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主席改選成三強鼎立之勢

  國民黨主席選戰將成為「三角鼎立」之勢。除現任黨主席洪秀柱爭取連任已無懸念之外,副主席郝龍斌和前「副總統」吳敦義都將在今日舉行記者會,正式宣佈參選黨主席,從而形成競爭態勢。不過,有人認為,郝龍斌參選是為掩護吳敦義,最終甚至會出於「郝吳合流」的態勢。因此,今次黨主席選舉將較為熱鬧,雖然也有著「換柱」的影子,但將不會像當年「換柱」那樣殘酷無情,畢竟洪秀柱現在就是掌握黨機器的主席。但倘是由於她的實力不強或策略出錯而導致敗選,從而行程實質上的「換柱」,那又當別論。
  深受「換柱」之害及之痛的洪秀柱,為了避防今次黨主席改選形成實質上的「換柱」效應,可以說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也充分利用自己掌握黨機器的優勢,玩弄起類似當初她在參加黨內「總統」初選時,黨中央推出「防磚機制」的把戲,也推出「防吳機制」,召開所謂「中央工作會議」,提議提前舉行黨主席選舉,以壓縮吳敦義參選黨主席儲備時間的空間,還提議打破原有建置,原本獨立辦理的黃復興黨代表選舉會併入一般黨代表選舉。此「突然襲擊」引發」「本土派」中常委的強烈不滿,因而圖以上演「空城計」予以反制,但洪秀柱卻在出席中常委未達半數之下,仍然要強度關山,宣布通過此方案,引發黨內外嘩然。洪秀柱在理虧之下,不得不做出部分妥協,宣布黃復興黨部的改革延後進行。不過,已經使得黨中央與「立法院」黨團的嫌隙更為擴大,並非黨團成員的蔡正元宣布辭去「黨鞭」職務,與洪秀柱不同調的詹啟賢也宣布辭去副主席職務。本來就已經是歷屆以來能力最弱的國民黨中央,執行力更為孱弱。
  洪秀柱推出的「改革方案」,雖然可以使她在黨主席的位子上「坐定粒六」,但對國民黨來說,未必是一種好事。因為黃復興黨代表壓縮了本土黨代表的名額,可能會引發本土黨員的強烈不滿,從而埋下分裂的危機。但單就黨主席選舉而言,因為在國民黨三十多萬黨員中,黃復興黨部已經佔有九萬多,由於黃復興黨部的動員力很強,黨內選舉投票率往往超過一般黨員,再加上海外及新進黨員共約四萬人左右,他們大多「挺洪」,因而以洪秀柱較具優勢。
  但是,洪秀柱的執行力之弱的劣勢也已經充分暴露了出來。除了是本身的能力有限,及在「黨產保衛戰」中犯了重大的失誤,只顧「法律戰」而忽略「政治戰」和「輿論戰」,即使是「法律戰」也在自己準備不足,無法應對精通法律知識的顧立雄的凌厲攻勢,因而處處被動捱打之外,洪秀柱儘管堅持國民黨的「原教旨主義」雖然是理想主義的表現,但卻違背西方政治學中,有關政黨的主要功能是通過選舉取得執政權的政黨學說理論,因而在奪取執政權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卻不利於爭取中間選票,因而只能是像新黨那樣只是宣揚自己純正的政治理念,只是自己喊「爽」,而不顧選舉結果,也讓大部分黨員及黨外支持者認為,國民黨要實現再次「政黨輪替」,不容樂觀。
    就此而言,再次「換柱」或許不再是不正當不合理之事。但在目前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下,及以現時國民黨的人才儲備條件,國民黨主席不管是換上什麼人,都將是「孤臣無力可回天」。不過,換上一個既能堅持國民黨的核心理念,又能在策略上可以爭取黨內最大公約數,呼喚和團結中間選民,使得國民黨站穩腳跟,並在地方選舉中逐步收回失地,以創造條件迎接黎明的人當黨主席,或許才是長久之計。
  因此,在國民黨中,無論是「本土派」,還是部分「外省掛」,以至是馬英九、連戰、吳伯雄等黨內耆老,還是「本土派」的精神領袖王金平,都屬意吳敦義。實際上,吳敦義確實是國民黨內「本土派」和深藍都可能接受的人。他雖然是台灣本省人,卻並非是意識形態上的「本土派」。他在台灣大學求學時,唸的是歷史系,因而看問題能夠跳出台灣島的框框,胸懷中原的大歷史。二零零八年,他以國民黨秘書長之力,協助馬英九當選「總統」後,「修改」毛澤東的《沁園春‧雪》,就展現了他的大中國情懷,因而吳敦義堅決主張「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然而,他卻也確實是熟悉台灣本土的地方派系, 並深得「本土派」的支持。據說在藍的營二十二個地方議會系統中,除兼任國民黨副秘書長的嘉義市議長蕭淑麗以及台東縣議長饒慶鈴之外,其他的黨籍直轄市、縣市議會議長,全部「挺吳」。而在三十二位選任中常委中,確定選邊「挺吳」的就有二十五位,其中不乏過去曾經反對「換柱」,或在前年三月黨魁補選中「挺洪」以及連系人馬。
  其實,以吳敦義的資歷、能力看,是當今國民黨內最為齊備的,口才也佳,反應敏捷。這也是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前,馬英九放棄蕭萬長,改讓吳敦義做「副手」」的主要原因,就是要讓吳敦義做其接棒人。這也是馬英九對躍躍欲試的朱立倫,愛理不理的主要原因。其實,是安排錯了位置。如讓吳敦義繼續擔任「行政院長」,馬政府的政績可能不致這麼差。實際上,吳敦義是在馬英九任內的歷任「行政院長」中,表現最佳者。但在後來,馬英九似是冷落了吳敦義。現在回想起來,關鍵的轉折點,是在「馬王政爭」之時,吳敦義對如何處置王金平,與馬英九產生意見分歧。不過,馬英九在遭受檢方控訴「洩露司法機密」後,似乎是後悔當初沒有聽得進吳敦義的勸阻。不過,吳敦義是政治孤鳥,黨內沒有朋友。不過,沒有好友就等於是沒有派系,這可能是選民們最有好感的。而且,他的群眾基礎不差。因此,吳敦義正在以鴨子劃水的手法,在基層活動,爭取薄積厚發。
  但意想不到的是,郝龍斌卻搶在吳敦義之前宣佈參選。郝龍斌也將能得到黃復興的選票,因為郝龍斌的父親郝柏村的背景,黃復興也把他視為支持的人選,畢竟洪秀柱及其父輩並非軍人。但郝龍斌的宣布參選,很可能是「先選後棄」,旨在為吳敦義分散洪秀柱的黃復興選票。實際上,郝龍斌不是沒有自知之明之人,她也深知自己並非是出任黨主席的「料」,其實據說前年黨主席補選時,郝龍斌就已表演過一次「參選」,就是被人們認為是要為吳敦義「卡位」,但當知吳敦義無意「去馬」後,當即棄選。
  何況,郝龍斌也知道自己背負了某些「原罪」。一是在出任新黨召集人時,聲稱「一國兩府」。盡管與現在馬英九的「一中各述」差不多,但在當時,卻是犯忌。二是陳水扁上台後,藍軍政務官紛紛辭職,即使是有任期保障的「考試院」副院長關中,也毅然放棄餘下任期,宣佈辭職。但郝龍斌卻逆水行舟,應陳水扁的邀請,出任「環保署長」。那就與基本理念相悖了。
  不管怎樣,國民黨主席宣戰出現「三強鼎立﹞,增加了競爭的強度,這本來就應該是民主制度的常態。而且,相信不會像當年「換柱」那樣粗暴,將有彎可轉。這正是人們所期待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09 05:32:1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