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大綠鬥小綠「時代力量」搬石頭打己腳

  這段時間藍綠兩陣營都在鬧內訌。其中泛藍陣營的鬧內訌,主要是國民黨在鬧「家裡反」。本來在國民黨失去政權之後,就已經「樹倒猢猻散」,成為一盤散沙,連黨產被抄家,黨內「大咖」都袖手旁觀,就已使得黨中央的抗爭失去後援,好像「失道寡助」;而黨中央不按程序突擊通過黨主席選舉提前進行及黃復興黨部混散與地方黨部合併選舉產生黨代表,也讓部分中常委老大的不爽,揚言要到法院提告黨主席洪秀柱。這樣的內鬥下去,國民黨不要說是要奪回政權,就是能否繼續生存下去,都很成問題。
  泛綠陣營的內訌則主要是「家外反」,是民進黨與「時代力量」,亦即大綠與小綠之間的鬥爭。嚴格來說,泛綠陣營不算內訌,向來就有團結的民進黨打敗分裂的國民黨之說,現時仍是如此。民進黨內各派系雖然在平時大鳴大放,互相攻擊批評,但在黨中央作出結論或各派系取得共識後,就將會偃旗息鼓,步伐一致,共同支持黨中央提名的候選人。何況,蔡英文已經當選並就職,手中有幾千個政務官及國營企業高管職位可供分配,民進黨的大大小小政客都嚐到了甜頭,因而即使是蔡英文的民調再低,也不會公開表達意見,因而表面上民進黨內還是相對和諧的。當然,「獨派」元老還會埋怨蔡英文的「台獨」立場不夠強硬,及賴清德正在虎視眈眈,要對蔡英文實行取而代之,但基本上仍未能對蔡英文造成威脅。現在泛綠陣營內部最大的矛盾,是在民進黨與「時代力量」之間,亦即「大綠」和「小綠」相鬥,起初是「時代力量」得志便猖狂,不把民進黨看在眼內,對民進黨多所挑釁;後來是民進黨不屑「時代力量」忘恩負義,對其實施反擊,其力度還甚於對國民黨,因為在民進黨人的眼中,「時代力量」的破壞力,比已經奄奄一息的國民黨要大得多。
  雖然「時代力量」是靠「太陽花學運」乘勢崛起,但要將這股「聲勢」轉化為實質性的政治資源尤其是「立委」等職位,還是依賴民進黨的禮讓。但是,「時代力量」卻仗著自己年輕及沒有政治「包袱」,老是「不甩」民進黨。其中,對「台獨」作為是矛盾的總根源。民進黨雖然主張「台灣主權獨立」,並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在國際大環境使然之下,和承受民眾期盼台海和平、台灣安定發展的壓力,因而推出「維持現狀」的政治路線,不敢真的宣布「台灣獨立」,而只是搞一些「廢國父」等的小動作,及推動被「時代力量」視為「低層次」的「文化台獨」。而「時代力量」由於沒有執政「包袱」,就大動作「主張台獨」,要迫使民進黨不能再在「國家定位」上打模糊戰,這讓民進黨煩惱不已。而「時代力量」卻反過來認為要實現真正的「台灣獨立」,就必須依靠自己,而·不能再等待民進黨,因而決定要在今後在政治公職選舉中,壯大自己的力量,亦即是與民進黨搶奪選票資源。「時代力量」已經揚言,要在二零一八年的縣市議員選舉中,將在民進黨的傳統票倉佈局,新北市、雲嘉南、高屏以及都市化程度較高的地區都要撒兵如豆;將會使得六都、地方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和里長,都將成為兩黨正式競爭、交鋒的戰場,黃國昌宣布將要參選新北市長。對此,就連資深民進黨人也不得不承認,由於「時代力量」被視為初生之犢,未來若經營得法,前途不可限量。它現在是接近三百萬台灣成年人政治上的最愛,在這些人當中又以年輕、高學歷的男性居多,這對民進黨的未來發展,形成了極大的威脅。何況,還不排除國民黨也來湊熱鬧,在一些明知自己贏不了的選區,就乾脆倒戈乾脆暗助「時代力量」,策略性地鼓動其所能影響的選民轉投「時代力量」,寧可讓「時代力量」上台,也不願讓民進黨上台,就像台北市長選舉時,民進黨也曾策略性地支持柯文哲一樣。這就將會令民進黨的力量更為萎縮。而且,還將民進黨過往最親密的戰友,包括勞團、同志等這些人,都拉到「時代力量」這邊去。準備在民進黨選區提名人選。「時代力量」已經揚言要在高雄市提名議員,黃國昌參選新北市長的消息更是甚囂塵上。這就引發民進黨的高度警覺,一位綠委就直言,「時代力量每區拉你一席議員,民進黨就慘了」。再上在「立法院·」內的議題上,不少綠委對「時代力量」的連番扯後腿忍無可忍,就紛紛在中常會上,在蔡英文面前「告御狀」,指責「時代力量」搞不懂法案還亂扯,身兼選對會召集人的「立委」陳明文更是質問,「時代力量」是敵是友?該好好討論。
  實際上,「·時代力量」在「立法院」內的各項議題,往往與民進黨「槓上」。無論是《勞基法》,還是婚姻平權問題,「時代力量」要不就是單獨與民進黨惡鬥,要不就是與國民黨聯手對抗民進黨。這讓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很不爽,連珠砲地痛批「時代力量」不但是「時代媽寶」,更是「時代笑話、時代鬧劇、時代遺憾……」,過往兄弟戰友之情當下蕩然無存。而「時代力量」則反嗆,聲稱不會再當民進黨的「附隨組織」、「細漢ㄟ」、「橡皮圖章」。
  由於「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聲言要在民進黨的地盤參選高雄市長,而且他在「立法院」內的表現和作風也讓民進黨人氣結,因而具有民進黨人背景的「北北基安定力量聯盟」就於日前發起「三千人罷免黃國昌」的活動。根據該聯盟統計,已經徵集到超過提案「門檻」的三千個連署。實際上,根據新通過的罷免提案「門檻」,提議人數應超過原選舉區選舉人總數百分之一,成案人數應超過百分之十,通過「門檻」為有效同意票數多於不同意票數,且同意票達選舉人總數的四分之一以上。而依黃國昌的「立委」選區人數,只要有二千五百一十一人提議、二萬五千一百一十九人連署,就能舉行罷免投票;而同意票超過六萬二千七百九十八票,且多於不同意票,罷免案就成立。「北北基安定力量聯盟」主席孫繼正表示,將依「選罷法」規定,明年二月一日,也就是黃國昌擔任「立委」任期屆滿一年時,將提案連署書送選委會審議,進入罷免連署階段。
  最具諷刺意味的是,黃國昌是罷免「立委」的始作俑者,對國民黨「立委」蔡正元的「罷免案」,就是由他暗中策劃的。正是因為有感於當時的「選罷法」的「門檻」太高,他才積極支持在修改《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中,降低罷免案的「門檻」,並代表「時代力量」黨團在二讀時提出修正動議,主張「罷免案」只要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即為通過,但因民進黨團有異議,院會中進行表決後,否決了「時代力量」黨團的提案,最後仍保留四分之一「門檻」。否則,要罷免一名公職人員,就「易過借火」。真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黃國昌有可能會成為降低「罷免案」的「門檻」後第一個被罷免的「立委」。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27 03:18: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