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這次熱比婭栽在「同道中人」的手中

  台聯黨在春節前敲鑼打鼓地吹噓,將要邀請「疆獨」頭目熱比婭三月間訪台,出席其舉辦的研討會活動,並對人權、民族自決、獨立等議題進行交流。不過,台聯黨昨日卻發出新聞稿聲稱,黨主席劉一德前日與社運部主任張兆林飛往日本東京,準備與熱比婭會面,但「有心人士」卻在會面前,刻意介入阻擋,並以「目前非訪台最好時機」阻擋原先答應邀請的熱比婭訪台。該新聞稿聲稱,為此台聯黨表示強烈譴責,不過,台聯黨理解並體諒熱比婭選擇再觀察的決定,強調未來還是會繼續努力,邀請熱比婭訪問台灣。
  這位「特定人士」是誰?台灣政壇議論紛紛。但人們的議論焦點,都集中在這幾點:其一、是能夠代表台灣當局立場的人,甚至是獲得蔡政府為此而專門作出的授權;其二、該「特定人士」本人也具有一定的政治或社會地位,包括現職及過去的經歷等。
  因此,不少人都認為,很可能是蔡政府專門派去日本執行傳達該信息的人,或是台灣當局派駐日本的高級官員,甚至是謝長廷本人。
  這反映出蔡英文的尷尬。本來,熱比婭與蔡英文是「同道中人」,腦袋中都有分裂基因,因而在二零零九年九月民進黨是在野黨,蔡英文任民進黨主席時,當馬英九政府拒絕熱比婭的入境申請時,蔡英文就批評馬政府的做法,聲稱世界各國對熱比婭的邀訪都採「歡迎」的標準,中國的標準是「不歡迎」,馬英九有必要向國人說明為什麼和中國採取相同的標準,難道中國的黑名單已經變成台灣的黑名單?民進黨也發表聲明聲稱,熱比婭被全球反恐工作最為嚴密的美國認定為「政治難民」,其所屬的「世界維吾爾族大會」更是受到美國國會成立的「美國民主基金會」的長期贊助支援;但馬政府卻逕自認定熱比婭涉恐怖主義,以「國安」理由拒絕其入境,顯然和長期與台灣合作反恐的美國不同,且對照各國的作法,馬政府逕以涉恐怖主義為由,拒絕熱比婭女士入境,顯與各國出入甚大,有必要向國人說明其認定標準究竟為何。
    而在蔡英文當選並出任「總統」,民進黨也在「立法院」佔有多數議席之後,對待熱比婭訪台的態度確實轉軚。實際上,在台聯黨一月二十四日舉行記者會,宣布將於三月間邀請熱比婭訪台時,蔡政府就表現出極為消極的態度。其中「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表示,「任何人士向我國提出入境申請,都會由主管機關受理後,依相關規定辦理」;陸委會則說「境外人士申請來台從事交流活動,政府已有相關申請規定與處理機制,將會考量情勢發展及主客觀因素,並秉持國家利益妥慎評估處理」;「外交部」則聲稱「無法評論尚未提出的簽證申請案;熱比婭擬來台的入境申請,須由相關機關依其權責及相關法規暨程序予以受理並審查,『外交部』並非主政機關」;「移民署」則表示,「此等重大的事件必須相關部會協商,個案依規定辦理」,而對過去馬政府對熱比婭設下的限制,「移民署」則表示不予評論。
  後來在一月二十六日,更曾經傳出蔡英文放風將不批准熱比婭訪台的消息。不過由於當時正值農曆新年前夕,這宗新聞並未得到各方重視。
  但倘台聯黨果真正式代熱比婭向「移民署」提出入境申請,而蔡政府則正是拒絕簽發其入境證件時,可能會令蔡英文處於「被放到火上燒烤」的境地,遭受到台聯黨、「時代力量」等大小「台獨」政黨的強烈批評,黨內「獨」派也不諒解。而邀請熱比婭的台聯黨更曾是「獨」派的「旗艦」,由「獨」派的精神領袖李登輝一手創立。現任黨主席劉一德也曾任過民進黨的高職,是「野百合學運」的干將,與現在台上的一群民進黨中高級骨幹關係密切,也是「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的骨幹,在外省籍的「台獨」分子中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蔡英文為避免紛爭,以鞏固自己的地位,尤其是在民進黨內「獨」派賴清德正在對「二零二零」虎視眈眈的情況下,她似乎是承擔不起正式拒絕熱比婭入境台灣的後果。
  但是,倘在「獨」派的壓力下,放行熱比婭入境台灣,卻將會惡化兩岸關係,使得蔡英文「不挑釁,不刺激」的策略「自廢武功」。實際上,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就在二月八日的例行發布會上警告說,眾所周知,熱比婭是一個民族分裂分子,是「東突」分裂勢力的頭面人物。我們堅決反對熱比婭以任何形式到台灣活動。「台獨」勢力邀請這樣一個人物到台灣訪問,意圖製造事端,勢必會損害兩岸關係。
    而偏偏的是,台聯黨計劃於三月間舉行的研討會,將與熱比婭針對人權、「民族自決」及「獨立」議題與臺灣人士交流,擺明是「台獨」與「疆獨」合流。而
  台聯黨在一月二十六日舉行的記者會中,播放熱比婭為臺灣錄製的影片,熱比婭以維吾爾語表示期待訪台,並說臺灣、東突厥、圖博與南蒙古是「命運共同體」,必須互相幫助、隨時溝通,交換意見與經驗,也是鼓吹「台獨」、「疆獨」、「藏獨」和「蒙獨」大聯合,更是將會坐實蔡政府縱容這種「四獨合流」的態勢,不但是暗助「台獨」,而且也樂見在中國大陸境內的新疆、西藏、內蒙,也「獨立」分裂出去的「前景」。蔡英文的「分裂」黑手,就竟然要伸進中國大陸去了,所謂「維持現狀」的畫皮,就將自行撕下。
      這個責任,蔡英文自忖承擔不起,但正如上述,又不能以「拒簽」的方式來避免事態的發生,於是就有趁著熱比婭竄到日本活動之機,派出「特定人士」向她婉然說明蔡英文的「難處」,讓她自行打退堂鼓的舉動。實際上,熱比婭十一日在東京與「世維會」邀請赴日的台灣「維吾爾之友會」理事長林保華會面時,在重申訪問台灣意願的同時,也強調「不想添增蔡英文政府的麻煩」。然而,熱比婭仍然露出狐狸尾巴,聲稱「我堅決反對『一個中國』政策」,與收容她的美國政府,尤其是剛與習近平主席通話的特朗普總統大唱對台戲。
  蔡英文在此問題上,尚算表現得較為務實理智,可能是有如下的背景促成。其一,蔡英文在執行「英捷專案」的過程中,並沒有發生當時盛傳的中國大陸將搶先與尼加拉瓜建交,及航空母艦「遼寧號」在她出訪當天通過台灣海峽,比進行艦載機升降演訓的事態,她感悟到北京也不願意見到台海局勢的惡化,甚至認為這是北京對她的善意表示。因此,她也不能「以怨報德」,讓熱比婭來破壞這「來之不易」的局面。
  其二,蔡英文雖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卻採取了一條與「麻煩製造者」陳水扁截然不同的路線,沒有進行公開的「台獨」分裂活動(「暗獨」及「柔獨」的活動仍然時有發生),及不挑釁,不刺激北京的策略,避免進一步惡化台海局勢,尤其是婉拒邱義仁「入府」,最近又放出將會提出「新思維」的試探氣球。儘管仍然是未能交出令北京滿意的答卷,但基於民進黨是一個「台獨」政黨,及黨內派系林立、「百家爭鳴」的政治生態,也卻並不容易。顯然,她不想因為一個熱比婭,而親手毀掉自己所創造的這個可能也是「來之不易」的平靜局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15 04:06: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