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的「既然你停擺我就干脆擺爛」心態

  「五二零」後,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因而導致兩岸聯絡和協商機制「停擺」。而蔡英文委任在陳水扁時期出任過「外交部長」的田弘茂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將兩岸事務國際化,就導致這種態勢更為惡化。顯然,這是蔡英文「既然你『停擺』,我就索性乾脆『擺爛』」心態的大發作。
   不特如此,蔡英文竟然還要「把『擺爛』進行到底」,配合其在年終中外記者會上的「發爛渣」,繼續在海基會主要人事安排上的「擺爛」作為,安排了陳水扁的愛將,曾在「扁朝」出任過「國防部」副部長和「國安會」諮詢委會、副秘書長的柯承亨出任海基會副秘書長。這使「擺爛」的「肢體語言」更為露骨,就是要在兩岸事務國際化的基礎上,再加上兩岸事務「軍事化」和「情治化」,在兩岸事務機構聯絡和協商機制已經「停擺」的基礎上,故意以此令對岸不爽的安排,再加碼造成海峽兩會「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既成事實」,將海峽兩岸的互動態勢,拖回到當年台灣地區仍然實行戒嚴體制,未有實施兩岸開放政策之時的狀況。
  實際上,柯承亨是陳水扁的愛將。當年陳水扁挾著挾在「美麗島軍法大審」中擔任辯方義務律師的旋風,踏足政壇參選並當選「立委」,柯承亨經城仲模引薦開始追隨陳水扁,並成為陳水扁在歷次選舉中的主要助手。在擔任陳水扁「立委」助理期間,由於陳水扁問政重心放在兩方面:「國防外交」與「憲政司法」,因而一向對軍事武器、飛機模型頗有興趣的柯承亨,選擇了「國防外交」作為研究重心,並在陳水扁的「立委」生涯中,成功扮演了情報搜集、資訊分析的幕僚角色,成為陳水扁在軍事防務方面的重要幕僚之一,有「第一高參」之稱。早年陳水扁揭發「國防弊案」與提出《國防組織法》法案等,多得益于柯承亨的研究成果,因而他本人也成為公認的「立法院國防事務專家」。在軍事資料密不透風的當年,陳水扁以打擊特權、揭發軍中弊案著稱,建立起了「專業問政」的良好形象,並因此贏來「第一名立委」的政治光環,其間柯承亨等幕僚功不可沒。因為當時陳水扁每星期揭發一件軍事弊案,就由柯承亨等幕僚提供素材,供陳水扁發揮。
    柯承亨一直對陳水扁忠心耿耿。陳水扁在競選臺北市長連任失敗後,當時其幕僚群因直接承受敗選壓力,一度退出陳水扁核心,其中馬永成赴英國遊學,羅文嘉赴澳洲隱居,林錦昌遠走法國,只有柯承亨、李逸洋分別出任陳水扁辦公室的正、副主任,另組「扁核心」,堅決不離開。而在陳水扁邁向「總統」之路上,專長在「國防外交」的柯承亨,更是陳水扁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特別是陳水扁與民進黨一向讓外界認為不擅長「國防外交」,因而如何擬定妥適的策略迎戰對手的攻擊與外界的質疑,就無疑成了陳水扁的勝負關鍵。在在這種嚴峻的背景下,柯承亨自然肩負起重責大任,在選戰的關鍵時期與陳水扁合著了《國防政策白皮書》,為陳水扁爭取到了不少選票,柯承亨也因此被外界視為陳水扁身邊少數對「國防」軍事政策著墨甚深的軍師型人物,奠定了他作為陳水扁首席軍事幕僚的地位。
  陳水扁勝選後,柯承亨擔任是其依重的人物。在台灣地區的情治系統基本上是由國民黨人掌握的不利情況下,陳水扁就決定委任柯承亨為「國安會」諮詢委員,主管軍事、情報、軍購、兩岸和對美關係,為其在情治系統擔任「監軍」的角色。後來更將柯承亨晉升為「國安會」副秘書長,並擔任「國防組」召集人,負責跨組協調及強化聯繫,直接參與陳水扁有關「國安」、「國防」事務的決策。二零零四年,外傳臺灣正在秘密研製核武器,據國際情報和分析人員多方求證,柯承亨就是負責研發的「五人小組」成員之一。二零零五年五月,連戰、宋楚瑜連袂訪問大陸,柯承亨就在衡山指揮所內,主持「玉山專案」大型電腦軍演,完全按照實戰要求演練在緊急情況下當局各部門的危機處理能力。此次演習,深受陳水扁和謝長廷的好評。為此,陳水扁任命他為「國防部」軍政副部長,作為對以國民黨及外省籍人士為主的軍事機構的「監軍」。另外,柯承亨在「國防部」的實權最具體的表現就是涉龐大利益的軍購決策權。依分工,柯承亨是軍政副部長,但美台國防工業會議上不乏他的身影;「立委」組成的潛艇考察團,也是由柯承亨領隊,還添加參訪預警機製造廠的行程,重要的軍火商都知道誰才是真正應該遊說的對象。據說本來陳水扁是有意讓在他在熟悉「國防部」的業務之後,將其提拔為「國防部長」,以實現「國防部長綠化」的,但後來因為涉及「巴新弊案」檢方搜索他位於「國防部」的辦公室,損害「國防部」的形象,而引咎辭職。
  因此,如果說蔡英文安排田弘茂出任海基會董事長,是不顧海基會的交流、談判、服務性質,而要安撫深綠和「獨派」的話,那麼,她安排柯承亨出任海基會副秘書長,那就是為了調和與陳水扁的關係。實際上,蔡英文為了當選「總統」,討好中間選民,而與陳水扁的關係若即若離,只是公開表態同情陳水扁的「司法程序正義」及程序,而從未關心陳水扁的案情,及說一句「好話」,更不考慮特赦陳水扁的問題。這當然引發陳水扁的不快,及「一邊一國連線」的不滿。現在,在自己的政績一塌糊塗,民調直直落超越「死亡交叉」,及與「一邊一國連線」關係密切的台南市長賴清德正虎視眈眈自己的「總統」職位的情況之下,她不得不注意搞好與「一邊一國連線」的關係,因而作出了這個安排,以舒緩「扁迷」們的不滿。
  但是,這就將使本已進入「冷和」狀態的海峽兩會的關係,更讓對岸猜疑和質疑。因為海基會副秘書長往往是兩岸協商的主將,實際上在海基會早期,海基會副秘書長就是事務性協商的主將,七次事務性協商都是由海基會副秘書長領銜,談出成果後交由副會長/副董事長級亦即「唐焦會談」敲定並簽署協議(但遭到「陸委會」主委黃昆輝阻攔而未能簽成)。盡管說,海基會的幾位副秘書長,並非每一位都是談判主將,但蔡英文擺著這麼一個「國防專家」在此,叫對岸如何相信蔡英文的「誠意」?
   還有,即使是在台灣當局自己內部,也勢成扞格之態。本來,在經歷了一定時間的衝突及磨合,尤其是當年的「海陸大戰」之後,為了理順陸委會與海基會的委託與被委託,指導與執行,後方與前方的關係,海基會的秘書長級人事,由陸委會派員兼任,以比照大陸國台辦與海協會其實是「一套人馬」的做法。但柯承亨並非是陸委會的現任官員,過去也從未在陸委會任過職,而他所取代的張天欽就是陸委會的副主委兼任,這就形成打亂既有的機制。由此可見,蔡英文壓根兒就沒有想到要恢復兩岸談判協商。或是換一句話說,她在看到對岸實施「停擺」措施,協商無望後,那就索性「擺爛」,先滿足了「扁迷」再說,其後如何解套,可以不理。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06 05:35: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