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主席選舉程序看國民黨權鬥

  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的程序問題,吵鬧了一陣,昨日下午終由祕書長莫天虎主持黨內擬參選黨魁改選同志座談會,邀請有意參選者親自或授權代表出席,一同討論此次選舉的相關規定,達成了五點共識,但仍保留百分之三黨員連署。看來,「本土派」仍佔上風。
  國民黨主席選舉進入正式程序後,參選五人為程序問題吵吵嚷嚷,從地方黨部主委直選,到黨主席參選人的連署「門檻」,再到人頭黨員充斥,幾個爭議擠迫在一起。表面看,爭議各方是為了追求程序正義,其實都是為了便利於自己的參選和當選,各方都是依據自己的實力和弱項所在,提出訴求來為自己挪火煮食。
  黨主席參選人必須繳交黨員連署,這本來並無問題。實際上,即使是公職選舉如「總統」等,參選人除了是由符合條件的政黨直接提名之外,還有選民連署一途。尤其這以全體選民一千多萬人為計算基數,牽涉面更大。這種連署制度,如同設立參選保證金一樣,是某種形態的「防磚機制」,亦即防止不具資質的人也濫竽充數參加選舉,甚至阿貓阿狗都來湊熱鬧參選,不但是降低選舉和參選人的素質,而且也浪費社會成本。
  但連署基數是多少,卻大有學問。「門檻」過高,確實是不利擴大參興,將某些本身資質較高,但缺乏組織能力的人拒於公職選舉的大門之外,不利於選賢舉能;但「門檻」過低卻又起不到「汰弱留強」的作用,令莊嚴的選舉變成一場魚龍混雜、泥沙俱下的鬧劇。國民黨主席選舉的連署「門檻」,根據《國民黨主席選舉辦法》第三條規定,曾擔任過國民黨中評委或是中央委員的黨員,「有百分之三具黨權之黨員連署支持」,才可以申請登記成為國民黨選舉的候選人。並且採取兩輪決選制,由具投票資格黨員一人一票,得票數過半者勝,若第一輪投票沒人過半,那麼只有第一輪票數最高的前二名,才能進入到第二輪投票,同樣由全體黨員投票決定。
  這就導致國民黨黨主席選舉要連闖三關,第一關要過百分之三連署、第二關要繳交二百萬元保證金,倘是必須舉行第二輪投票,參選的前二名還要再次繳交一千萬元的參選金。這就難怪,其中一名參選人韓國瑜昨日在討論會上批評,「這比去美國留學修博士還要貴」,並認為國民黨擴大參與比什麼都重要,國民黨應該開大門走大路,若繼續故步自封、畫地自限設下高門檻,聰明還是愚蠢,大家可以判斷出來。
  然而,參選「門檻」是由黨章規範,而修改黨章是全國黨員代表大會的職權,不要說是昨日的參選人討論會無權修訂,就算是中常會也不具此職權。而按照近年慣例,「全代會」是在黨主席選舉之後召開,實際上「全代會」舉行之日就是新任黨主席就職之時,因而根本不可能在黨主席選舉之前降低連署「門檻」。不過,也曾有過例外,那就是二零零七年馬英九因「特支費案」被起訴辭去黨主席而進行的主席補選,只有吳伯雄與洪秀柱兩人落場競選。當時的連署「門檻」為三萬三千多份,政壇「老鳥」吳伯雄佔盡優勢,徵求到四萬多份黨員連署書;而洪秀柱僅得二萬多份,照規定應該被剔除。倘如此就將變成吳伯雄一人同額競選,不符民主競選原則。因而中常會決定為洪秀柱「度身定做」,調降黨員連署門檻,降為一萬三千份。此是黨章之外的特例,今次由於有五人參選,無論是在理論上還是實踐上,都不可能會發生「同額競選」,因而根本不可能援引此特例。
  但百分之三的連署「門檻」確實是高了一些,因為黨員不同選民,可以在街頭設站徵求選民連署,而是必須取得黨員名冊後,逐位黨員詢問並徵詢連署,而且還是「先下手為強」,因為黨員連署不能重覆,重覆的就連「搶喝頭啖湯」的連署都同告作廢。另外,明知有些是黨員,但因受停權處分,或尚未繳交黨費,而不具連署資格,在審核時也將被剔除。還有,新黨員還有一個入黨時間限制。因而沒有組織依傍的參選人,要徵集到跨過「門檻」的連署,真不容易。這也正是韓國瑜這種缺乏組織後盾的參選人要求撤銷連署的重要原因之一。但「門檻」過高固然不好,而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完全取消「門檻」,更不行。
   最大的問題是,國民黨號稱有八十萬黨員,但實質具有黨權的黨員才三十幾萬人。而計算「門檻」的基數,卻按照名義上的黨員數量作準,因而三萬多黨員的「門檻」就此計算出來。五位參選人要在三十幾萬具實質黨權的黨員中,每人徵集到三萬多連署,那就等於徵集連署行為是飽和轟炸」了。
  還有人頭黨員問題,參選人之一的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昨日下午在臉書指出,去年一整年新增及回復黨籍黨員共一萬六千七百餘名,這已較前年增加百分之六十三;但今年至一月二十日止,新申請入黨的黨員包括尚在審核中者,竟高達七萬人,這還不包含到三月底回復黨籍(按:具有今次黨主席選舉投票權的截止期)的人數,這樣增加的黨員數目究竟是異常或正常,大家當然會質疑。另外媒體也報導,國民黨新入黨名單出現犯下夜店殺警案的主嫌!這就難怪,郝龍斌會質疑,這些被動員入黨的「人頭黨員」,真的認同國民黨理念嗎?而若真的有人意圖操作人頭黨員來影響選情,不但是敗壞選風,更重重傷害國民黨形象,形同「作弊選舉」,「靠作弊當選的黨主席不但不具備黨意,更不可能具備民意,如何能帶領國民黨?」郝龍斌的矛頭所指,顯然是吳敦義。
  這就令人大感詫異了。因為人們原本以為,郝龍斌是與吳敦義合作,他的參選是為了掩護吳敦義。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而是郝龍斌真的要選。否則,他就不用那麼激烈地反對「人頭黨員」,也不會請出黃復興黨部的前書記長胡筑生作為自己的代表與會了。很明顯,吳敦義的支持者就是「本土派」,如姚江臨、江碩平等,他倆就是「挺王派」中常委,與馬英九、洪秀柱及黃復興黨部是對立面。因此這次黨主席選舉的「本土派」與黃復興黨部之爭的態勢,就更明顯。但似乎就是在黃復興黨部的內部,也分成了支持洪秀柱和郝龍斌兩派。至於其他幾個人選,看來是「陪跑」的成分較多。
    不過,王金平至今仍未出來「說三道四」。究竟是因為對馬英九的怨懟未消,還是擔心將會影響吳敦義?但這也可看出,吳敦義的尷尬之處是「兩頭不到岸」,因為在「馬王政爭」中立場不堅定,令原本支持他的馬英九動搖;而王金平又嫌他吞吞吐吐。不過,力挺王金平的常委出面支持吳敦義,看來也並非出自於真心,只不過是「借助鍾馗打鬼」,針對洪秀柱及黃復興黨部而已。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07 04:57: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