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宜盡早操作聯合國新決議文填平模糊空間

  盡管北京一再警告,在蔡英文實施「英捷之旅」來回時過境美國時,特朗普或其幕僚都不應與蔡英文會面,但無論是特朗普及其幕僚,還是蔡英文,都仍然在按表操作「會見蔡英文」,只是差在出面會見者是誰而已。實際上,民進黨副秘書長徐佳青昨日在出現一個媒體談話節目就談到,雖然由於「以美國的邦交關係不太能夠不按照牌理出牌」,特朗普本人可能不會見蔡英文,但如果目前特朗普團隊的重要幹部能在蔡英文訪團過境時,給予友善對話、會面,對台灣而言是增加了解與互信基礎。當主持人楊文嘉追問,「是希望還是有可能?」時,徐佳青直說:「機會非常大」,至於是會面哪位「重要幹部」則不便多透露。考慮到徐佳青是台灣地區能夠進入蔡英文私邸的少數幾個閨蜜之一,這句話的「含金量」甚高。
  那麼,特朗普團隊的幕僚在與蔡英文會面時,將會談些甚麼內容?相信任何人都會料想得到,當然將是會以美台關係為主,並將會涉及到中國大陸的對台政策及作為。或許,蔡英文基於特朗普曾經在其臉書上質疑「一個中國」原則,因而不排除將會藉此機會,向特朗普團隊幕僚提出,充分利用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在「一個中國」原則上所留下的「模糊空間」,設法讓台灣加入聯合國。
  實際上,「台獨」大佬辜寬敏昨日就聲稱,美國準總統特朗普在與蔡英文通話時,稱呼蔡英文為「蔡總統」,等於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未來就應該往這個方向發展。過去台灣要加入聯合國,中國跟美國都不贊成;未來特朗普上台,亞洲的情勢也會變,只要美國不反對,台灣就可以期待加入聯合國。 
  其實,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在闡述「一個中國」原則時有所失誤,這並不是蔡英文的「發現」,早在二零零七年陳水扁即將卸任時,就以其律師的法律敏感度,指出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漏洞」,因而在推出「烽火外交」計劃的邱義仁的弼輔下,發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投」。而為之配合,他給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和安理會七月輪值主席王光亞寫信,提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申請,均遭退回後仍不死心,還繼續以「輪番轟炸」戰術,接連去函潘基文及安理會八、九月輪值主席。這是陳水扁、邱義仁的「烽火外交」戰略意圖及「一箭多雕」戰術運用。其目的很明顯,既是要在國際社會中炒熱台灣的所謂「國際主體地位」並使其發酵,以極小的「成本」對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造成較大的困擾;也是要為其在島內推動的「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公投」作外部氛圍配合。與此同時,透過此反覆進行的「致函」活動,製造「國際悲情」,及質疑、衝擊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合理性、正當性和特效性,以爭取某些認識模糊的國家的同情和認同,使「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假議題得以弄假成真。
  實際上,雖然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已經在政治、法律和程序上徹底解決了中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而聯合國是由主權國家組成的政府間國際組織,作為中國的一部份的台灣地區,根本沒有資格以任何名義和借口參與聯合國及其專門機構的工作和活動;但不可否認的是,受限於當時的時空背景,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確也是存在著不夠周延之處。尤其是其中的「蔣介石的代表」的提法,就有不夠嚴謹之嫌,顯然並非是法律用語,而是政治用語。而且並沒有明確列明「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組成部份」,因而就為陳水扁﹑蔡英文政府留下了「台灣有權加入聯合國」訴求的模糊空間。
  這當然不能責備阿爾及利亞等二十三個提案國。因為在當時的國際政治環境中,沒有想得那麼複雜;及蔣介石堅守「一個中國」原則,實行「漢賊不兩立」政治手法的背景;再加上在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提案國起草該提案時,中國尚未有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沒有派員出席聯合國大會,更沒有參與該提案的起草工作,而提案國雖然擁有高度的政治熱情,但卻缺乏對台海問題的精準了解,因而就漏下了沒有闡明「台灣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原則的「漏洞。
  其實,當時毛澤東主席是曾有過疑慮的。他在會見喬冠華等奔赴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的外交代表團成員時,就曾問周恩來總理:「你說這個決議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國際問題上會不會有什麼反復?」但經過一番討論,毛、周兩人都認為二七五八號決議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唯一的合法政府,立即將蔣介石集團驅逐出去」,就已經從政治、法律和道義上阻塞了製造「兩個中國」的可能性,沒有空子可鑽。不過,代表團成員之一的吳妙發,還是覺察到決議的某些「模糊之處」,後來他就回憶道:「我們當時就在心裏嘀咕,唯一合法政府是明確了,但『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組成部分』這個表述沒有在二七五八號決議裏明確地體現出來。」
  然而,當初對「模糊空間」的假設和憂慮,如今被在「台獨」之路上越走越遠的民進黨當局操弄下,成為現實。民進黨當局抓住該決議的「漏洞」不放,聲稱該決議只是解決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並未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代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權利,並進而以此為由,認為已經「事實主權獨立」的「台灣」,不必受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管轄,而是有權按《聯合國憲章》所規定的「會籍普遍性」原則,申請加入聯合國並成為其會員。
  對此,北京應該主動出擊,並跳脫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思維定勢,尋求聯合國大會通過一個新的,但更為嚴謹、更為完美的有關台海問題的決議,以「補強」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弱項」。比如,以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台海定位為藍本,由友好的國家聯署,提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海峽兩岸均屬中國,並適用於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決議文草案,交由大會表決。由於這個決議文的內容,符合大多數與中國建交的國家的「一中」政策;也由於它源自於《中美聯合公報》,將令到最有可能在台灣事務上暗中偏幫台灣當局的美國,也不好公然跳出來反對,最多是投棄權票而已,故這個決議文獲得通過的機會很高。而在聯合國大會通過這個新的決議,並聯同第二七五八號決議配合實施的話,就等於是繳了蔡英文等民進黨人提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申請的「械」,既治標又治本、一勞永逸地粉碎民進黨當局的「入聯」圖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07 03:16:3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