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感受威脅要綑綁賴清德就近看管?

  自「老藍男」林碧炤去年十月間辭去「總統府」秘書長後,已經差不多有四個月,但一直沒有填補。這顯示,一方面,林碧炤的辭職,並非深思熟慮之舉,帶有一定的「救急」性質,是蔡英文為了擺脫當時已經呈現跌勢的民調的應急措施,否則應當是物色到了補替人選才予以批准或動念炒掉林碧炤;其二是接替「總統府」秘書長的人選,正在暗中角力之中,可能會有多個各有千秋的人選考量,但因為涉及各派系的博奕或各種利益的較量,而令蔡英文遲遲未能定奪。不過,現在由於是由副秘書長劉建忻暫代,也做得好好的,因而蔡英文也並未急於填補空缺,在權衡各種利弊關係後才作出最後決定。倘最終仍然是「擺不平」,說不好就乾脆讓劉建忻「真除」。
  但昨日陳菊的一番話,卻又將已經沉寂一時的「總統府」秘書長人選問題,再次掀起一陣風浪。那就是被視為蔡英文「姊妹淘」的高雄市長陳菊,在接受《蔻蔻早餐》節目訪問,被問到賴清德是不是會接「總統府」秘書長時,她指出很多優秀的人都是蔡英文考慮的對象,蔡英文應該很快就會會做決定,「總統在等待更適合的人」,而台南市長賴清德應該也是蔡英文考慮的人選之一。她還指出,台北市長柯文哲曾說賴清德志在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這是沒有根據的話,這樣不好。她認為民進黨一定會尊重蔡英文連任的機會,「這是非常自然的」。
  陳菊是蔡英文的「姐姊淘」,是少數幾個能夠進入蔡英文的香閏的人之一,也是蔡英文最信任的人,蔡英文因首次參選「總統」因敗選而辭去民進黨主席時,就是制定陳菊代理黨主席。如果不是年齡偏大和身體素質不佳,尤其是要為自己的愛將劉世芳參選高雄市長,而必須留在高雄市政府「看好攤檔」,可能已是「行政院長」。因而她的話往往被視為代表了蔡英文的心思。
   但賴清德卻「不識抬舉」,當即站出來否認陳菊的談話內容。他表示他已經多次說明,由於台南市還有許多重大建設正處於推動執行的關鍵時刻,尤其是鐵路地下化跟「零二零六」地震復建等,這些事情都一定要持續推動下去,因此並沒有其它的考量,目前仍會專注於台南市的市政建設。
  這就怪了,陳菊與賴清德都是「新潮流系」的重要成員,而且還都是「南流」,難道陳菊的說法,不代表「新潮流系」乎?實際上,政壇上早就傳說,「新系」人士也坦言,賴清德和「新系」內較有共識的策略,賴清德是代表「新潮流系」出戰「總統」黨內初選與參加大選的最佳人選。不過,並非是在蔡英文還可爭取留任的二零二零年,而是四年後的二零二四年,屆時賴清德六十五歲,並不算太老。但似乎是賴清德並不這樣看,因為在汰舊出新頻率蠻高的台灣,尤其是在「太陽花學運」催生出「時代力量」等「第三勢力」之後,過了六十歲就已是「老餅」,時光不饒人,他可等不到二零二四年了。
  其實,自從民進黨「全代會」通過解散派系的決議,「新潮流系」改組為「新社會」,尤其是邱義仁,吳乃仁淡出「新潮流系」活動後,「新系」已不再象過去那樣的紀律嚴謹了。尤其是在關乎個人政治生涯的政治公職選舉的問題上,往往個別人已經不再服從黨中央或「新潮流系」領導層的統籌安排,而是自行出戰。何況。台灣社會是一個個人主義盛行的功利社會,當然組織安排也未必完全符合選戰的最大利益,因而也就難免會難以保持一致。故此,儘管「新潮流系」並不贊同賴清德要在二零二零年與蔡英文「拗手瓜」,以競選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出線權,更儘管蔡英文享有現任並爭取連任的充沛行政資源和政治資源,賴清德還是要趁蔡英文的民調沒有起色,而要搶奪代之。
  實際上,有「賴神」之譽的賴清德,早就有「總統」之夢,而且不用等到二零二零年甚至是二零二四年,而是在二零一六年,就曾有心出馬。當時他認為,蔡英文剛輸掉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按照民進黨的老傳統,沒有理由再參加一次同樣政治公職的選舉,應由民進黨的其他新人取而代之,亦即是由他來代表民進黨出戰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但正在此時,他卻誤判形勢,以為拒絕進入台南市議會接受市政質詢,是可以突出他「反賄選」的正面形象,但卻遭到「不尊重民主政制」的普遍批評,而致形象嚴重受損,而放棄了參加民進黨黨內初選的機會。否則,「敗將不可再選」的理由,確實是有助於他在黨內初選中戰勝蔡英文,說不好現在在「總統府」發號施令的,就是賴清德。因為以當時台灣選民的心態看,民進黨即使是派出阿貓阿狗參選,都可當選。因此,賴清德懊惱萬分,不願再流失任何機會。倘要等到蔡英文做完兩任八年,他已是「頗廉老矣」,說不好就在二零二零年,蔡英文的民調一直上不去,甚至是犯錯,自己就可取而代之。當然,還得要有兩手準備。在他二零二八年卸任台南市長,距離二零二零年還有一年多的空隙時間裡,為了避免缺乏政治舞台而大為降低出鏡率,還是先行回到出生地新北市參選市長最好。
  賴清德肯定不會出任「總統府」秘書長,以免被蔡英文鎖死捆綁在其身邊以就近看管,以至喪失「二零二零」的機會。因此,陳菊也只能說賴清德是「蔡英文考慮的人選之一」。那麼,還有其他什麼人選呢?據說還有現任「立委」陳其邁、「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以及「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但陳其邁志在高雄市長,蔡英文根本無法請得動他;林錫耀則因受命協助林全,除非找到接替人選,否則「走不開」;至於「國安會」秘書長更難找,吳釗燮應能安穩當他的情報頭子。
  其實,還有邱義仁。本來,在蔡英文勝選之後,邱義仁就是「入府」的人選之一,不過是「國安會」秘書長,吳釗燮才是「總統府」秘書長的人選。只不過是,一方面蔡英文後來還是鍾情於「老藍男」林碧炤,因而吳釗燮要退居「國安會」秘書長;另一方面,邱義仁與將出任「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有不共戴天之仇,不願與黃志芳同在一間「總統府」大樓內辦公。因而放棄了「入府」的機會。
   現在,黃志芳已出任外貿協會董事長,以「總統府」搬了出去,邱義仁應是可以「入府」的時候了。--早在陳水扁時期,他就曾任過「國安會」秘書長和「總統府」秘書長,現在重操舊職,應可駕輕就熟。
   邱義仁要重返「總統府」,早有蛛絲馬跡。二零一六年低蔡英文最後一次與媒體的茶敘,曾經發飆,據說就有濃厚的「邱義仁因素」。而在此時,還有另一個更大的誘因,那就當時盛傳,蔡英文一月七日執行「英捷之旅」啟程時,北京可能會與她此行的主參訪國家尼加拉瓜建交,而且「遼寧號」航空母艦將會經過台灣海峽高調北返,倘果如此,就應是邱義仁爭取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最佳藉口和機會。
   但後來這兩項盛傳的情況並沒有發生,因而邱義仁「入府」的正當性和急迫性也就消除,蔡英文也卸下可能會邱義仁架空挾持的威脅。畢竟,蔡英文直到如今,仍是採取對大陸不挑釁、不刺激大陸的策略,擔心好鬥的「鷹派」邱義仁「入府」後,將會打亂她的佈局。
  既然如此,「總統府」秘書長那就只能是繼續空懸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14 04:14: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