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張顯耀高雄選「立委」一為神功二為自己

  就在蔡英文南下高雄活動,高呼「總統」選舉要在高雄市拿下一百萬張選票,高雄市九席「立委」也全由民進黨奪得之時,國民黨內部卻傳出,朱立倫主席將徵召「陸委會」前副主委及海基會前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張顯耀,在高雄市第三選舉(左營、楠梓)參選「區域立委」,而國民黨在此選區的「立委」並已獲徵召爭取連任的黃昭順,則將改列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安全名單。
  蔡英文要在高雄市拿下一百萬張選票,大概是根據二零一二年「總統」選舉中,她在高雄市獲得八十八萬三千一百五十八票,比馬英九的七十三萬零四百六十一票多出十五萬票,及在「九合一」選舉的高雄市長選舉中,民進黨的陳菊奪得九十九萬三千三百票,而由國民黨提名的楊秋興,僅獲得四十五萬零六百四十七票的實績,而推算出來的。實際上,蔡英文只要在陳菊的基礎上多獲六千七百票,就是一百萬票。這個差距,並不難消弭。即使是與自己四年前相比,也只是需要「穀」多十一萬票。因此,蔡英文就自信滿滿地想像到,自己在「二零一六」大選中,將可在高雄市拿下一百萬票。倘此,就將為自己的當選立下頭功,因為一百萬票已是當選「總統」安全票數七百萬票的七分之一,單是一個人口僅佔全島人口百分之八十三的高雄市,就可起到重大的槓桿作用。
  或許,國民黨倘是提名王金平或朱立倫參選「總統」,蔡英文確實是將會達陣。但在國民黨確定由洪秀柱參選「總統」之後,中南部泛藍支持者鬱悶已久的熱情已經被激發出來,蔡英文要在高雄市拿下一百萬票,則將會有一定的難度。實際上,據一項數據顯示,「九合一」選舉在高雄市的藍綠得票率,並未能如實反映藍綠兩造的基本盤,因為有三分之一的國民黨支持者「含淚不投票」,或是轉投民進黨的候選人,以此動作來表達對馬英九的不滿,及懲罰馬英九。而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馬英九已經確定卸任,因而並非是「教訓」之標的;而且現在也已有一些泛藍支持者對自己「下手太重」而有所後悔,有心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對國民黨給予彌補,因而有可能會發生「鐘擺效應」。
  但具體到高雄市的九席「立委」而言,蔡英文要民進黨「九席全拿」,也並非完全是「吹膨風」。實際上,二零一二年的第九屆「立委」選舉,民進黨在高雄市九席中,雖然只拿下了七席,但其中有一席(前鎮、小港選區)原本是民進黨「鐵票區」,只不過是陳致中脫黨參選,與爭取連任的郭玫成「鷸蚌相爭」,才讓國民黨的林國正「漁翁得利」。而在今次「立委」選舉,陳致中已經宣佈棄選,因而該選區將會回復民進黨「鐵票區」原態。這就剩最後一席(左營‧楠梓選區),由國民黨的黃昭順所持有,但僅比其對手、民進黨高雄市議員林瑩蓉多五千餘票,且得票率未過半,國民黨「鐵票區」面臨鬆動。已經在該選區經營二十多年的黃昭順,竟然差點輸給民進黨的後起之秀,而且還是在國民黨的「鐵票區」,這是一個極為危險的信號。而去年「九合一「選舉,陳菊在該區囊括超過六成選票,大幅領先國民黨提名的楊秋興。在黃昭順年紀偏大,而陳菊又推出形象較佳比也較年輕,而且因為其兩岸政策認知較為溫和,曾任高雄市副市長的「新潮流系」悍將劉世芳,這場另類「兩個女人的戰爭」,對黃昭順造成較大的威脅。倘國民黨連這一席也失去,高雄市就將像台南市那樣,全部議席都由民進黨拿走。
  但民進黨並非沒有隱憂。不久前林義雄「單挑」屬於「新潮流系」的梁文傑,除了是因為「新潮流系」幹將林濁水痛斥林義雄「議席減半」,及推行「單一選區兩票制」的「自閹」訴求,因而導致林義雄與「新潮流系」結下恩怨之外,也因為林義雄抓住了「新潮流系」的把柄,就是陳菊要推出劉世芳參選「立委」時,批評民進黨的林瑩蓉,剛當選高雄市議員不久就又要參選「立委」,有負選民的托負。而梁文傑也是剛當選連任臺北市議員不久,倘梁文傑反駁林義雄,林義雄就將會以陳菊的話來回擊梁文傑。因此,盡管梁文傑在「立委」選舉中,有機會打敗蔣介石的重孫蔣萬安,但卻連忙宣佈退選,就是擔心會影響「新潮流系大姐頭」陳菊。
  在眼看國民黨有可能會丟失在南部的唯一「碉堡」的危機下,迫使朱立倫陣前變局換將,要徵召張顯耀返回左營楠梓選區參選,並讓黃昭順改選「不分區立委」,祈求達到「一加一大於二」的戰果。當然,朱立倫要在此選區推出張顯耀,除了考慮他的「根據地」就在左營楠梓選區,有實力挫敗劉世芳的挑戰之外,顯然也是要讓自己的老友張顯耀出一口烏氣,並以此方式來間接抗議馬英九、金溥聰製造「共諜案」誣陷張顯耀。實際上,張顯耀的「共諜案」,就是金溥聰一手泡制出來的,而曾單獨授權張顯耀籌劃「習馬會」的馬英九,卻沒有伸出援手,相反還公開指責張顯耀是「蛀蟲」。而朱立倫趁檢方作出不起訴張顯耀的決定,打了馬英九的臉後,徵召張顯耀參選「立委」,就是再次打馬英九的臉,含有為張顯耀「平反」的意思。
  張顯耀本人在「共諜案」發生後,就有要參選「立委」的意向。除了是要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之外,當然更是要籍此「討回一個公道」。親民黨曾經向他伸手,讓其重投橘營;而新成立的民國黨也希望他能出任其秘書長,並將他列入「不分區立委」第一名。
  但張顯耀都拒絕了。一方面,是只有留在國民黨內,才是為自己「平反」並爭一口氣的途徑。如果是在親民黨或民國黨參選「立委」,「平反」的意涵就沒有那麼強烈;另一方面,倘是由親民黨提名參選「立委」,就將會與黃昭順形成「鷸蚌相爭」局面,而倘是在民國黨參選「不分區立委」,因是初啼啼聲,尚未知其實力如何,不知能否跨過百分之五「門檻」,亦即沒有絕對把握可以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而留在國民黨內參選「立委」,就不但是正當性大增,而且當選的機率也較高。
  馬英九因國民黨「九合一」選舉慘敗,而被迫辭去國民黨主席,就為張顯耀留在國民黨內參選「立委」,提供了良機。實際上,倘是馬英九繼續任黨主席,肯定不會徵召他參選「立委」。
  但張顯耀參選「立委」,有利卻也有弊。有利的是可能會獲得同情票,尤其是不滿馬英九的選票;不利的是他的「共諜案」,盡管檢方最後確定他並非是「共諜」,但「洩密」仍是沒有排除,只不過是尚未到追究刑事責任的程度而已。在選戰開打後,曾任「行政院」副秘書長,口才便給的劉世芳,可能會摁住他來打。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22 05:15:2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