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要打破現狀建立「正常國家」?

  中國與聖多美和普特西比宣佈復交,而偏在此時,外媒又報導說,梵蒂岡與中國大陸建交的條件已經成熟。蔡政府對此十分緊張,連忙開會研擬對策。因為台灣當局只剩下二十一個「邦交國」,倘再掉幾席,就不單止是面子問題,更嚴重的是,民進黨要搞「法理台獨」,將更為困難,甚至被完全阻斷前路。
  實際上,按照國際公法和西方政治學的理論,國家是由領土、人民、政府、主權等四個要素組成。而以蔡政府的思維標準衡量,「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具備了前面三項要素,就是尚欠第四項要素還未能得以完全具備,不但是聯合國沒有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而且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主張「一個中國」,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如果連僅存的二十來個「邦交國」都失去,就將不具備作為「獨立主權國家」最重要的要素,「法理台獨」就將完全破產。因此,蔡政府必須想方設法,阻止「邦交國」的繼續丟失,並爭取「進賬」多一些「邦交國」,籍以強化「中華民國」作為「獨立主權國家」的特徵。
  因此,「外交部長」李大維公開表示,蔡政府將會有反制辦法,因為在他的口袋中,有不止一個挖北京牆角的名單。也就是說,蔡政府將會在對外事務領域,打破馬英九時期「外交休兵」的現狀,與北京進行「挖腳戰」。但「今時唔同往日」,蔡政府要像李登輝、陳水扁那樣大搞「挖腳外交」,並沒有像當時那樣豐厚的財政儲備作後盾,而且中國大陸的國力已經進一步增強,市場也非常廣袤,大多數國家沒有理由捨棄中國大陸而轉投台灣當局。
  因此,蔡政府要多方位地在國際社會上強化自己的「主權」地位。其中一個具體方式,就是派遣「正常國家論」的游錫堃,作為蔡英文的代表,•出席特朗普的就職禮,以表達「中華民國是一個正常國家」的涵義。尤其是在特朗普在臉書上質疑「一個中國」政策之後,蔡政府更是正是宣布這項決定。一方面,是要應對將要出現的「雪崩式斷交潮」,另一方面是要迎合及配合特朗普質疑「一個中國」政策的言論,並以此來討好特朗普。
  這也就是在民進黨「四大天王」中,游錫堃的英文程度最低,但蔡英文卻偏要派遣他當自己祝賀特朗普就職的特使的最關鍵原因:游錫堃創造了「正常國家」這個概念,其一是他在出任民進黨主席時,主持制定《正常國家決議文》;其二是最近他將「游系」改名為「正常國家促進會」,簡稱為「正國會」。
  本欄曾經分析,按照以往慣例,台灣當局出席美國總統就職禮的祝賀團,本應是由「立法院長」擔任團長,實際上此前奧巴馬和布什的就職禮,都是由「立法院長」王金平率團前往美國致賀。但今次特朗普的就職禮,蔡英文籍口「立法院」審議「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的進度緩慢,新科「立法院長」蘇嘉全必須留在台北主持大局,確定無法前往美國出席為由,改派游錫堃率團赴美向特朗普祝賀。
   蔡英文改派游錫堃率團祝賀特朗普,可說是費盡心思。其一,由於她至今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擔心倘是委派具有政治公職身份者,如「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或其他人前往,可能會被北京「做手腳」,動用相關機制,促使白宮禁止其出席特朗普的就職典禮活動。而游錫堃雖然曾任「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規格較高,但因為現在他已經無任何公職職務,是一介平民,連民進黨中常委也不是,因而北京要阻攔他出席特朗普的就職典禮,將無從下手。但是,他卻曾當過「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而且還是在「扁朝」中,出任「行政院長」職位的時間最長的,證明他能貫徹陳水扁的意旨。而且,由曾任「行政院長」的游錫堃擔任祝賀團團長,也是能夠與在馬英九時期,代表他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前任「副總統」連戰、蕭萬長「別苗頭」(不願派出前任「副總統」呂秀蓮,以避免這個「大嘴巴」搞砸好事),這比宋楚瑜的級別要高得多。
  其二、蔡英文要籍著指派曾經主持擬制和在民進黨「全代會」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游錫堃,擔任祝賀團團長,是要以此「肢體語言」,向特朗普訴求台灣要成為「正常國家」的願景,並希望特朗普能夠幫上忙。
  實際上,游錫堃是一個「獨派」人士。他在出任民進黨主席時,不但是撤銷中國事務部,將其業務歸併于國際事務部,而且還在主持民進黨「立委」初選時,祭出「排藍民調」,將主張兩岸交流的「新潮流係」參選人打成「十一寇」,將他們排擠出去。結果,由於黨意與民意相距甚大,導致民進黨在當年「立委」選舉中大敗,幾乎潰不成軍。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游錫堃還主導擬制和在「全代會」審議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聲稱民進黨的「正常化國家」就是「正名、制憲」。
  其實,當初游錫堃提出的《正常國家決議文》草案稿,更是「獨汁」四濺,包含有「應制定新憲法,國號正名為台灣,正式向國際社會宣告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等最露骨的挑釁字眼。在擔心會影響其選情的黨籍「總統」參選人謝長廷的強烈反對下,不得不進行修改,才付諸「全代會」表決通過,但仍處處透露出陳水扁、游錫堃力圖推動「台灣法理獨立」的險惡用心。它雖不直接説「國號正名」,但指稱「早日完成台灣正名」,道出了民進黨推動「台灣正名」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它雖不明確提「公投制憲」和「公投入聯」,但卻聲稱「應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早日完成制定新憲法」,並聲稱「在適當的時機舉行公投」,從而將「公投」與「制憲」和「入聯」連接在一起,目標就是要「彰顯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正常國家決議文》已經「凍結」及取代了《台灣前途決議文》,但可能是民進黨的台面人物都感覺到《正常國家決議文》過分露骨,因而似是有意無意地避談《正常國家決議文》,而老是將承認「中華民國國號」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作為民進黨已經「淡化台獨訴求」的明證,以抵擋國民黨的批判。但游錫堃卻是反其道而行之,反而經常抬出比《台灣前途決議文》更「獨」的《正常國家決議文》。而且,他將自己的派系(游系)改名為「正常國家促進會」,可窺見他要將台灣打造成「正常國家」的苦心孤詣。而蔡英文正式宣布指派游錫堃擔任向特朗普就職禮致賀的祝賀團團長,就是要籍此向質疑「一個中國」原則的特朗普,表達心跡,並希望能得到特朗普的支持,以實際行動幫助她完成這個夙願。早就已有此部署。
  倘特朗普對蔡英文這個「肢體語言」心領神會,說不好將會提前於一月上旬蔡英文過過境美國時,親自予以會見,或是派出重要幕僚會見。那麼,蔡英文要打破現狀,建立「正常國家」,就將邁出極為重要的一步。
(發自台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12-28 02:55: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