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的戰爭提前開打?

  俗語說:「共患難易,同享福難」。這在泛藍陣營已被驗證過,那就是國、親兩黨在艱苦鬥爭時可以團結,但當親民黨協助國民黨拿下了「江山」後,國民黨就視親民黨如棄履,甚至是「敵黨」。這當然有著馬英九、宋楚瑜「瑜亮情結」的因素,但國民黨在充分利用了親民黨的支持之後,如同「秋後扇」般拋棄,甚至意圖「以大吃小」,而親民黨則對國民黨高度不服氣,及為了反制國民黨的壓制,而改投門庭,偏向民進黨,也是重要因素。
   如今,「風水輪流轉」,這個「規律」轉移到泛綠陣營身上了。這幾天,就屢屢傳出民進黨與「時代力量」之間的矛盾以至博弈的信息,甚至還在電視台直播之下,兩黨「立委」大罵出口,令到泛綠支持者心急如焚。而且,兩黨的政策路線分歧還延擴到「時代力量」背後的精神領袖李登輝,與他近來已經很看不起的蔡英文之間,比如李登輝對蔡英文的「婚姻平權」之說就嗤之以鼻,聲言「在宗教上,我的立場並不同意」,狠狠地打了蔡英文的臉。其實,李登輝已經是留有餘地,並沒有攻擊蔡英文此前的「同性戀」行為,否則,李登輝這番話的鞭撻力度將會更強,對蔡英文的負面影響程度更大。
  在歷史上,由李登輝先後推動成立並成為其精神領袖,或是李登輝「割稻尾」當上其精神領袖的兩個小黨,「時代力量」與「台聯黨」的性質和特性都有所不同。但「時代力量」卻是一股破壞力更強的一股政治力。實際上,台聯黨雖然主張「台獨」,但實際上大多數成員應是來自國民黨,是原國民黨內「主流派」中的重要成員。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中國民黨的連戰敗選後,以老兵為主的國民黨員強烈要求李登輝辭去黨主席職務,李登輝後來也確實是被開除出黨。此時,他集結起過去國民黨內的「主流派」成員如黃昆輝等,成立了台聯黨。因此,台聯黨實際上是李登輝失去政治舞台後,為自己搭建的一座政治舞台。基於李登輝與民進黨既合作也不是關係太親密的原因,台聯黨與民進黨的關係也呈現競合關係,儘管在「立法院」內的政治議題上大多是合作,但兩黨之間仍有隔閡,尤其是在涉及民生的經濟議題上,及兩岸政策議題上,屬於在野的台聯黨,「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往往比民進黨表現得更激進,甚至不惜「拆爛污」。
  「 時代力量」則不同,是由「太陽花學運」後冒起的一群極「左」青年教授和學生組織的,其成立與李登輝完全無關,再加上「時代力量」的成員年輕氣盛、血氣方剛,有類似烏托邦式的理想性、因而不輕易妥協,還可得到社會對其不成熟一面的包容和諒解。因此,「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關係,雖然在意識形態上沒有多大的差異,而在表面上還是「戰友」的關係,但卻比台聯黨之於民進黨還要隔閡,甚至是一些「時代力量」成員還不將民進黨黨團及其「立委」看得進眼內。
  尤其是最近「立法院」三讀通過《勞基法》一役,民進黨「立委」受不了「時代力量」操作議題,及扯自己後腿的做法,在民進黨中常會上輪番向蔡英文告「御狀」,黨團總召柯建銘還痛批「時代力量」,「很多東西都不清楚,就出去亂罵,政治沒有這樣搞的。」而身兼選對會召集人的「立委」陳明文也說,黨內應特別注意,「時代力量是敵是友?該好好討論。」
  而在「時代力量」的一方,則老神在在地冷看民進黨「立委」向蔡英文告「御狀」,大有「要告就趕快去告到夠,與我無關」之態。實際上,「時代力量」早就看不起民進黨,而且也不希望再當民進黨的「附隨組織」、「橡皮圖章」,而是要獨立成黨,不願聽從民進黨的指揮。而讓民進黨不敢怠忽的是,據由民進黨人經營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最新的民調結果顯示,「時代力量」的政黨喜好度在全島排名第三(百分之十四點九),雖落後第一的民進黨有十六個百分點,但卻僅落後第二的國民黨一個百分點。從二零一五年創黨至今,只有短短的一年多,就可在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中拿下五個「立委」席位,而且其聲勢還在繼續扶搖直上之中,已經儼然成為台灣政治過程中一股重要的力量。
  因此,「時代力量」開始「不鳥」民進黨了,並已經揚言要在二零一八年的縣市議員選舉中,將在民進黨的傳統票倉佈局,新北市、雲嘉南、高屏以及都市化程度較高的地區都要撒兵如豆;將會使得六都、地方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和里長,都將成為兩黨正式競爭、交鋒的戰場。「時代力量」還將深入民進黨的大本營高雄市提名議員;黃國昌則參選新北市長的消息,更是甚囂塵上。對此,就連資深民進黨人也不得不承認,由於「時代力量」被視為初生之犢,未來若經營得法,前途不可限量。它現在是接近三百萬台灣成年人政治上的最愛,在這些人當中又以年輕、高學歷的男性居多,這對民進黨的未來發展,形成了極大的威脅。何況,還不排除國民黨也來湊熱鬧,在一些明知自己贏不了的選區,就乾脆倒戈乾脆暗助「時代力量」,策略性地鼓動其所能影響的選民轉投「時代力量」,寧可讓「時代力量」上台,也不願讓民進黨上台,就像台北市長選舉時,民進黨也曾策略性地支持柯文哲一樣。這就將會令民進黨的力量更為萎縮。而且,還將民進黨過往最親密的戰友,包括勞團、同志等這些人,都拉到「時代力量」這邊去。
  「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意識形態雖然接近,但由於兩黨的背景和處境有所不同,因而兩黨之間也存在著路線之爭。民進黨因為是執政黨,受到行政事務的束縛,因而盡管仍不願凍結「台獨」黨綱,但卻要為自己罩上「維持現狀」的保護色,不希望打破目前的台海平衡。因而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過程中,「時代力量」的黃國昌就主張將兩岸關係定位為「一邊一國」,堅決反對「一國兩區」,這讓蔡英文非常頭痛。未來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肯定是個大麻煩。
  現在,民進黨執政縣市紛紛向蔡英文訴苦,都不是因為「國民黨如何如何」,而是「時代力量」的故意攪局。比如,當民進黨新政府好不容易在勞資雙方之間喬出「一例一休」的解決方案時,「時代力量」卻硬掰一個「兩例」方案讓新政府威信受損、裡外不是人;又如,就連南霸天高雄市長陳菊也到黨中央向蔡英文大吐苦水,訴說「時代力量」介入地方拆遷案,導致市府只好暫緩執行。連聲勢如日中天的陳菊遇到「時代力量」也有無力感,可見民進黨已經是養虎為患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12 04:24: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