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可能再次發生嚴重分裂

  中國國民黨副主席陳鎮湘將於明日率領黨務及智庫人員前往北京,與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主任張志軍及相關主管人員,為落實「習洪會」維護兩岸和平發展共識,進行「兩黨對話交流活動」。據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透露,經國共兩黨有關方面協商,雙方將在北京舉辦兩黨對話交流活動,圍繞兩黨和兩岸關係有關議題交換意見,促進兩岸交流,維護台海穩定與兩岸關係和平發展。
  但由於昨日國民黨中常會發生幾乎流會,而且發展下去極有可能會導致國民黨再次發生嚴重分裂的事件,而作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和黃復興黨部成員的陳鎮湘將軍,又正好是該事件中的「夾心層」,因而在明日的「張陳會」中,張志軍是否會關切一番並做「和事佬」予以勸解,或是秉承「不干涉他黨內部事務」的原則,完全不聞不問?當然,不排除陳鎮湘會在各方都極為關注相關事件的情況下,主動向張志軍提及此事,以代表洪秀柱搶占在大「輿論高地」。
  正如本欄大前日所擔心,國民黨「中央工作會議」決定提前兩個月進行黨主席選舉,及將原本獨立辦理的黃復興黨代表選舉會併入一般黨代表選舉一事,雖然可以保證洪秀柱當選連任黨主席,並增加其在中央委員會尤其是中常委中的支持力量,但對國民黨來說,未必是一種好事。因為黃復興黨代表壓縮了本土黨代表的名額,可能會引發本土黨員的強烈不滿,從而埋下分裂的危機。而且,國民黨「中央工作會議」的這個決定,雖然最後還是提報中常會討論決定,但卻是多少含有硬要中常會「哽下」並為之「背書」的意思。這個過去很少被提及的「中央工作會議」,不但是「新創」,而且連參加者是誰?都沒有說清楚。但作為黨副主席的郝龍斌,也說自己不知道有這個會議,因而這個「中央工作會議」的合法性,可能會遭到質疑,連帶其所作出的明年黨主席選舉的方案,也將會受到批評。   首先就將很難過明日舉行的中常會這一關,此後還將遭受黨內的普遍負面評議,尤其是一直被視為「與黨中央不和」的「立法院」國民黨黨團的批評。
  實際上,按例定於每週三舉行的國民黨中常會,昨日就上演有史以來首度中常委「空城計」杯葛流會,讓黨中央壟罩動員與反動員攻防的鬧劇。有二十四位中常委原本串連「空城計」,要讓會議流會,因而只有七名中常委簽到,加上黨主席洪秀柱、副主席郝龍斌、胡志強與陳鎮湘出席,另外有兩名中常委被代簽,也一共只有十三名中常委簽到。但依規定,中常會必須由卅四位中常委,加上黨正、副主席在內,總共四十人過半數才可開會,因而一直開不成會,洪秀柱一度動怒,宣布「那我們就等到六時」。最後還是議事人員引述黨「會議規範」規定,表示中常會應到人數,應扣除「因公、因病」請假人數,洪秀柱裁示扣除十三人請假後,現場十四人已達開會人數,讓「母數變小」方式強勢開會。最後中常會在現場只剩五位中常委下,無異議通過相關提案,國民黨黨主席提前改選與黃復興黨代表併選成定局。但發動流會的中常委姚江臨在會中痛斥,現場黨正、副主席、中常委,不是當過「立委」、民代,就是當過社團理事長,怎麼會覺得開會應出席人數「連這樣算都可以」,不承認這個會議。若下周議事錄還是通過,就要去「內政部」告發黨部違法開會。
  而將於明日與張志軍會談的陳鎮湘,是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亦即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的成員。洪秀柱之所以任命這位前陸軍總司令陳鎮湘擔任她的第五位副主席,就是為了應對和化解黨中央與黨團之間的矛盾,及利用他在黃復興黨部中的崇高威望,進一步鞏固和壯大自己在黃復興黨部的力量。而這位前軍系「立委」在接任黨副主席之後即表示:「主席命令我們做什麼,我們使命必達!」但在他效忠完洪秀柱之後,突然話鋒一轉抨擊馬英九,「過於自我感覺良好,忽視軍公教的照顧服務,才會任由民進黨踐踏污名。」因此可以說,洪秀柱重用陳鎮湘,就是著眼於明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裡的黃復興選票。陳鎮湘批馬,用意在對抗以吳敦義為核心的馬吳聯盟,為洪秀柱的黨主席之路作嫁。而在陳鎮湘率團訪京之前,發生了國民黨中央與主要是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成員的中常委對抗的事件。洪秀柱會否委託她向張志軍解釋一番,並尋求支持?
  這個事態頗為嚴重,可以會導致國民黨再次分裂,黨團集體出走,或是合併到親民黨,或是另行組織新的政黨。而王金平本來就不滿洪秀柱中央的做法,但由於他是排名第一的「不分區立委」,而並非是「帶槍」的「區域立委」,必須依附所提名的政黨,可能就得被迫賴在國民黨。當然,倘他不希罕那個「不分區立委」又是另一回事。但王金平已無任何政治資源「揸在手」,看來不會脫黨出走。
  此事件徹底暴露國民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的分裂。其實,分裂早已有苗頭。洪秀柱任命的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亦即黨中央在「立法院」的「黨鞭」,竟然不是「立委」。盡管他已任過多屆「立委」,對「立法院」的政治生態,議事規則和技巧都較為熟悉,但畢竟不是「立委」,也不是由黨籍「立委」們選舉產生,因而不但是與黨籍「立委」們格格不入,而且更不能臨場指揮。再加上他因為受到洪秀柱的寵信,而自己的性格又是強勢,在與黨籍「立委」溝通時難免剛愎自用,因而經常與黨團發生杆格。有人說,國民黨中央與黨團的矛盾,主要原因固然是黨中央及黃復興黨部與國民黨本土派的政治意識之爭,但蔡正元的「溝而不通」,恐怕也得負上一定的責任。
  但微妙的是,郝龍斌、胡志強兩位副主席,也都是外省籍人,並非是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的本土派成員,其中郝龍斌還是反「獨」最堅決的郝柏村的兒子,因而與黃復興黨部有著極深的淵源。但關於提前進行黨主席選舉,及黃復興黨部併入各縣市黨部進行黨代表的選舉這樣重大的決定,黨中央竟要瞞住此二人,顯然是洪秀柱出於私心自用,擔心郝龍斌及支持他的胡志強搶先到黃復興黨部串連,壞其「好事」。
  看來,洪秀柱與國民黨本土派的分歧,已不單止是意識形態,而且還是出於其個人的權力意欲。前者,雖然對國民黨的團結不利,但仍將能讓本土派以大局為重,繼續忍讓;而後者,則很可能會導致國民黨本土派出走,引發國民黨的分裂。
   筆者早就擔心,按照西方政治學中的政黨學說,政黨的主要功能就是通過選舉取得執政權,因而儘管洪秀柱堅持國民黨的「原教旨主義」是對的,但在奪取執政權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卻不利於爭取中間選票,因而只能是像新黨那樣只是宣揚自己純正的政治理念,只是自己喊「爽」,而不顧選舉結果。 
  由此,已經可以做出結論,要在台灣地區反對「台獨」,單是寄望於國民黨已經不切實際,實際上可能連國民黨自己也不爭氣,及在民進黨的追殺下瀕於崩潰。因此,還需放寬眼光,跳出國民黨的框框,爭取反對「台獨」的各方政治力量。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22 05:25: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