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黃志芳出任外協董座或有「多雕」之效

  在農曆新年之前,台灣政壇上盛傳,過了年後,「行政院」將會進行人事大調整,撤換部分「老藍男」閣員,以安撫老「獨派」,尤其是搶救蔡英文慘不忍睹的極低民調。但在尚未到農曆新年,因而還未能未來得及驗證或證實上述消息之前,半官方的外貿協會就率先「聞雞起舞」,宣佈由「總統府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志芳接任其董事長。雖然說,並沒有發生「撤換」的事實,因其前董事長梁國新,早已經接替了黃志芳本來將要出任的駐新加坡代表之職,他其實只是與梁國新作職位「對調」。但卻「賣甩」了此前盛傳的將會接任外貿協會董事長的前任駐新加坡代表謝發達,這實質上等於是間接地「炒」掉了這位「老藍男」。
   黃志芳的任命是突然的,是外貿協會於一月二十日中午召開臨時董事會,先舉行類似民營公司股東會的監駐人會議,選出九位常務董事及監察人,然後進行董事會,通過由「行政院」提交的新人事派令。除了由黃志芳接任董事長之外,還有三位副董事長,分別是前「立委」莊碩漢,美商雷神國際電子有限公司亞太區總監郭臨伍,以及「經濟部」次長王美花;貿協原本只有兩位副董,但《貿協章程》規定副董人數最高可達三人,「行政院」以此三位新副董具有僑務、「立委」和兩岸等相關背景經驗,使得貿協的功能更為齊備,可讓未來的貿易服務工作溝通更順暢。另外,也通過了秘書長(相當於民營企業總經理)人事案,由現任副秘書長葉明水升任。董事長和秘書長立即在當日下午走馬上任,黃志芳預計在二月九日交接典禮後舉行記者會,說明他對貿協未來規劃和想法。至於原來擔任秘書長一職已達四年的黃文榮,則確定卸任,轉任國貿大樓董事。
  蔡英文作出這個人事決策,可說是用盡了心思。未來,蔡英文是要將黃志芳當作推動「新南向政策」的靈魂人物來使用,因而任命他出任「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與自己一起在同一座「總統府」大樓內辦公。但可能黃志芳是「外交」技術官僚出身,並不熟悉經貿事務,專業不對口,有勁也使不上;也可能是黃志芳是文官出身,不接「地氣」,而且更因為他在相對封閉的「外交部」呆久了,未能養成協調鼎鼐的能力,因而與具體執行「新南向政策」的「行政院」各部會,協調溝通不靈;因而被林全告上一狀,從而成功地奪走「新南向政策」的謀劃及指揮大權,在「行政院」另起爐灶,將「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與「經濟部」的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整合,由「政務委員」鄧振中負責。而黃志芳原先負責的「新南向政策」策略研擬任務,也轉移給「國安會」,由傅棟成負責。而恰在此時,江春男因酒駕而辭去即將就任的駐新加坡代表之職,蔡英文就將此職位當作是對黃志芳的「補償」。然而,新加坡對台灣當局在尚未正式知會之前就公開宣布此駐節人事安排是違背「外交慣例」,更可能是因為二零零六年黃志芳在「外交部長」任內爆發「巴新案」,那筆三千萬美元的賄款,就是由仲介者金紀玖和吳思材侵吞後,存在新加坡的銀行的,雖然後來證實黃志芳未涉案,但卻仍然應該負有政治責任,新加坡難以接受涉嫌在新加坡境內有貪賄犯行的黃志芳作派駐新加坡的「外交官」,因而遲遲沒有接納台方的新代表人選。蔡英文只得安排黃志芳出任相當於司局長的十二職等「總統府秘書」,沒有固定任務,等於是「供養」了起來。
  然而,黃志芳繼續逗留在「總統府」,就將無法將邱義仁調進「總統府」,接任懸空已久的「總統府秘書長」,或與現任「國安會秘書長」的吳釗燮互調,以「總統府秘書長」與其交換「國安會秘書長」。實際上,據說蔡英文當時當初在建立「國安」團隊時,是希望邱義仁能「回鍋」出任「國安會秘書長」的。邱義仁思維縝密,論述犀利,而且也擅長於選戰操盤尤其是戰略分析,因而是「國安會秘書長」的最佳人選。但邱義仁似乎在二零零八年涉入「巴新案」後,官司纏身,心灰意冷,對再次出任政治公職興趣缺缺。尤其是得知黃志芳將會出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與「國安會」人員同樣在「總統府」上班後,就更不願接任「國安會秘書長」,因為他極為不忿黃志芳在「巴新案」中,對其落井下石的表現,因而與其有「不共戴天之仇」。因此,當駐新加坡代表出缺時,蔡英文就想到了這是將黃志芳調離「總統府」,讓誓死不與黃志芳在同一座「總統府」大樓內辦公的邱義仁,能夠「班師回朝」。
  但人算不如天算,黃志芳在無法出任駐新加坡代表後,不離開「總統府」,邱義仁就堅決不進「總統府」。這可考起了蔡英文。對她來說,邱義仁的「含金量」明顯高於黃志芳,尤其是在去年底的年終記者會耐忍不住「發飆」起來,怨懟大陸「打壓」她之時,她十分需要一個像邱義仁那樣足智多謀的人,幫她出謀劃策,應對大陸。至於黃志芳,顯然是不具這方面的韜略能力。
   由此,民進黨內某些唯恐天下不亂的「鷹派」人物,向蔡英文提供「刺激性」極強的情資,謂她在執行「英捷專案」於一月七日啟程時,北京將「策反」她此行的主要訪問國尼加拉瓜與台灣當局「斷交」,以向她「打臉」,或是「遼寧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將在此時經台灣海峽北返,以作「挑釁」,以為讓邱義仁「進府」出任「總統府秘書長」或「國安會秘書長」製造氛圍。雖然後來上述情資皆被驗證為不實,但要將邱義仁迎進「總統府」,已是勢在必行。因此,黃志芳接任貿協董事長,表面看是加強對「新南向政策」的推廣執行,及以每年二十億基金預算、全球一千三百名人馬的「富機構」來作酬庸補償,但實質動機卻是為迎接邱義仁「進府」預作鋪墊。
  因此,黃志芳出任貿協董事長,及民進黨前「立委」莊碩漢等出任副董事長此舉,一方面是蔡英文要替黃志芳找到位置,另一方面則是要將貿協徹底綠化。 實際上,貿協董事長以往多是由「經濟部長」兼任,由秘書長負責實際工作,與經濟部」國貿局相互配合,推展對外貿易。貿協董事長專職化後,大都是由「經濟部」部長、次長卸職後轉任,副董事長則是由「外交部」推薦,有時也是由「經建會」推薦,以使貿協與「外交部」、「經濟部」密切合作,拓展對外經貿工作。 但在民進黨執政後,貿協董事長不再以專業來考量,而是根據政治來安排。就以此次人事派令來說,黃志芳出身「外交」系統,並無任何經貿工作的經驗。莊碩漢是政治學者,陳水扁時代曾任「行政院」發言人及「立委」,並無「外交」、經貿歷練。郭伍臨也是在陳水扁時期起家的,蔡英文任「陸委會」主委時,當過辦公室主任,後來擔任「國安會」專門委員、」行政院國土安全辦公室」主任,他除了與蔡英文的關係很密切之外,也看不出有什麼對外經貿工作經驗。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的外貿市場主要是在大陸,實際上貿協在大陸重要城市北京、上海、廣州、青島、成都、大連等,都設有辦事處,以駐點推展台灣產品,黃志芳等人的政治背景,能否踏足大陸以指導這些辦事處的工作,及穩住既有成果,就讓人不敢樂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02 03:25: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