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對特朗普瘋言癲語一要重視二要沉著應對

  美國總統大選落幕後,本來人們認為極力主張美國重返亞太,並向中國施加強大壓力的希拉莉的落敗,及主張美國實行「孤立主義」,退出「PTT」,只顧搞好美國內部經濟建設的特朗普勝選,中國的外部環境可能會輕鬆些,中美關係也將能緩和些,導致台海態勢也將能保持穩定和緩的狀態,從而可以保證中國在不受任何干擾的情況下,集中精力搞好自己的經濟建設事務,並有餘力推動發展「一帶一路」戰略及「亞投行」。但從特朗普最近連續縱放與蔡英文直接通電話,打破美台「斷交」三十七年來的長期政治禁忌;派遣交接團隊顧問葉望輝訪問台灣,與蔡英文就美國對台售武等問題進行深入交談;媒體放風蔡英文明年一月上中旬亦即特朗普宣誓就職的前夕,蔡英文前往南美洲「邦交國」訪問,借道美國紐約以便安排與特朗普會面這「三把火」之後,又於美國時間前日,在接受《福斯新聞網》專訪時,繼續重砲抨擊中國,甚至脫口說:「我完全理解『一個中國』政策;但我不懂的是,我們又還沒有與中國針對其他問題──包括貿易──達成協議,為什麼要被這個政策綁死?」此番言論再次引發軒然大波,甚至有人以「瘋子」和「狂人」來形容特朗普,指出他就像一頭即將要闖進瓷器店的瘋牛,要把自一九七二年開始,先後八位美國總統辛勤經營下建立的美中關係和友情,毀於一旦,而且還將是毀滅性的破壞。
  現在看來,那種對特朗普勝選,可以緩解希拉莉所堅持的「亞太再平衡」及「圍遏中國」的壓力的想法,是不切合實際。事實上,希拉莉盡管對中立場態度強硬,但畢竟還有一個度,不會超逾,並會適可而止。而且,人們也已經熟悉了她的套路,包括她的世界觀、思維方式和行事風格,因而她的下一步要做甚麼,基本都能準確地預測,從而及時提出應對的方案,這反而是有利於對其開展有理有利有節的鬥爭,並在鬥爭中尋求共識及妥協,找出雙方最大的公約數,共同構建新穎的中美關係,從而推動整個世界的和平發展。
  而原本被視為有利於中美關係的特朗普,卻反而是個「自來瘋」,整日癲癲瘋瘋地亂噏一通,在同一個講話或媒體專訪中竟然可以自相矛盾,自行「打臉」,自我否定,予人「不靠譜」的印象。倘他在明年一月二十日宣誓就職後,仍然是以這種「老頑童」的心態和思維、作派來決策及施政,就將會是不按常理出牌,「飛鏢」滿天飛,不但將會把美國帶入嚴重的不確定狀態,也將因此而衝擊整個世界秩序,使得整個地球到處劍拔弩張,烽火硝煙,對其在競選過程中提出的「孤立主義」政策,形成極大的諷刺。
  因此,對於這樣的「瘋子」和「狂牛」,還得保持清醒冷靜態度,靜觀其變,但也不能不得提前作好預案予以應對。實際上,我們不能單從特朗普在競選過程中的「孤立主義」等言論,來預測其未來的決策及施政方向,並被其所迷惑,還必須從共和黨黨代會進行總統候選人初選的指導思想,及通過的黨綱中,評估特朗普的決策思維及行事風格。——其實,特朗普與其共和黨右派幕僚,是在延續前總統列根的對台政策精髓,其證據就是在今年共和黨全國大會上,列根提出的對台「六項保證」首度正式列入共和黨的黨綱,而「六項保證」是以「台灣主權未定論」做為核心思想。特朗普作為代表共和黨的選將出選並當選總統,當然必須在執政過程中落實貫徹共和黨的黨綱。既然共和黨的黨綱認同「台灣主權未定論」,作為共和黨籍的總統,放棄已經實行三十七年以至是不承認一個中國政策,並不是不可想像的事。即使是「瘋言癲語」,也有著其思想沉澱在作表述基礎。因此,還是要以「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認真對待之,有準備總好過沒有準備。即使是事後證明是虛驚一場,也並不等於是預測錯誤,而是大家經過以各種方式及手段,與之進行鬥爭所獲得的成果。
  現在看來,特朗普關於「一個中國政策」的談話內容,尚未至於上升到意識形態的高度,而只是從其商人出身的尊商重利習慣性思維,想以台灣議題來測試中國,或在貿易和北韓核問題上對中國施壓,以換取中國在對美貿易政策上的讓步妥協,很可能與意識形態無關,這是由他是一介唯利是圖的商人,而不是混跡於政治舞台的政客,所決定了的。但我們又必須看到,特朗普身邊的智囊,確實有不少以「美國至上主義」且親台灣的人士,而且他的外交及國家安全行政黨團的成員,也大多是在歷史上已被證實為「親台」的右派勢力人士所把持。因此,應當在特朗普的對中政策及台海政策尚未最後確定之前,設法搞好與特朗普個人的關係。在特朗普轉變後,其智囊班子及外交、國安團隊也不能逆「大老闆」之意而行之。這就是「擒賊擒王」及「緊緊抓住主要矛盾」策略的運用。
  實際上,特朗普所縱放的「三把火」,及否定「一個中國政策」的最新談話內容,都不是政治語言,而是緊緊圍繞著經濟問題而外延展開的。因此,有關特朗普是企圖以台灣問題來作為與中國警察 進行貿易事務談判的籌碼的說法,就有一定的道路。明乎此,要找出化解之道並不困難。一方面,必須堅持政治原則,強調「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的核心所在。臺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涉及中方核心利益。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發展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如果這個基礎受到干擾和破壞,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和兩國重要領域合作就無從談起。並敦促特朗普充分認識臺灣問題的高度敏感性,繼續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原則,慎重妥善處理涉台問題,以免中美關係大局受到嚴重干擾和損害。另一方面,在中美貿易談判的領域,可以做出適當的妥協及讓步,使其某些可能也是合理的訴求得到適當的滿足。當然,也必須強調,中美貿易不平衡固然重要,但也只是中美關係中的支流問題。而「一中原則」則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的原則,其他一切事物都是以其作為準則,圍繞著它來展開。相信,是能夠及時適當地予以化解的。
  中國在應對特朗普縱放「三把火」時,尤其是針對其月旦「一個中國政策」時,所採取的沉著應對,以有利有利有節的態度進行說理鬥爭。沒有激化矛盾,相信已經贏得世界各國的贊賞。實際上,中美關係能否保持穩定,關乎到東亞以至世界的和平。因而世界各國是希望中國能夠妥適處理好此問題的。因此,只要能冷靜觀察,沉著應對,有力反擊,並不要被其牽著鼻子走,就事圓則成。否則,一觸即跳,不但不可能解決問題,相反還越弄越僵。倘特朗普還是執迷不悟,就有設法找出突破點,像魯迅先生所說的那樣對他「猛敲一擊」,狠狠地敲打並刺痛他,促使他清醒過過來,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人,不再顛顛瘋瘋,詐癲扮懵。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13 03:45: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