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連「獨派」也自認列席今年世衛大會有困難

  本年度亦即第六十屆世界衛生大會(WHA)將於五月二十二日至三十一日在日內瓦舉行。按照慣例,世界衛生組織(WHO)將於三月間向會員國和觀察員寄發出列席世界衛生大會的邀請函。雖然相關寄發邀請函的工作尚未開始,台灣「外交部」也公開對外聲稱今年將全力爭取國際社會尤其是「友邦」及理念相近國家的支持,希望能再次受邀出席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台灣將以務實、有意義的方式參與並作出貢獻,但分析認為,由於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兩岸溝通和交流機制「停擺」,台灣出席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可能無望。就連曾經在二零零九年之前連續多年到世界衛生大會會場外進行請願抗議活動的「獨派」團體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執行長林世嘉,也直言今年台灣今年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概率微乎其微「已經是圈內普遍的看法」。不過,據說蔡政府正在擬制預案,應對將被世界衛生組織賜予「閉門羹」的尷尬局面,可能其中一個預案,就是去年的「世界民航大會模式」,在場外「蹭會」,即使是沒有受到邀請函,也要在派出代表團在場外「蹭會」,並伺機與美國、日本等國家的代表團會晤,並籍此宣稱已達到「實質與會」之目的。
  世界衛生大會雖然是聯合國的附屬組織中,其章程較為鬆動的一個,包括紅十字會、紅新月會、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等團體都是世界衛生組織固定的「觀察員」,但這些組織或機構都不存在類似中國台海的情況,更沒有受到類似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制約。因此,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政府今年將會難以列席世界衛生大會,並不出奇。
  實際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章程》規定,其成員有三種,其一是「會員」,必須是以主權國家名義申請入會;其二是「準會員」,則是「非自治領域」,由負責其外交事務的國家代為申請入會;其三是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其資格是國際性的「衛生組織實體」,目前已有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國際紅十字會等「衛生組織實體」成為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並以該身份參加每年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 
  本來,最直接了當的解決方法,是像香港、澳門兩特區政府的衛生主管官員那樣,以中國代表團成員的身分,參加中國代表團的活動,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但即使是在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政府的時代,都不可能以這種方式與會,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當局,就更是根本不可能接受這一方式。而是希望能單獨與會。
  不過,《世界衛生組織組織法》對邀請非會員列席世界衛生大會,也作出了兩項相關規定,其一是由是衛生組織幹事長直接邀請,但在實際運作中必須事先取得會員國的共識,而且倘會員國對大會主席的任何裁決提出異議,仍需會員國過半數通過予以「追認」,方可維持;其二為大會通過決議,其先決條件是「提案」必須獲排入議程,然後在大會的一百九十一個會員中獲得簡單半數通過。 
  在二零零九年之前,無論是李登輝掌政的年代,還是陳水扁在台上的時候,都曾有一些台灣醫界團體如上述的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在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外請願抗議,並尋求會員國中的一些台灣「邦交國」,向大會提交邀請台灣出席會議的提案,但全遭到大比數的否決。
  二零零五年「胡連會」達成的《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確定國共兩黨將共同促進五項工作,其中第四項是「促進協商臺灣民眾關心的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指出在「促進恢復兩岸協商後,討論臺灣民眾關心的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包括優先討論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活動的問題。雙方共同努力,創造條件,逐步尋求最終解決辦法。」
  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於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就任「總統」後,兩岸兩會恢復協商並簽署第一批協議。在當年底的「APEC」非領導人正式會議上,胡錦濤與連戰會面時,決定落實貫徹《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第四項的工作,首先在台灣當局列席世界衛生大會方面實施。因此,翌年亦即二零零九年五月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就由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馮陳富珍向台灣「衛生署長」發出邀請函,通知其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當年的世界衛生大會。此後連續八年,都是如此。
  由此可見,這種處理方式是對《世界衛生組織章程》相關規定的靈活執行。由於馮陳富珍來自中國香港特區,因而直接與中國政府協商,獲得北京的同意後,才向台灣當局發出邀請函。由於台灣「衛生署」(後來的「衛生福利部」)是政府機構,並非衛生團體,因而不是固定的「觀察員」,而是每年發出邀請函予以確認,而在每年發出邀請函之前,都要獲得北京的同意。但也正因為「衛生組織實體」的表述,也為台灣「衛生署」以「觀察員」的身份列席會議找到了一道「竅門」。而且,因為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是中國公民,與北京的協商容易獲得共識。而世界衛生組織的各個會議國,對此安排也沒有異議,因而就是在實際上北京與幹事長「說了算」。不過,又不能像真正的「衛生組織實體」那樣是固定的「觀察員」,雖然仍需每年發出邀請函,但卻是「當然」身份;而台灣「衛生福利部」則是按照實際情況,每年作出調整。這正如當時的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所指出的那樣,台灣從二零零九年開始以「觀察員」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 是在兩岸雙方均堅持「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做出的特殊安排。
  去年的情況較為特殊。在進行寄發邀請函的作業時,台灣地區仍然是由馬英九掌政。但當年世界衛生大會召開的時間,卻是在蔡英文的任期內,而且她也已任命了新的「衛福部長」林延奏(國民黨員)。在這種情況下,倘以後一種情況為由不再發出邀請函,可能會損傷馬英九政府的顏面,及令人產生貫徹「共同願景」不徹底的錯覺;但倘向蔡英文政府的「衛福部長」發出邀請函,卻又與北京要求蔡英文必須承認「九二共識」的原則立場相扞格。因此,就採用了即將離任的「馬朝」「衛福部長」蔣炳煌發出邀請函,並附有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及「一個中國」原則的文字涵義;而代表蔡政府列席大會的,則是「蔡朝」的「衛福部長」林延奏。
  今年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一方面,特區地區的政權已經是民進黨「完全執政」,沒有去年的「藍綠交接」灰色地帶可供利用;另一方面,蔡英文最新任命的「衛福部長」陳時中,是百分百的民進黨員。因此,在蔡英文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之下,已經根本不可能再實行「在兩岸雙方均堅持『九二共識』的政治基礎上做出的特殊安排」。尤其是在三月間寄發邀請函之時,馮陳富珍尚未卸任,仍然持有「生殺大權」。即使是馮陳富珍卸任後,新當選的幹事長是來自中國的邦交國,而且也必須執行聯合國的第二七五八號決議,蔡政府要闖進世界衛生大會的會場,根本無門可進,而且比來自中國香港,因而與北京協商較為通暢的馮陳富珍更為困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16 03:56:2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