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洪秀柱為勝選計須先穩住王金平宋楚瑜

  洪秀柱突破「防磚機制」,並獲國民黨中常會「核備」後,還須再闖過一關才能成為國民黨正式提名的「總統」參選人,那就是由中常會向於七月十九日召開的國民黨全代會提報她作為「總統」大選提名人,並獲得通過,從而正式成為由國民黨提名的「總統」參選人。而從目前情況看,由於各種內外因素,洪秀柱在國民黨的「總統」初選民調中高達百分之四十六點二零三,遠超過「門檻」的要求,因而要「卡洪」或「挺王」的人,已無任何操作的空間。否則,不但是將會引發國民黨大分裂,而且其本人也因「吃相」極為難看而成為千古罪人,政治前途全毀。除非是「潛伏」在國民黨的內奸,不計毀譽。
  正因為如此,即使是曾經暗中「挺王」,並千方百計要「防磚」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也只能是懷著「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心緒,不得不確認由洪秀柱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並蔡英文達成三項共識,包括黨智庫全力協助政見論述、選舉團隊整合、黨中央提供辦公室讓競選團隊進駐,黨中央會全力輔選,算是「將功補過」。而日常主持黨務的副主席郝龍斌,則是全力奧援及協助洪秀柱的,在初選後期能夠立黨為公,出以公心,在洪秀柱出線後當然不會違背自己的初衷。而秘書長李四川當然是聽命於兩位首長,實際上在初選後期的表現也能算得上公平公正。因此,現時的國民黨中央,已不存在「卡洪」的問題。
   洪秀柱要做的,就是爭取國民黨內大老級人物的支持。其中,馬英九應是放心的,因而立即接見她並予以肯定。實際上,當有人建議她與馬英九作出切割時,她卻指出馬英九雖然是可以批評的,例如他做人不夠圓融、處事不藝術、政策好但又不會拿捏等,當卻不能更不該全盤否定他過去所做的政績。因此,要她為了自己的選票就把馬英九打到死,「對不起,這樣有失做人的原則,我做不到」。因此,倘她當選,馬英九就不用擔心民進黨「為陳水扁報仇」了。實際上,民進黨本來就在暗中蒐集馬英九的「黑材料」,而「九月政爭」更是由馬英九主動提供自己的不法材料——馬英九在聽到黃世銘洩露司法秘密後,竟然當即找來吳敦義、江宜樺、羅智強等人,轉告他所知悉的司法秘密內容,這已經觸犯了《刑法》。因而單是這一件,馬英九在卸任「總統」後,就足可被追究刑事責任,何況還有其他的一些問題。因此,馬英九前一段時間去考察監獄,並囑咐改善囚犯的待遇環境時,就有民進黨人嘲笑說,馬英九是為自己未來「住進去」做準備。而現在洪秀柱卻為他打抱不平,因而可以放心下來。須知道,王金平最終放棄領表,據說就是馬英九的手下人放風,倘王金平當選,對馬英九的迫害將更甚於蔡英文。
  吳伯雄、連戰等元老,由於已經在黨內沒有任何職務,故洪秀柱拜會兩人只能是行禮如儀。但也不單如此,吳伯雄因為為人較為厚道、公正,因而在國民黨內還是具有較強的號召力。因此,洪秀柱應授予實權,請求他出任後援會主委等重要職務,讓他為國民黨的政治前途再一次發熱發光。而據說,吳伯雄已經一口答應。
  現在最需要請益的,是宋楚瑜、王金平。這兩個人有著「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能力」,倘處理欠佳,就將會對國民黨形成較大的威脅。當然,由於兩人所處的環境際遇,及與國民黨、馬政府關係的不同,而所能發揮的反面作用也是有所不同的。在宋楚瑜方面,首先是要防他再次跳出來參選「總統」。實際上,親民黨在「立委」選舉中的得票率已經突破百分之五的「政黨門檻」,可以由親民黨直接提宋楚瑜參選「總統」,而無須像上次那樣徵求連署書。在上次「總統」大選中,在親民黨沒有資格直接提名「總統」提名人,而使得宋楚瑜必須徵求選民連署書時,宋楚瑜為了「母雞帶小雞」式地帶領親民黨「立委」的選情,尚且都要跳出來參選「總統」了,現在無須徵求連署書就可參選,哪會有放棄的道理?何況,他還需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能,將親民黨的「立委」候選人推上壘。 
  正因為如此,蔡英文在協調「立委」提名人中,不惜進行黑箱作業,決定在台北市第一選區(士林、北投)不派出參選人,而是禮讓親民黨的台北市議員黃珊珊,氣得佈局已久的民進黨台北市議員高嘉瑜要「抬轎告狀」。由此可見,蔡英文在拒絕答應林義雄「禮讓」要求的情況下,卻是將「大肥肉」讓給親民黨人吃,其意圖是很明顯的,就是要取悅宋楚瑜,並希望他能再次出馬參選「總統」,分薄泛藍支持者的選票,為自己增加當選「總統」的保險係數。
  但「楚瑜老了,尚能飯否」?在二零零年後,宋楚瑜並非沒有參加過大型選戰,一次是台北市長,一次是「總統」,都未能對國民黨候選人做成較大的滋擾。這次是否捲土重來?還要看未來事態發展,洪秀柱不能輕怠之。據說,洪秀柱已決定拜訪宋楚瑜。
  另一個是王金平。王金平的扭擰作態,錯過了競逐大位的機會。雖然他已為「義不容辭」道歉,但似乎仍然拉不下老臉來。因而洪秀柱前往拜侯,請求他擔任競選總部主委時,遭到他贈吃「檸檬」。其理由有二,一是要擔任「立法院」院會的主席,需要考慮到立場中立的問題;二是現階段他仍以在「立法院」的工作為主。
  由此看來,王金平在失去競逐大位的機會後,已經退而求其次,希望能繼續做其「立法院」龍頭。但問題是,他已經三次參選「不分區立委」,國民黨已不可能再為他修改規則了。而回到高雄家鄉參選「區域立委」,在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再加上他已疏於選區服務,將會很難當選。在連「立委」的資格都將很難保證之下,又如何參選並當選「立法院長」?
  或許,王金平對競逐大位仍未死心,因而是以退為進,以迫使黨中央修訂黨內規章,但朱立倫卻堅持按制度走的矛盾為「誘餌」,換取洪秀柱與黨中央答應,讓他配搭洪秀柱參選「總統」。否則,不排除「離家出走」,與蔡英文搭配,以反制洪秀柱。
  或許,這一招將會嚇到國民黨中央。而被迫接受王金平的要求。但如何與洪秀柱配對,則將是個大難題。他當然是希望「王洪配」,因為原來朱立倫鼓勵他去領表時代交換利益,就是組成「王朱配」。但在洪秀柱已經成勢之下,似乎很難說服人,何況洪秀柱也未必能接受,而且她也提出了含有「排王」意涵的「年輕」的配對標準。倘是「洪王配」,則可能難過王金平的心理關口,因為在「立法院」中,王金平是「院長」,洪秀柱是「副院長」,世上哪有顛倒過來,並是「鳳凰在上籠在下」的道理?
  因此,國民黨如何既能穩住王金平,又能不讓王金平感受到「委屈」,使他消除「出走」之意,確實是必須思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20 05:01: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