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要將賴清德捆綁在身邊看管盯緊?

  自雖然受到蔡英文敬重和信任,但因是「老藍男」而無法適應民進黨政治生態的林碧炤辭去「總統府」秘書長後,此職位一直懸空了兩個半月,仍未有填補。顯見,蔡英文是要將此職位,發揮更大的作用,除了是必須履行其本身的職責之外,還需發揮著並非是其法定職能的作用。換句話說,就是蔡英文是以自己的某些個人目的,來選擇「總統府」秘書長的繼任人。
  按法律規定,「總統府」秘書長承「總統」之命,綜理「總統府」事務,並指揮、監督所屬職員,亦即統領「總統府」內的大小事務。但在實務上,卻並不止於此,而是承擔著更重要的責任,包括與「五院」亦即「行政院」、「立法院」等的聯絡協調,與朝野各政黨的鼎鼐調和,與社會各種政治勢力的縱橫捭闔等。林碧炤曾任「國安會」副秘書長,具有一定的鼎鼐捭闔能力,讓當年奉李登輝之命研擬「特殊兩國論」,從而得到他全力支援協助的蔡英文,留下了深刻的影響。否則,就不會在民進黨內人才濟濟,且眾人對此職位虎視眈眈之下,找了這個「老藍男」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如果以單純業務觀點看,蔡英文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但台灣地區畢竟是個意識形態作主的泛政治化社會,作為「政治中樞」的幕僚長,不是「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這麼簡單。其一,是必須符合民進黨的意識形態;其二、必須配合蔡英文「爭取民進黨長期執政」的政治任務;其三、必須適合民進黨人的行事風格,還有派系林立的政治生態。這三點,曾經長期在國民黨「深宮裡闈」內行走,熏染就泛藍「性格」及「風格」的林碧炤,顯然是不合格,至少是幫不上忙,只能做些行政雜務,端的是「大管家」的角色。因此,連那個應該參與的高層協調決策會議也未有出現。就此而言,蔡英文需要的是一位能幫助她決策的「總統府」秘書長,而不是一位「大管家」。林碧炤顯然是未能承擔得起這個重任。
  本來,蔡英文在去年一月勝選後,當初在籌建「總統府」班子時,是有意讓在自己出任民進黨主席時,出任民進黨秘書長和智庫主持人,幹得有色有聲的吳釗燮出任「總統府」秘書長,以繼續弼輔自己,並希望能讓邱義仁重新出山,出任「國安會」秘書長的。邱義仁思維縝密,論述犀利,而且也擅長於選戰操盤尤其是戰略分析,因而是「國安會」秘書長的最佳人選。但邱義仁似乎在二零零八年涉入「巴新案」後,官司纏身,心灰意冷,對再次出任政治公職興趣缺缺。尤其是得知黃志芳將會出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與「國安會」人員同樣在「總統府」上班後,就更不願接任「國安會」秘書長,因為他極為不忿黃志芳在「巴新案」中,對其落井下石的表現,因而與其有「不共戴天之仇」。
  由於邱義仁拒接「國安會」秘書長,蔡英文只好讓吳釗燮「頂上」;並找來自己當年在「國安會」工作並為李登輝研擬「特殊兩國論」時,得到其實質幫助的「國安會」副秘書長林碧炤,也不顧得他是「老藍男」,填充原應屬於吳釗燮的「總統府」秘書長職缺;另一方面則滿足邱義仁的意願,讓他出任亞東協會的會長。實際上,他曾在日本留學及講座研究,對日本政情極為熟悉,因而在蔡英文競選「總統」過程中,安排她訪問日本,得以見到安倍晉三的弟弟;而他之所以願意「屈貶」自己出任此職,其實是為了制衡在「前方」的駐日代表謝長廷,繼續「新潮流系」與謝長廷的恩恩怨怨——儘管自己已經不再參與「新潮流系」的活動,但心仍在「新潮流系」,以「永遠的流員」為自況。
  然而事實證明,吳釗燮雖然忠心耿耿,但卻缺乏出任「國安會」秘書長所需的戰略思維及政治頭腦,因而在處置「雄三誤射」等危機事件時頗為被動,這也構成了蔡英文的民調陷入「死亡交叉」的重要因素。因而不少人說,倘「國安會」秘書長是邱義仁,就不會至於如此。因此,蔡英文有意重邀邱義仁接任「國安會」秘書長,而吳燮釗則改任「總統府」秘書長或是駐美代表。這樣就是各適其所用對人,而且還可排走「老男藍」林碧炤或高碩泰。
  而在後來,林碧炤「未排自走」,由「總統府」副秘書長劉建忻暫時代理,卻是兩個多月未見「真除」。吳釗燮也並未被按照原計劃接任「總統府」秘書長,仍然呆在「國安會」秘書長的位子。可能是後來適逢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爆冷」當選後,其對台海政策亂了章法,讓蔡英文又驚又喜但更疑慮,需要「知美派」吳釗燮繼續鎮守「國安會」,以加強對美國政情的蒐集及研究。
  那麼,「總統府」秘書長是由何人接繼?較早前的傳說,卻是邱義仁。尤其是在蔡英文於去年最後一日,蔡英文在年終中外記者會上大動肝火,攻擊對岸「正一步步地退回對台灣分化、打壓,甚至威脅、恫嚇的老路」之時,政壇上就悄悄流傳,蔡英文對自己即將執行「英捷專案」出訪,可能會遭遇對岸「突襲」,包括在她抵達尼瓜拉瓜之前,尼國宣布與台灣當局「斷交」,讓蔡英文「落面」及吃「閉門羹」,也包括在她啟程出訪當日,解放軍「遼寧號」航空母艦在南海演訓後,回程時經過台灣海峽;倘此,蔡英文就將會委任邱義仁為「總統府」秘書長,借助他當年在「扁朝」時先後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和「總統府秘書長」時,那種對外實施「烽火外交」,對內進行「割喉戰」的謀略,向北京「示威」。不過,蔡英文對由邱義仁出任「總統府」秘書長,還是有一定顧慮的,就是擔心會被其「綁架」,架空自己,而為所欲為。
  而在昨日,也是民進黨「新潮流系」資深「流員」的前「立委」林濁水,卻在《美麗島電子報》發文指出,據來自「總統府」方面的消息稱,蔡英文已經積極安排台南市長賴清德接任「總統府」秘書長。如果賴清德沒有意願,考慮的是「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或是「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也就是說,邱義仁已經「被除名」。
  倘此則消息屬實,這個事態就顯示,當初蔡英文的「對岸突襲」之憂,是杞人憂天,因而無需起用邱義仁,以免自己被綁在邱義仁的「戰車」上,徒遭對岸批評「破壞現狀」。而蔡英文要將賴清德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就反而是要將賴清德「鎖」在自己的身邊,予以看管盯緊,防止他在外面的「廣闊土地」裡馳騁縱橫,深耕廣種,積累參與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黨內初選時的政治資本,向她施以「突襲」,奪走自己的「總統」大選代表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10 15:42:4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