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小英或利用「特朗普假期」發難宜未雨綢繆

  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將於本月二十日正式走馬上任。《華爾街日報》前日刊出他的專訪內容,當被問到是否支持美國的「一中」政策時,特朗普說,「一切都可以磋商,包括『一個中國』」,並表示,除非看到北京當局就人民幣及貿易等方面做出改善,否則在對台灣立場上,他不會承諾恪遵美國長期以來的「一中」政策。
  對此繆論,北京方面除了外交部發言人在深夜連夜反駁,指出「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是不可談判的」,並敦促美國有關方面認清台灣問題的高度敏感性,恪守美國兩黨歷屆政府作出的承諾,即奉行一個中國政策、遵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原則,妥善處理台灣問題,以免影響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和兩國重要領域的合作之外,基本上保持冷靜。因為北京方面知道,這是特朗普正在充分地享受其就職前的「言論豁免期」,因而「大嘴巴」地「亂噏廿四」。在就職之後,他將受到體現一中政策的三個《中美臉合公報》的嚴格規範,就不能「噏得出就噏」了。這是有其同為共和黨的前輩為楷模慣例作規範·的,比如布什在競選過程中就曾「語不驚人死不休」,聲稱在當選後將會台灣當局」「建交」的,但在正式就職後還不是乖乖地遵循《中美聯合公報》的?
  但是,不受《中美聯合公報》規範的蔡英文,則卻不一樣。盡管她在表面上也很低調,其實是採取兩面手法。一方面,在目前階段,還是不以公開言論挑釁北京,以免引來報復;另一方面,卻暗中針對特朗普的姑息縱容態度,策劃「重返」聯合國及其附屬機構的活動。因為民進黨人都認為,台灣當局已經具備了作為「國家」的前三個要素——領土、人民和政府,只是第四個亦即最關鍵性的第四個要素——「主權」,在聯合國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之後,逐漸流失,因而有必要予以補強。因此,蔡英文將「嚴防死守」其「邦交國」的「邦交」,而不顧台灣島內的財政困難。實際上,今次的「英捷專案」,就為了「箍盤」而大把大把地擲銀紙。
  特朗普對美國的「一中」政策持質疑態度,就正好為英政府要推動「特殊兩國論」或「一邊一國論」提供了「理論依據」。在過去,美國政府雖然也同情台灣當局在國際組織活動中的處境,但由於受到「一中」政策的束限,仍不會支持台灣當局參加以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的活動,尤其是聯合國及其以國家為會員單位的附屬機構的活動,只是有選擇性地支持台灣當局參與某些可以容許非國家為單位的國際組織的活動。
  而特朗普對美國政府必須遵循的「一中」政策的質疑,就將為蔡英文以「特殊兩國論」或「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為基調,推動「重返聯合國」的活動,提供了便利條件。因此,英政府雖然表面上低調,但實際上早就進行研究,利用「特朗普假期」,在先行攻陷連執行「一中」政策的歐巴馬政府也支持的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活動,如世界民航組織、世界氣象組織等的基礎上,進一步就是「重返聯合國」,在不否定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前提下,重返利用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模糊地帶」,謀求以「一中一台」的形式,加入聯合國。這樣,「中華民國」就能成為「正常國家」。——這也正是蔡英文派遣民進黨「全代會」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的主導者游錫堃出席特朗普的就職禮的主要原因。
  實際上,自從蔡英文將其職級不夠格的邱義仁拉進每週高層決策協調會議後,當年邱義仁在「扁朝」時推行的「烽火外交」和「割喉戰」的影子就隱隱欲現。尤其是當年邱義仁團隊經過細心研究,發現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在闡述「一個中國」原則時並不完整,其中的「蔣介石的代表」的提法就不夠嚴謹,並非是法律用語,而是政治用語,這與現在的台灣已不是「蔣介石集團」在實施管治,而且決議也沒有明確列明「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組成部份」,因而就為陳水扁﹑蔡英文政府留下了「台灣有權加入聯合國」訴求的模糊空間。民進黨當局抓住該決議的「漏洞」不放,聲稱該決議只是解決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並未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代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權利,並進而以此為由,認為已經「事實主權獨立」的「台灣」,不必受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管轄,而是有權按《聯合國憲章》所規定的「會籍普遍性」原則,申請加入聯合國並成為其會員。
  對此,北京應該主動出擊,並跳脫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思維定勢,尋求聯合國大會通過一個新的,但更為嚴謹、更為完美的有關台海問題的決議,以「補強」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弱項」。比如,以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台海定位為藍本,由友好的國家聯署,提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海峽兩岸均屬中國,並適用於二七五八號決議」的決議文草案,交由大會表決。由於這個決議文的內容,符合大多數與中國建交的國家的「一中」政策;也由於它源自於《中美聯合公報》,將令到最有可能在台灣事務上暗中偏幫台灣當局的美國,也不好公然跳出來反對,最多是投棄權票而已,故這個決議文獲得通過的機會很高。而在聯合國大會通過這個新的決議,並聯同第二七五八號決議配合實施的話,就等於是繳了蔡英文等民進黨人提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申請的「械」,既治標又治本、一勞永逸地粉碎民進黨當局的「入聯」圖謀。
  在這裡,聯合國秘書長的角色就很重要。在陳水扁的後期,以此為由寫信給聯合國秘書處,提出修改訴求時,就遭到秘書長潘基文以沒有拆封的原信退回的方式處理。為此,還引起美國白宮的質疑。正因為承認「一中」的小布什政府也為台灣說話,那麼,特朗普將會對英政府此類活動採取甚麼樣的態度及因應方式,就值得警覺。
  聯合國現任秘書長古特雷斯,曾任葡國總理及國際社會黨聯盟主席,對中國友好,應將會有潘基文那樣的表現。但由於特朗普的關係,現在的態勢比十年前更為嚴峻,需要古特雷斯執行「一中」原則更為堅定。不過,在澳門回歸後,中國政府對主要是由社會黨執政的葡國政府的幫助不足,尤其是在幾年前葡國遭遇金融危機之時,似乎可能會在古特雷斯的心中留下一絲陰影。既然中國政府可以對其他的一些國家給予龐大的援助,對葡國也可以實施同樣的嘉惠措施,而且所能得到的政治回饋,將更大於其他國家,尤其是在粉碎英政府「入聯」圖謀方面。
  澳門特區也可以「出力」,因為古特雷斯在澳門有一些「鐵哥兒」的朋友。尤其是澳門回歸前的葡國社會黨澳門支部負責人華年達,現在是澳門律師公會會長,對澳門社會尤其是法律界擁有「一言九鼎」的影響作用。但他目前遇到困擾,新《土地法》不盡完善的條文,對其擔任副董事長的南灣發展公司所擁有的南灣湖CD區土地的處理方式,頗為不公。如果澳門特區對此處理得好,就可能會對敦促古特雷斯正確處理聯合國涉台事務,有極大的裨益幫助。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16 04:12:5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