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發爛渣」背後有邱義仁的影子?

  蔡英文元旦前一天在「總統府」與中外記者茶聚中所謂「柔中帶剛」、「綿裡帶針」的發飆談話,似乎是預兆著,她在兩岸關係領域「不挑釁,不刺激」對岸的「求和」策略,將會改變,但改變到甚麼程度,則要視乎大陸是否果然實施「雪崩式斷交潮」等措施。倘果如此,她就可能將會徹底所謂「維持現狀」的策略,改為採用類似「扁朝」時代「烽火外交」的手段。而這其中,隱隱約約有著邱義仁的影子。
  實際上,蔡英文競選過程中,知道多數「經濟選民」對她的兩岸政策抱有疑慮,擔心她上台後,未能延續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因而將會無法繼續享受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及兩會協商所簽署各項協議的「紅利」,以至是引發台海局勢緊張,因而打出了「維持現狀」的旗號,以騙取既不滿國民黨,也希望能繼續享受兩岸「紅利」的經濟選民的選票。應當說,蔡英文的這個策略是成功的。儘管她能以獲得過半數得票率而當選「總統」,內外因素固然很多很複雜,但她以「維持現狀」來騙取選票的手法,卻確實是起到重要的作用。
    然而,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本身就是一個騙局。因為馬英九為台灣民眾爭取到兩岸「紅利」的「現狀」,是在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的前提下獲得而形成的。離開了這個前提,就根本不可能像馬英九那樣,能夠與對岸進行兩會協商談判,更不可能達成並簽署協議。實際上,蔡英文上台後,由於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因而不但是根本無法繼續進行兩會協商談判,而且連海峽兩會的正常聯絡機制也告「停擺」,海協會對海基會的來函來電「只讀不回」,更遑論陸委會主委案頭的兩岸聯絡熱線電話專機的鈴聲會響起了。
    蔡英文的博士學位是國際經貿法的,熟悉談判的理論和實踐,因而處事較為細膩縝密,擁有一定的耐性。因此,儘管她對未能恢復兩岸協商及兩會聯絡機制感到遺憾,但對兩岸仍能維持「冷和」狀態,對岸仍是以「未完成答卷」來評價她的政策性談話,亦即既不接受也沒有「打零分」,感到僥倖。她和她的幕僚們都認 ,可以這樣地等下去。
    但即使是「冷和」的兩岸現狀,也終被蔡英文打破了。對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她抱有太多的幻想,因而竟然踐踏一個中國的底線,以近似賄賂的方式,用美金來遊說特朗普的幕僚,終於與特朗普通上了電話。現在,又策劃在出訪時過境美國時,與特朗普會面,至少也要與特朗普的高級幕僚接觸。 
    這種就連虛假的「現狀」也要打破的行徑,當然招來對岸的不快,因而採取了某些警告措施,包括在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與台灣當局「斷交」後沒幾天,就與其恢復外交關係,也包括與梵蒂岡改善關係,為進行建交談判創造條件。這本來是因為蔡英文破壞自己「維持現狀」諾言而致,但蔡英文卻認為是對岸「破壞現狀」,因而籍著年終與中外記者茶敘的機會,潑婦罵街地「發爛渣」。
  其實,蔡英文此番「發爛渣」,還有一個深刻的背景和用意,就是擔心陳致中的預言「好話唔靈醜話靈」——陳致中日前在臉書上,提醒蔡英文將在訪的尼加拉瓜時,可能會遭遇蘇貞昌當年的尷尬情況,那是二零零六年八月六日,蘇貞昌代表陳水扁啟程前往非洲,參加「友邦」乍德總統德比連任的就職典禮。而情資顯示就在當天,中國將與乍德建交,並與台灣「斷交」。故「外交部」在蘇貞昌啟程的前二十二個小時,也就是八月五日,提早宣佈台灣乍得斷絕「外交」關係。 而蔡英文預計今年一月十日親自率團參加中美洲「友邦」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的連任就職大典,並順訪其他「友邦」。但奧爾特加自二零零七年再任總統迄今,從未回訪台灣,「外交」慣例上亦屬罕見。 因此,他提醒蔡英文,不能不高度謹慎留意二零零六年發生在蘇貞昌行前的「斷交」慘痛經驗 !因此,蔡英文的「發爛渣」,顯然是要把「醜話」說在頭,「警告」對岸不要重演「乍得事件」。
    另外,蔡英文更擔心,人們所猜測的解放軍「遼寧號」航空母艦在南海演訓後,回程時經過台灣海峽,而且還刻意挑在她與特朗普或其幕僚會面時實施。因此,她在茶敘時抨擊北京「正一步步地退回對台灣分化、打壓,甚至威脅、恫嚇的老路」,顯然就是採取「先發製人」的手段。
   這些技倆,有著「邱義仁」式的影子。當然,還未盡情發揮到極致。倘蔡英文最後決定,「總統府秘書長」是由邱義仁擔任,或是吳釗燮按原計劃接任「總統府秘書長」,讓邱義仁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可能就將會發揮得更為淋漓盡致。實際上,邱義仁當年在「扁朝」時先後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和「總統府秘書長」時,那種對外實施「•烽火外交」,對內進行「割喉戰」的殘酷進行•境況,相信很多人都仍然記憶猶新。
    為何說,蔡英文上述的「發爛渣」言論,有著邱義仁的影子?這從邱義仁被蔡英文安排為每週進行的高層執政協調會議,就可知一斑,實際上,出席該會議的人選,都是「院長」或秘書長層級的核心人士,而邱義仁只不過是主管對日「外交」事務的亞東協會的會長,最多也是副部長級別的官員而已,竟能躋身這個核心機要機制,可見蔡英文對他的倚重。
  實際上,本來蔡英文的人事安排,是吳釗燮出任「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出任「國安會秘書長」。但由於邱義仁不屑於與在「巴新案」中對他落井下石」的黃志芳「同一屋頂下」,在「總統府」內「朝見口晚見面」,因而婉拒了蔡英文的「好意」。蔡英文只得臨時變陣,改讓「老藍男」林碧炤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吳釗燮只好屈就「國安會秘書長」。事實卻證明,林碧炤並不熟悉民進黨的政治生態,還是曾任過民進黨秘書長的吳釗燮,或曾任過「總統府」和「國安會」的秘書長的邱義仁,較為得心應手。
    顯然,蔡英文是又要借助邱義仁的謀略,又擔心會被其「綁架」,重新發動「烽火外交」,因而目前只敢將他擺放在集體決策的高層協調會議,而尚未讓「獨當一面」。但倘外部環境變得惡劣,蔡英文就只能是乖乖就縛,甘被邱義仁挾持綁架了。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04 05:35: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