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游錫堃愚蠢之問暴露蔡英文虛怯心態

  蔡英文派遣的祝賀特朗普宣誓就職的特使代表游錫堃,姑不論他的入場券是特朗普的幕僚所派送的,還是自己出錢購買的,總算是在世人面前出了一回風頭。但卻有一重大失誤,就是詢問傳統基金會的創辦人佛納:特朗普是否會出賣台灣?
  這個問題,過於「唐突」,直把蔡政府的虛祛和懮慮充分地暴露了出來。不管這是蔡英文專門交代的任務,還是游錫堃的個人行為,都在在顯示,蔡英文及民進黨人們,對於特朗普的台灣政策仍是心中無數,擔心會被耍,因而需要有特朗普或其幕僚群的一個明確清晰答复,好以壯自己的底氣。
  實際上,特朗普的當選,對蔡英文來說,是「幸福」來得太突然,連自己也不敢相信。本來,蔡英文是希望並下注希拉莉當選的,因為她主張維護奧巴馬的美國重返亞太政策,這就需要台灣繼續使用這艘「不沉航空母艦」,因而蔡英文押注希拉莉的身上。詎料卻是揚言「美國優先」,不再履行美國對外義務,甚至要求日本、韓國「自己照顧自己」的特朗普參選,當場慌了神,後悔押錯注,擔心會惹來特朗普不滿。對她自己和民進黨政權都不利。
  誰知「塞翁失馬,安知非福」,蔡英文尚未回過神來,就竟然與特朗普通上了電話。要知道,這是美國與台灣當局「斷交」三十多年來,其候任總統第一次與台灣領導人直接通電話呀,這是連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都未能享受到的「殊榮」,但卻讓「蔡大小姐」獨享了,寧不心花怒放?這還不夠,緊接著特朗普還質疑「一個中國」政策,而「一個中國」卻正是蔡英文及其民進黨人的一個心病,這就使得蔡英文喜出望外。「幸福」真是來得太容易了,而且還是在沒有作出「政治投資」的情況下,就收穫了「政治成果」。
  但正因為是「幸福」來得太容易,卻又不免讓蔡英文滿心疑慮:其一、擔心喜極生悲,特朗普只是「大咀巴」隨口說說而已,讓「小女子」上當受騙;其二、擔心將會引來大陸方面強烈反彈,對蔡政府施加更大的壓力,讓她的日子更難過;其三、就是擔心這只不過是特朗普故弄玄虛,其實是要把她當作是棋子使用,使用過後就當作是棄子丟掉,甚至是出賣蔡政府的利益。因而才有游錫堃「特朗普會否出賣台灣」之問。因此,可以相信,游錫堃此問,即使不是蔡英文的囑託,也是民進黨內的普遍「共識」。--民進黨寧願不要「九二共識」,但也有自己的「一六共識」。
  蔡英文有此懮慮,並不出奇。最基本的軌跡,就是美國人的行為習慣,讓台灣當局的領導人一次又一次的嚴重受傷。布什不是在競選中,揚言要與台灣「復交」嗎?結果卻是「一毛錢的事實都沒有」。曾經為台灣地區首次「總統」直選「保駕護航」,派出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保護」台灣的克林頓,後來更是作出了「新三不」承諾——即美國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獨立」,認為台灣不應加入任何必須以國家名義才能加入的國際組織。其中每一個「不」,都是對台灣當局的沉重打擊。誰知道特朗普正式就任總統後,是否也將會如此?
  蔡英文的疑慮尚未得到澄清消除,又增添新的擔憂:特朗普在其就職演說中,竟然沒有按照她的高度期待,提及到台海政策,將其此前的口頭承諾,轉化為正式的治國理政的政策,更讓蔡英文的心理既訝異不已又膽戰心驚。而且更令蔡英文無奈的是,特朗普在其就職演說中的內容,竟然完全沒有任何外交方面的政策和策略,全部都是美國的內部事務。這顯示,特朗普為了踐行「美國優先」,可能會顧不了民進黨政權的死活,就連美國的普世價值,也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之一的人權、自由、民主,也不置一詞。既然如此,台灣在特朗普這個「生意佬」的心中,就是可有可無的「贅物」。這與蔡英文自己所強調的「價值」--「台灣是一個不小的國家」,相距甚遠。這可傷透了「蔡大小姐」的心:「我心向明月,誰知明月照溝渠」,單戀的「蔡大小姐」失戀了。
  用「單戀」和「失戀」來形容蔡英文的心態變化,應是較為貼切。實際上,在當今的現實社會中,就可不是有那麼一些「大小姐」,自恃有幾分姿色,以為有很多帥哥追求,而且也確實是有男孩兒在「口花花」地以「撩女仔」的手法來撩撥之,因而更是「待嫁(價)而沽」。但豈知直到青春已逝去,卻一直是哀嘆「新娘不是我」。到頭來證明自己是單廂情願,因為「大小姐」嬌生慣養,難以討好侍候,嚇怕了少年郎。
   台灣問題尤其是民進黨政權,又何嘗不是如此?!正如特朗普自己所說的,他有了解「一個中國」政策的實質內容,他提出質疑,只不過是將之當作是與中國進行商業談判的籌碼,並非是為了台灣而放棄「一個中國」政策。蔡英文的心態就象多年前香港一部電影的片名那樣,是「表錯七日情」而已。
   因此,當北京義正詞嚴地聲明,一個中國原則不容談判,更不可討價還價,特朗普就收聲了。既然如此,他就只好在別的方面尋找中國的「軟肋」,如人民幣匯率,或南海航行利益等,還是免碰「一個中國」政策。而人民幣匯率等事務,偏是與台灣扯不上什麼關係。
   台灣的戰略價值還存在嗎?當成不了「籌碼」之後,在特朗普的眼中,還值幾枚錢?因此,游錫堃的「特朗普是否會出賣台灣」之問,簡直是愚蠢到「加零一」。既然不值錢,值得「出賣」嗎?要把自己的貨物「賣」出去,也得賣個好價錢呀。
  這真是「不是我不明白,而是世界變得太快」。想當年台海危機時,美國派出兩個航母戰鬥群到台灣外海戒備,美國得付出多大的代價,每個航母戰鬥群每天的消耗量,極為驚人。但看在特朗普的眼中,這筆巨款根本就不值得花。
  蔡英文委派游錫堃作祝賀特朗普就職的特使,本來就是要借助游錫堃首創的「正常國家」論,向特朗普「推銷」民進黨的「價值觀」: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應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早日完成制定新『憲法』」,並聲稱「在適當的時機舉行公投」等。但現在看來,游錫堃並沒有達到此目的。相反,就因為游錫堃「特朗普會否出賣台灣」此問,暴露了蔡英文心中無底的恐惶心理,「正常國家」只是沙堆之塔,一觸即散架。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1-26 03:18: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