外,也是要籍此催促台灣加強向美國購買武器。
  果不然,傳說有份牽線「特蔡通話」的特朗普交接團隊顧問葉望輝,在「特蔡通話」之後即前往台灣訪問。他在與蔡英文會面時,就談到了軍購問題。據參加「蔡特會」的民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羅致政事後對媒體說,葉望輝對蔡英文說,臺灣應該更主動的提出一些臺灣認為自己需要的專案或者是防衛的需求,美方會做決定。當有記者問及,這是否等於臺灣軍售預算會再加碼時,羅致政說,跟軍售加不加碼沒有關係,而是臺灣的需求到底是什麼,應該由臺灣提出,而不是由美國告訴臺灣「你們的防禦需求應該是什麼」,尤其過去美國不同意的項目,臺灣要再重新思考一下到底臺灣需不需要這些東西。
  這就顯示,葉望輝在與蔡英文會面時,確實有談到對美軍購問題。但由於過於倉促,當時蔡英文的身旁沒有軍購專家可供資政,而羅致政雖然極為熟悉台美間的政治事務,但卻並非軍事專家,尤其是對軍購事務更非是專家,在向美軍購議題上幫不到蔡英文,因而也就是葉望輝只能拉開一個台灣應當強化向美軍購的話題,但卻沒有具體地深談下去。不過,大方向已經確定,今後就是由雙方專家具體深談。由此,可能籍著美國會通過《二零一七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首度將台美資深軍事將領與官員交流的章節寫入,認為五角大廈應推動台美高階資深國防官員的交流,改善台美軍事關係與合作,交流項目為威脅分析、軍事準則、情報蒐集與分析等七項,以及民間與軍方的活動與演訓,並明文規定美國國防部長須在台美兩地執行資深將領與官員的交流計畫,因此,可能會有雙方較為高級的軍方官員介入,直接進行談判。 
  但似乎是民進黨對此突然而來的「喜訊」,有點猝不及防的感覺,因而才有羅致政的那番「對內回應」,要在對美軍購中改變自己過去是「被動接受」的局面,希望能做到由台灣方面主動提出對美軍購的清單,而不是美方像過去那樣,把一些剩餘甚至是退役的武器賣給台灣,不管台灣是否有使用這些武器的需要。
  實際上,從一九八二年中美兩國簽署了旨在解決中美建交談判中遺留的美國對台灣軍售問題的《八一七公報》,明文規定美國「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台灣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供應的水平,它準備逐步減少它對台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開始,在老布什、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等幾位的總統任期內,美國對台軍售數十宗,包括F-16戰機、愛國者導彈、阿帕奇直升機、「基德」級驅逐艦等裝備,價值高達數百億美元。雖然是填飽了美國軍火商的胃口,但卻沒有給台灣帶來安全,而且還讓台灣淪為「冤大頭」,成為「凱子軍購」的典型。比如,「基德」級驅逐艦在美國出廠價二千五百萬美元,而台灣買的二手艦還要折合每艘二億多美元。台灣買回的「佩里」級護衛艦,都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古董,成本價只要四千多萬美元,此前都是免費贈送給土耳其和泰國的,而賣給台灣的時候,卻要了一點九億美元。吃過大虧的台灣軍方,當然是不能再見獵心喜,而必須審慎為之,而且希望能轉變角色,由「被動接受」到「主動挑揀」。尤其是在台灣地區近年經濟狀況不太好,政府財政入不餬之,必須編列年度財政赤字預算的時候。
  然而,特朗普是個狡猾的老商人,他是不會放棄這宗大生意的。特朗普曾在競選過程中多次表示,若他當選美國總統,將同歐洲和亞洲盟友重新啟動防衛費談判,若盟友不提高防衛費分攤比例,美軍將可能從這些國家撤離。他解釋稱,當前美國充當「世界警察」,付出的軍費遠大於其他國家,這並不是為了美國,而是為了保衛他國,所以這些國家應當承擔軍費。為此,特朗普還暗示若韓國不分攤更多軍費,駐韓美軍有可能撤離。這就可能會損害美國軍火商的利益,特朗普為了安撫平衡他們,勢必會積極向外國或其他地區推銷武器,其中當然包括台灣地區。因而他在推文中談到自己與蔡英文的通話時,就強調了「美國賣給台灣數十億元的軍備,我怎麼連一通祝賀電話都接不得」。
  這就確定了特朗普將會擴大向台灣推銷武器。這是一個互動三角模樣圖:特朗普既然要推行「孤立主義」,那就將會減少對國內軍工企業的訂貨,這就勢必會損害軍火商的利益;而軍火商是決不能得罪的,因為他們是政客幕後最大的金主,倘怠慢了軍火商,下次選戰就將得不到他們的資助;因此,特朗普就必須將此壓力轉移給原本的由美國提供「安全護衛」的國家或地區,要他們多向美國的軍火商購買武器,以減輕自己的負擔,以加大向美國採購武器的力度。而在這方面有所需求的蔡政府,就是「軍購」的重要對象之一。
  倘此估計準確,那就是特朗普將台灣作為其手中的一枚棋子,不但是要利用來台灣來與中國大陸討價還價,而且也是利用台灣為其積壓的過期武器「清倉」,這實質上等於是「向外傾銷」。而依特朗普的反全球化的路線,是堅決反對外國向美國「傾銷」各種商品的,因而「反傾銷」就是特朗普的一項特色,但現在卻要向台灣地區進行「武器大傾銷」,就真的是具有「己利不欲,卻施於人」的諷刺味況了。
  但民進黨在尚未執政時發表的《國防政策白皮書》,就大力鼓吹「國艦國造」,尤其是「潛艦國造」;她在當選並就職後參訪「台船」公司時,更指出發展「國防」不只是為了「國家」安全,也為了產業發展,認為「國防自主」是台灣要走的道路。因此,民進黨計畫參考海龍潛艦設計圖,設計出一千六百噸的國造潛艦,計畫於二零二五年第一艘下水,暫估經費四千億元。另外,還將自行建造沱江軍艦,作為海軍未來主要戰力,雙船體設計搭載雄二、雄三飛彈,將從現在的五百噸放大到二千噸以上,掛載更多攻擊武器,取代現有的成功級巡防艦及康定級巡防艦;至於原先的沱江五百型也預計生產七到十一艘,作為岸邊快速打擊部隊;而向美國採購的兩艘獵雷艦也將在島內生產六艘,另外還有兩艘船塢登陸艦的弘運計畫,以及最受矚目的神盾軍艦設計,預計未來二十年將投入八千億,分階段進行。這項「國艦自造」計劃,可能會與特朗普要加強對台售武的計劃,存在著衝突。或許,正是蔡英文的「國艦自造」計劃,讓特朗普垂涎三尺,要把這筆生意延攬到自己的手中。
  就此,今後將不排除特朗普為了向台灣推銷「軍售」問題,與蔡英文發生嚴重的衝突,屆時曾經為那通電話興高采烈的蔡英文,才知道其代價是那麼大,端的是得不償失。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10 04:52: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