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美國陸戰隊進駐AIT是一個危險信號

  華府智庫「全球台灣研究中心」昨日舉辦研討會,探討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下的美國對台政策。曾任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主任和駐港澳總領事的楊甦棣,在致詞時主動透露美國在台協會台北新址今年在內湖落成使用後,美方將派海軍陸戰駐守負責安全維護。他聲稱,這是「美國對台灣朋友表達承諾的象徵」。他提到他在AIT台北辦事處長任內曾參與大力推動相關計畫,在設計AIT辦公新大樓時就希望能打造非常好的陸戰隊之家,這不只是美國派駐台灣人員應得的對待,走遍美國在世界各國的外交館舍院落,也都有這一設施,那是當地工作人員的社交中心,台北也會有」。 
  其實有關美國陸戰隊將會進駐AIT台北辦事處新址的消息,並不是現在才傳出,實際上,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美國國務院就在台灣英文報紙《台北時報》上刊登招標廣告徵求承建商,為美國在台協會未來在內湖的新大樓工程招標。該佔地六萬五千平方公尺的新址包括有辦公大樓、停車場、維安以及休閒設施。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出現了「海軍陸戰隊營房」的字樣,這意味美國極有可能比照大使館規格派駐美國海軍陸戰隊到新址維安。這意味著在馬英九當選但尚未就職之前,美國與台灣近三十年的非正式關係發生既微妙又重要的變化。當時島內就評論美國可能暗地對馬英九釋出利多,或許美國擔心台灣新舊政府交接無法落實,甚至有說是為未來有可能實施的「撤僑」預作準備。但傳言一出,美國國務院便予以否認。
  現在,終於由自稱曾參與新址策劃的楊甦棣親自披露出來,從而證實了此前的種種傳言和猜測。這項重大事態的變化,將會形成怎麼樣的效應,值得關注。因為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八日的第一個《中美聯合公報》亦即「上海公報」就指出,美國「確認從台灣撤出全部美國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的最終目標。在此期間,它將隨著這個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逐步減少它在台灣的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為此,在中美建交前,美國就已經逐步從台灣撤軍。在建交談判過程中,美國完全從台灣撤軍,與廢除《美台共同防禦條約》等議題,成為重要的議題,也都獲得妥適的解決。因此,在中美建交時,曾經有陸戰隊維安的美國大使館撤出台灣,美國也已經基本完全從台灣撤軍。後來進駐台灣的AIT,其辦公地點即無陸戰隊員駐守,美國也一再強調和台灣維持的是「非官方關係」、美國在台協會則是非營利性民間機構。現在卻又以「維安」的理由,讓美國軍隊「捲土重來」,盡管派遣到美國駐各國各地區的陸戰隊與正式軍隊並不完全相等,任務只是保護美國使領館的安全,並不執行其他軍事任務,但卻是軍隊的象徵,這是否違反《中美聯合公報》?
  另一方面,美國此舉是否意味著已經將AIT正式認定為「正規大使館」?實際上,美國在世界各國的大使館以至是領事館,都有派遣海軍陸戰隊維安。陸戰隊的全名為「海軍陸戰隊使館警衛隊」,是美國海軍陸戰隊一支營級的部隊,負責美國駐外大使館、領事館及美國政府在外機構的保安任務,包括布魯塞爾的美國駐北約代表處等。隊員稱作「海軍陸戰隊衛兵」。目前陸戰隊使館警衛隊為數約一千人,派駐美國一百四十八個使館跟領事館。這是外交慣例,也符合《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的規定。一般的大使館,美國都會派陸戰隊站衛兵。但問題是,美國與台灣當局並無「外交」關係,美國在台協會的台北辦事處,雖然享有「使領館」的功能,但卻並非正式的使領館,因而AIT並無陸戰隊員駐守。現在不但是其新址建設的規劃,完全按照美國正式的使領館規格來設計及建造,而且還派駐海軍陸戰隊,儘管據說只是一個班的規模,但也已形同美國將AIT台北辦事處視同駐外使領館,這是否意味著美國將其與台灣當局的關係升級到「變相外交關係」或「準外交關係」,至少也是比照「外交」關係?因此,這項舉動,可能預兆著美台關係將發生重大象徵意義轉變。
  實際上,設立AIT的法律依據——《台灣關係法》,儘管是一部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的「惡法」,也只是向AIT 授予類似「使領館」的職能,而並沒有任何授權美國軍方向AIT派遣陸戰隊的條文內容。即使是奧巴馬在卸任美國總統前夕簽署頒布的《國防授權法》,也只是含有加強美台軍事交流,推動雙方資深軍事將領和官員交流的條文內容,而沒有向AIT派駐陸戰隊的規範。因此,即使是「惡法亦法」,美國軍方向AIT 派出陸戰隊,也已是抵觸法律的行為,是AIT新址建築物上的「僭建物」。
  倘進一步追踪拷問,既然連陸戰隊都已經即將進駐AIT了,那麼,美國是否已經或即將向AIT 派駐武官?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AIT就差不多等於是一個「完整的大使館」了。
  實際上,駐外武官即外交代表機構(大使館、領事館)的武職官員。駐外武官是一類比較特殊的外交官,是國家武裝力量的外交代表,是使館館長(一般就是駐各國大使)的軍事助手,常駐各國駐外使館中。根據國際法的有關規定及國際慣例,武官由派遣國國防和軍事部門指定,征得接受國同意後派出。武官抵達使館後,拜會駐在國軍方主管部門後才能執行任務。武官多由陸海空三軍種的校官或將官中選派,處理軍事性業務,為使館中專司國防的館員,也是一國軍隊的駐外代表。駐外武官職務可包括辦理兩國軍隊之間交流相關事務、與他國駐外武官之間來往、辦理兩國軍事合作或援助事項、擔任駐該國大使的軍事助手等。 因此,倘AIT也配備了武官,那就等於是「正規大使館」了。
    而據資料顯示,美方自二零零五年起就已派遣武官進駐AIT台北辦事處,但保持低調,這些武官不得穿軍服。而此時正好是全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之際,因而顯得特別敏感。在陸戰隊正式進駐AIT之後,這些目前尚未敢身穿軍裝的武官,是否將會以《國防授權法》來撐腰,並以陸戰隊已經進駐AIT 為籍口,正式穿起軍裝?
  倘是逆向思考,美國是否將會同意台灣當局向其駐美國的代表處、辦事處,也派駐海軍陸戰隊等武裝力量,執行維安任務,甚至也派駐武官?在目前而言,台灣當局是有向其在美國的代表處派駐「國安局」或「軍情局」的軍官,而且官銜在少將以上。但這只是執行情報任務,而且沒有身穿軍裝,因而尚未算是正式的武官。倘台灣當局也向其駐美代表處派駐武官,也就是正式的「大使館」了。
  因此,美國將向AIT台北辦事處派遣陸戰隊的事態,極為敏感。尤其是現在台灣地區在台上的,是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因而此舉也就在客觀上含有「以武力為民進黨政權撐腰」的意涵,將會成為中美建交後的一個嚴重衝突事件。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17 03:20: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