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美台形成實質戰略夥伴關係如何反制?

  奧巴馬在卸任前,於美國時間十二月二十三日正式簽署《二零一七年國防授權法案》。這是奧巴馬政府的兩面手法,一方面,在政治上是尚算得上是守住了「一個中國」政策,另一方面卻在此前提之下加強與台灣的軍事聯繫,甚至是形成實質性的戰略夥伴關係,似乎是退回到當年的《美台軍事同盟條約》。
  在中美建交之後,美國根據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精神,長期對美台軍事交流進行限制,包括台灣地區的「國防部」正長、副部長及參謀總長即使是受邀訪美,仍無法進入華府地區;一定層級以上現役軍官赴美訪問,不得穿著軍服;未經美方許可,不得擅自透露美台軍事交流活動等。而根據《國防授權法》規定,取消台美軍事交流的相關限制,今後台灣地區的「國防部長」及軍令首長赴華府訪問的禁令將獲解除,台灣地區一定層級以上軍官赴美訪問不得穿著軍服的限制,也可望取消。而且預估美軍訪台及台軍訪美件數,也將持續增多。以二零一七年為例,將由去年的各二百餘件規模,增至明年度的各約三百案的規模。
  為此,台灣當局迫不及待地做出了回應的準備。早在《國防授權法》法案還在美國國會進行審議期間,台灣地區「國防部」在編制其二零一七年的明年度《財政預算》時,就已經設定了美台之間的重要軍事交流活動。在奧巴馬簽署《國防授權法》之後,台灣地區「國防部」更是「加碼」,增加了可使其提高價碼的重要軍事交流項目計畫,包括:,包括參與美國銀旗操演,空軍及聯合搜救等演習;政戰局首長拜訪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交流美台心戰及戰略溝通合作;台灣陸軍觀摩美國國家訓練中心及美軍對無人機戰場運作等作為;觀摩美軍面對化生放核威脅及恐供電防範應變;軍醫局組團考察美軍傷救機制;與美國現役及退役領導階層、工商及潛艇製造商代表共同召開潛艦聯盟研討會;美國派裡級巡防艦接裝受訓;F16性能提升及愛三導彈等採購案駐廠監督及協調;F16飛行員在美持續接受專精訓練;派員赴美西點軍校,威爾猛軍校及多家民間大學演習等。
    奧巴馬之所以在距離其卸任還有不到一個月,還是簽署了《國防授權法》,除了是出於總統必須簽發國會通過對法案的體制之外,顯然也是要給即將接的特朗普總統,套上一個「金剛箍」。因為特朗普在競選的過程中,老是鼓吹自己將會奉行孤立主義政策,不做「世界警察」,將減低一些地區的協防投入,而這些是與奧巴馬的干預政策,尤其是「亞太再平衡」戰略相悖的。看來,奧巴馬是要利用國會參眾兩院的議員共和黨人佔多數的特點,強要特朗普啃下由其在國會中的「戰友」們所豢養的這只「死貓」,並硬要特朗普繼續執行自己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尤其是在戰略支援台灣軍隊方面,以阻止解放軍海空軍大規模地突破太平洋「第一島鏈」,實行「共產主義東擴」。因此,這是奧巴馬的「一箭雙雕」之計。
  這個事態是十分嚴重的,其實質幾乎等於是形成美台間軍事上的戰略夥伴關係,是對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尤其是《八一七公報》的挑釁。盡管《八一七公報》主要是束限美國對台售武,但在某個角度上也等於是間接限制了美台之間的軍事聯繫。而《國防授權法》雖然尚未到當年《美台軍事同盟條約》直接結盟的程度,但在精神上卻也差不多了。
  特朗普是否會全盤接收呢?顯然兩者之間是有著一定的距離的。實際上,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的反華言論,多是集中在貿易領域上;在政治和軍事上的也有,如重啟核計等,但其目標雖然也有包括中國,但主要目標還換卻是全球性的。因而未必會照單全收,而是將會有選擇性地挑選運用。但在對台售武方面,卻將會採取比《國防授權法》還要「超過」的標準,因為特朗普從一些戰場撤出後,美國軍火商的生意就將會大受影響,他們就將會把怨氣發洩到特朗普的身上,影響他的權力穩固及爭取連任。因此,特朗普將會借助《國防授權法》的外殼,盛載加強對台售武的「私貨」,讓台灣方面去充當承受特朗普因推行孤立主義而生產過剩軍火的冤大頭。
  其實,美台間的軍事交流,一直以來都在暗中進行,只不過是較為隱蔽而已。實際上,美台之間的軍事將領早就有進行。尤其是在一九九六年的導彈演習,美國派出兩個航母群組到現場海域進行監視之後,美國發現台灣的軍事制式已經落後,就有暗中協助台灣軍方進行改善,現在台灣軍方經常進行的「漢光」系列演習,據說就帶有美國顧問協助設計及推動的因素。甚至在美國對伊拉克的戰爭,進入地面戰的階段,要活捉薩達姆時,台灣陳水扁當局還意圖派遣海軍陸戰隊,以個人身份參加美國的僱傭軍。另外,此前就有美國國防部高級軍官有公開或密訪台灣的紀錄,而台灣軍人訪問美國則存在一定困難,即使是能夠獲准訪美,也不能穿軍服,而只准身穿西裝或便服。因為中國駐美大使館盯得很緊,因而即使是每年一度討論對台售武的美台「國防會議」,台方軍人也只能是·身穿西裝,而美方的與會人員卻身穿軍人制服。現在,有了《國防授權法案》,台灣「國防部長」就可以訪美,甚至是身穿軍服,這就直接挑戰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了。因此可以說,《國防授權法》是將目前就在某種程度上存在的美台軍事暗中交流,予以「明朗化」、「公平化」及「合法化」。
  對此,北京是必須予以堅決反制的。否則,「一個中國」的核心利益就將會被撬動,貽害無窮。不過,是繼續沿用過去的中斷兩軍交流互訪,還是在此基礎上,推出一些新的而又有效的「道道」?這就需要認真考量了。不能像那些紙上「名咀」那樣,一味喊「殺」,必須要有理有利有節,針對美國體制上的軟肋,予以狠狠的反制,讓其切實地感受到痛疼。比如,在朝核問題上,就可以玩一鋪「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在特朗普其他的國際議題上,尤其是國際貿易的議題上,可以適切地運用中國在聯合國安理會的否決權,迫使特朗普在中美兩國關係的核心問題——台灣事務上作出讓步,回到三個《中美聯合公報》所揭櫫的「一個中國」政策的立場上來。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26 03:20:2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