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要為再闖世衛大會搏一鋪?

  「千呼萬喚始出來,犹抱琵琶半遮面」。一直在傳說甚盛的「換閣」,農曆新年過後的首日工作日終於揭盅。但只是動「小手術」甚至是「隔靴搔癢」,撤換四名部會首長,與社會上的普遍期望值相差太遠,因而不但是人們大失所望,就是在民進黨內部也瀰漫著不情緒滿,尤其是因為沒有換掉「行政院長」林全及幾位「老藍男」部會首長,而令「獨派」強烈不滿。
  不過,這次據說是由「總統府」全權主導的人事調整,對怎樣「動」,「動」誰,還是大有講究。「獨派」看不順眼的林全,其實是不過不失,何況蔡英文畢竟與他有革命感情,就盡量不要「動」,以免坐實對她「用人失誤」的指責。外交部」、「國防部」和陸委會等三個由國民黨人執掌而又最重要的部會,看來較為符合蔡英文的策略意圖,即使是未能恢復兩岸談判,但也不沒有挑釁刺激對方,因而蔡英文還是以穩住大局為重。至於蔡英文本來計劃中的「新閣奎」陳菊,雖然其高雄市長的任期已經過半,辭職北上高升無需進行市長補選,但陳菊眼看著自己的愛徒劉世芳的民調不爭氣,為力保愛徒能在高雄市長黨內初選中出線,也就被迫繼續留在高雄市,為愛徒鋪路。這就氣得目前民調最高的「謝系」大將管碧玲,「炮口向內」地炮打劉世芳,實質上是發洩對陳菊的不滿。
  「新潮流系」雖然未能爭取到讓其「老大姐」接任「閣揆」,但也有小收獲,那就是宜蘭縣長林敏聰接手「勞動部長」。本來外傳是由他接任「衛福部長」,因而有人質疑為何讓物理學教授主管衛生福利事務,但證實是「流料」,「真命天子」陳時中盡管是牙醫牙醫出身,但畢竟也是醫生。後說是林敏聰接任「勞動部長」,卻也是「貼錯貼士」,而是蔡英文的表姐林美珠。這就導致產生了兩個疑問,一是否仍兼「政務委員」,二是冷冰冰的法律人能否協調化解勞資矛盾?馬政府的「勞動部長」王如玄就是法律人,提供了前車之鑑。不過,似是蔡英文對其曾出任「中選會」秘書長的表姐寄望較高,因而內舉不避親。但為了減輕外界的質疑,還是要她免兼「政務委員」,避免讓人議論「蔡家整碗捧去」。
  在新「閣員」中,最引人注意的是「衛福部長」陳時中。其實,儘管在春節之前,前「衛福部長」林延奏對自己「固若金湯」信心滿滿,但卻已有「落台一鞠躬」的苗頭。因而在「行政院」新春團拜中,所有「閣員」都到齊,唯獨不見林延奏,當然官場上就已議論紛紛。不過,就在宣布他被撤換後,其幕僚即在社交工具上帖文,謂他是到了美國探親,未能趕及返台出席團拜活動,才澄清了誤會。可能是他的誠意打動了蔡英文,也或許是蔡英文本來就不想牽動太大,因而放聲說,包括林延奏在內,卸任官員繼續留在政府,具體職位日後分派。
  其實,由陳時中接任「衛福部長」,雖然有不少議論,但竟無一人注意到,就是「衛福部長」換上「純綠旗」的陳時中之後,今年五月間的世界衛生大會,蔡英文能否敲開其大門?如果連世界衛生大會這個台灣當局唯一可以進入的聯合國下屬機構,都向蔡政府賜以「閉門羹」,蔡政府以後的「入聯」訴求,以及參加國際組織活動的努力,就將更是步履艱難。
  實際上,本來在蔡英文去年「組閣」時,「衛福部長」就已屬意陳時中。因為他是蔡英文的「影子內閣」——政策會的醫療小組召集人,也是蔡英文醫療小組的成員,對他的信任可說是無以復加。而且也曾在「扁朝」出任過「衛生署」(「衛福部」的前身)的副署長,熟悉「衛福部」的運作,因而在當時就是接任「衛福部長」的最佳人選。
  但當時蔡英文還是留下一條後路,就是要為「衛福部長」能夠出席世界衛生大會而著想。因為蔡英文是於五月二十日就職,而在此之前已經可以斷定,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將會拒絕承認「九二共識」,這與世界衛生組織二零零九年就台北當局列席世界衛生大會與北京所達成的默契有抵觸。而世界衛生大會是五月二十三日召開,因而邀請台灣當局以「中華台北」名義、「觀察員」身份列席會議的相關作業,是在馬英九任內就已開始進行。因而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充分利用報名期仍處於馬英九任期內的特殊情況,將邀請函寄給馬政府的「衛生福利部長」蔣炳煌,而他是承認「九二共識」的,因而此舉並沒有抵觸二零零九年世界衛生組織與北京達成的默契。但蔡英文卻仍然搞了個小動作,撤掉蔣炳煌,讓也是國民黨員,曾任「衛福部」副部長,但在「總統」大選期間辭職的林延奏出任「衛福部長」,而避開了尷尬。而林延奏在世界衛生大會上的發言,也基本上符合一個中國原則。盡管民進黨內有人不滿意,但卻能為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英政府挽回一些面子。實際上,幾個月後舉行的世界民航大會及國際刑警組織年會,蔡英文雖然也派出了「代表團」,但卻不得其門而入。
  現在蔡英文對「衛福部長」的人事,換下了國民黨人,讓民進黨員直接上陣,顯然有挑戰世界衛生組織的意涵,因為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也將在五月下旬舉行。而有關邀請台灣代表列席的作業,將在三月間進行,按以往慣例是四月間寄出邀請函。蔡英文就是要搶在世界衛生組織開始此作用業之前,換上民進黨人做「衛福部長」,以試探世界衛生組織的態度。
  實際上,既然今次蔡英文調整「內閣」的幅度這麼小,而且「衛福部」的工作不過不失,沒有大的瑕疵,只是在輸入日本受輻射食品方面受到一些非議,但畢竟這是直接由蔡英文決策,輪不到由「衛福部」作替罪羊,因而「衛福部長」也就沒有非撤換不可能的理由,這也正是林延奏此前「定過台油」的原因,因而是無需更換「衛福部長」的。而現在蔡英文卻偏要撤換「衛福部長」,除了是要急於為其「馬仔」尋找出路,及「綠化衛生部」之外,就是要試探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在「衛福部長」由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人出任後,是否人將會邀請其列席今年度的世界衛生大會。
  看來,蔡英文已經做好了兩手準備。如果是去得成,固然是好,而且也將能取得衝破「九二共識」的成效;倘遭拒絕列席會議,就可大吵大鬧,增加一個「北京打壓」的「相罵本」。
  蔡英文似乎是在要「搏一鋪」,因為立場完全親近北京的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將於今年六月三十日任滿。而新任秘書長的選舉程序,將於四月二十二日啟動,世界衛生組織也已瓦公佈了參加下任總幹事選舉的六名候選人名單,包括埃塞俄比亞政府提名的該國外交部長特沃德羅斯•阿達諾姆;法國政府提名的法國前衛生部長菲利普•杜斯特-布拉齊;意大利政府提名的世衛組織現任助理總幹事弗拉維婭•布斯特萊奧;英國政府提名的前聯合國伊波拉病毒問題特使戴維•納巴羅;巴基斯坦政府提名的該國前科技部長薩尼婭•尼什塔爾;匈牙利政府提名的該國前衛生部長米克洛什•索奇卡。世界衛生組織執行委員會面試這些候選人,提名最多三名候選人供五月舉行的第七十屆世界衛生大會考慮。屆時,世衛組織成員代表將投票選出下任總幹事,於七月一日就職。蔡英文似乎也是要看看能否在此「青黃不接」時刻,進行突圍,以試探新任總幹事對「一中」原則的態度。因此,這也可算是一次「火力偵察」行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04 03:18:4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