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陳菊賴清德入閣最適合時機應是明年五月

  目前是二零一六年的十二月中旬,亦即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進行的「九合一」選舉中當選的縣市長,就職後的任期已經過半。而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及《地方制度法》規定,縣市長出缺,倘是其任期未過半者,必須進行補選;倘已過半,則無需進行補選,由「行政院長」委任代縣市長。而在實踐上,代任人多為離任人提出建議,具體人選則多是自己的副手,因而實際上是其「代理人」,繼續實行其治市(縣)路線。
  而在過去的實踐中,正因為縣市長的任期過半後,辭職轉換軌道後無需進行補選,亦即無需勞民傷財,也能保證繼任者能夠忠實地執行自己的施政路線,因而「上頭」從縣市長中覓才到「中央」機關任職,多是在他們的任期過半之後進行。
  因此,近日民進黨內就盛傳,「內閣」年底將有人事異動,包括過去多次被點名的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都可能被延攬「入閣」。但「行政院長」林全昨日被媒體問及時則表示,人事是否調整隨時都能考慮,考量的因素其實非常多,也不會因為單一因素而有特別不同的想法。林全還強調,人事要不要調整隨時都可以考慮,但目前並沒有需要考量的因素。
  從種種跡象看,相關的傳聞並非空穴來風。實際上,有關蔡英文屬意陳菊「組閣」的心事,早已不是秘密,而是家喻戶曉。陳菊與蔡英文關係之「鐵」,是人所共知的,因而蔡英文當年辭去民進黨主席時,就是指定由陳菊任代主席,而陳菊也使命必達,為蔡英文的臥膽嘗薪,積聚力量,及抵擋蘇貞昌的攻勢,就出力不少。因此,蔡英文早就把這位年齡比自己大得多,參加民主社運的閱歷極為豐富,甚至曾為「美麗島事件」經受過軍法大審並坐過牢的老大姐,視為閨蜜,經常「出雙入對」。由此,蔡英文確實是曾經興起讓陳菊出任「行政院長」的念頭。但當她當選「總統」並著手「組閣」時,陳菊的高雄市長任期尚未過半,倘由陳菊「組閣」,必須進行高雄市長補選。儘管以高雄市的選民態勢看,肯定又收入民進黨的囊下,不會外流給國民黨,但畢竟勞民傷財,並折騰幾個月的時間,而且陳菊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而婉拒,因而蔡英文才才回頭「三顧林盧」找其實意願不高的林全。
  從功能看,蔡英文的「行政院長」人選意屬陳菊,有其道理。陳菊的行政經驗豐富,也曾出任過閣員。應是好事。而且風格沉穩,遇事不急。但既然陳菊婉拒,蔡英文就只能是另覓高手,「三顧林盧」徵詢林全的意見。林全本來是不願出任「行政院長」的,但在蔡英文懇求下才答應。既然如此,蔡英文怎麼也得讓林全出任「行政院長」滿一年之後,才予更換。否則,如何對得起林全。林全是辭去幾份薪水甚高,高於「行政院長」的大型私企的高管職務,才拔刀相助的。因此,蔡英文不能對不住林全,者正是她遲遲未能下手的原因之一。
  何況,在高雄市,陳菊放心不下。陳菊心目中的接班人是原副市長劉世芳,但她在今年初的「立委」選舉中,自願到軍公教麕集的左營選區,向張顯耀挑戰,結果竟然贏了,並為民進黨攻克一個艱困選區。倘陳菊接任「行政院長」,按其部署是由劉世芳出任代理市長,為其兩年後參選市長積累政績。但問題是,她是「區域立委」,倘是出任高雄市長就必須辭去「立委」,這就需要進行補選。而在民進黨政府的政績低下,甚至還不如馬英九的後期之下,國民黨可能會「光復」左營選區。這是陳菊不得不慎重考慮的事情。
  如果說,蔡英文找陳菊「入閣」,是真心的話,那麼,把賴清德也一道拉進來,那就有可能是另有所圖了。因為蔡英文一直將賴清德視為自己謀取「總統」大位的假想敵,因而必須設法「鎮住」他。實際上,在民進黨方面,有不少人曾經說,賴清德是民進黨的“明日之星”,而某權威媒體例常公佈的政治人物排名次序,都是賴清德名列第一、陳菊第二、朱立倫第三、蔡英文才第四。在「九合一」選舉前的上一屆縣市長任期中,台南市是民進党唯一「完全施政」的縣市,亦即市長和市議會議長都是民進黨人。而且,在全臺灣地區的縣市政績排名中,台南市也是名列第一。因此,在民進黨推出的「綠色執政,品質保證」宣傳口號下,賴清德一直以此為政治資本,懷有直取「總統」大位的強烈企圖心。 
  其實,不單止是賴清德,還有「新潮流系」部份流員,也都認為在蔡英文輸掉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後,應當輪到由賴清德代表民進党出戰「總統」大選的時候了,有了拋棄「老二哲學」的想法。——在過去,「新潮流系」在邱義仁、吳乃仁「當家」或對流內事務發揮重大影響之時,「新潮流系」一直奉行「老二哲學」,自己不出頭,只是一味「造王」,因而在陳水扁兩次「總統」大選中,都在其競選總部中發揮著重大作用。即使是要插手「揀蟀」,也是推出流外人士,如陳水扁在爭取連任而挑選副手搭檔時,曾一度意圖撇開呂秀蓮,而「新潮流系」「雙仁」就曾先後推薦過蘇貞昌和蔡英文。而陳水扁成功連任後,「新潮流系」「雙仁」也曾籌畫推出「蔬(蘇)菜(蔡)配」作為民進黨參加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的人選。 
  但在民進黨發生了圍剿「新潮流系」的「十一寇」事件,尤其是吳乃仁服刑坐牢,邱義仁淡出流務並赴日本客座研究後,「新潮流系」新一輩「當家人」卻有了新的想法,就是「新潮流系」不要再做「造王」的角色,而應當是自己「做王」,即由「抬轎者」轉變為「坐轎者」。而在「新潮流系」內,最具「坐轎」條件的,就是賴清德。 
  但蔡英文的運氣好。在二零零八年時,民進黨遇到創黨以來的最低谷,一方面因陳水扁的貪腐案發而民意低迷,另一方面謝長廷在「總統」大選中慘敗,民進黨似乎是難以翻身,其宭境與今日的國民黨相差無幾。因而在謝長廷辭去党主席後,沒有人願意接著挑起這副「爛攤檔」,這就讓原先根本與民進黨不沾邊,即使當了「陸委會」主委和「行政院」副院長也沒有加入執政民進黨,後來為了參選「不分區立委」才「不得」不入黨的蔡英文,「冷手拾了個熱煎堆」,在當了党主席後,由於「起步點」低,每獲得一點成績都格外耀眼,後來還竟然可以使民進黨「鹹魚翻生」,這可能是連她自己也意想不到的。而在她再次任党主席不久,民進黨就狂勝了「九合一」選舉,連她自己也覺得贏得莫名其妙。這就使得她卸掉了曾經輸掉「總統」選戰的「原罪」包袱,而且也確實是打破了民進黨選輸者不能再選同一職務的慣例,再次代表民進黨出選「總統」,而且也不費吹灰之力就當選了。
  這就打碎了賴清德的「總統夢」。但他卻沒有氣餒,正覷準蔡英文民調滿意度低迷,證明其不是行政幹才之機,頻密為自己造勢,意圖在二零一八年的「總統」大選前夕,就先行將蔡英文拉下來。正是有此背景,蔡英文要將賴清德拉進「內閣」,其動機與啟用陳菊是為了重用她完全不同,是要以「內閣」職位來鎖定他,不讓他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初選。
   因此,現在還不是改組內閣的時候,可能要到明年「五二零」,蔡英文就職滿一週年時,時機就成熟了,一方面,可以向林全交代得落;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要把賴清德關進籠中,防避他在二零二零年之前,到處亂竄,建立自己的堅強碉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14 05:23: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