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不願做「朱立倫第二」?

  這是一個頗為詭異而又滑稽的畫面:民進黨「立委」吳秉叡前晚在新北市工商展覽中心舉行「秉友會新春團拜」活動,席開三百桌,當年蘇貞昌出任台北縣長時的台北縣政府的班底,包括蘇貞昌本人,及現已擔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林錫耀、以及蘇系「立委」都出席。這個新春團拜餐會幾乎成了吳秉叡參選新北市長的動員大會,蘇貞昌更是力挺其子弟兵吳秉叡參選新北市長,與正在尋求「正國會」合作的英系「立委」羅致政拼搶出線權。但就在這個自己子弟兵最需要打氣的時刻,蘇貞昌卻突然爆了一句,「如果賴清德要來故鄉新北市選市長,我們願意支持他,我願意當他的總幹事;賴清德若不來,我認為吳秉叡是最適合的人選!」這番話,讓正在為自己積累人氣,準備與實力不弱的羅致政打一場艱苦的初選戰,力爭出線權的吳秉叡,尷尬不已。
  不過,倘吳秉叡能仔細品味這句話中的表面是「激將」實質是「火力偵探」的用意,也就應該釋然了:蘇貞昌不愧是自己的老縣長和老「班長」,到底還是要為自己的子弟兵著想,為他要參選新北市長掃除一個最大的障礙。下一步,就是沉下心來,思考如何在民進黨黨內初選中,戰勝同是由新北市選出的「立委」,但卻當選並出任過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的羅致政了。
  實際上,蘇貞昌的「火力偵探」,果然收到原先希望能夠得到的重要信息:賴清德已經完全放棄了返鄉參選新北市長的念頭。——昨日當媒體詢問他對蘇貞昌「勸進」的態度時,他回應說,台南市的鐵路地下化、地震重建等重大建設都需要他,目前他將會全心全力放在市政建設上。為此,他也公開推薦吳秉叡「是很適合的人選」,並「祝福」他初選順利。賴清德表示,新北市是他的故鄉,他很重視新北市的未來發展,但黨內人才濟濟,「例如有意願的吳秉叡,本身是法官,在立法院問政專業,於新北市經營二十幾年,對新北市有很大熱誠」,他認為吳秉叡是「很適合人選」,也公開祝福他初選順利。而吳秉叡聽到這番話後當即表示,感謝賴清德的肯定跟支持,未來將會親自向賴市長請益,請教市政治理經驗,為新北市的將來努力。這就等於是代替賴清德宣布不會參加新北市長選戰了。
  顯然,賴清德才不會上這個當,他已經很清楚地預見到,倘參選並當選新北市長,就將會是「朱立倫第二」,被困在新北市,甚至是被蔡英文就近看管,動彈不得,就將會喪失「二零二四」以至是「二零二零」的機會,無法「更上層樓」,擔當大任。
  實際上,早在「太陽花學運」爆發之前,朱立倫本來是立志參加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的。朱立倫雖然是外省人,但形象仍可為泛藍以外選民所接受,而且其岳父也可為其協調本省地方勢力,再加上其行政執行力,應是國民黨直攻二零一六」的最佳人選,才有機會實現國民黨長期執政的祈望願。而且,只有國民黨能實現繼續執政,此時正在被民進黨搜集「黑材料」的馬英九,才不容易發生「被秋後算帳」。而在當時,吳敦義、江宜樺、郝龍斌都沒有十足的把握。
  但馬英九卻私心十足,認為江宜樺才是自己心目中的最佳人選,因為他與自己的同質性甚高,符合自己「在鏡子中找人」的規律。因此,當二零一零年的「五都」選舉前夕,風傳民進黨將會指派曾任台北縣長,並在此職任上經營得不錯的蘇貞昌「回鍋」參選,意圖光復新北市。國民黨擔心失去這個佔了全台選民總數差不多七分之一的「一級戰區」,從而對馬英九二零一二年爭取連任不利,因而決定徵召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朱立倫前往新北市應戰。但意想不到的是,本來有意重返已升格為直轄市的新北市參選的蘇貞昌,在聽聞了國民黨將是由朱立倫取代周錫瑋迎戰自己之後,攝於朱立倫的戰力,就不顧黨內規劃,趕忙搶先宣佈參選台北市長,破了民進黨的局,也與本來是規劃參選台北市長的蔡英文結下了樑子。但也正因為如此,朱立倫儘管是為國民黨保住了新北市,卻也間接地造成了自己被「鎖定」在新北市,儘管每星期三仍可出席「行政院會」,但卻遠離中央權力核心,也無法在「中央」層面積累政績,每日操辦的都是地方市政事務。後來更因為「太陽花學運」,他在爭取連任新北市長的二零一四年「九合一」選舉中,本來以為可以大贏遊錫堃二十萬票,就可挾餘威取得代表國民黨的「二零一六」的出線權。結果卻只是贏了二萬多票,只能算是「慘勝」,使他心有餘悸,在「二零一六」的黨內初選中,先是棄選,後是「換柱」,自己被迫上陣,結果慘敗,把自己二十多年的努力奮鬥成果,都付諸東流。
  因此,現在民進黨有部分人,尤其是黨主席蔡英文推動賴清德參選新北市長,其實使用的就是當年馬英九將朱立倫「綁死」在新北市的舊招,防止他在二零二零年時,以蔡英文的行政能力極差,導致民調極低,不利於民進黨實現長期執政之夢的理由,跳出來參加「總統」黨內初選,以取代蔡英文,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而不久前蔡英文放出讓賴清德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風聲,也是要「鎖死」賴清德,就近看管他的意圖。
  賴清德以完成台南市的建設為籍口,拒絕北上的想法是有道理的,他就是不想做「朱立倫第二」。 但問題又來了。賴清德的台南市長任期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間就告結束,而下一次「總統」大選卻是在二零二零年初進行。屆時雖然蔡英文不能再爭取連任,賴清德參選的政治障礙已經掃除,正是賴清德「大展拳腳」的好時機。但是,在二零一八年底卸任台南市長,到二零二零年間參加「總統」大選,期間有一個長達一年多的「空窗期」。如果在此期間他沒有出任甚麼職務,就將缺乏政治舞台去表現自己,各種媒體也就沒有自己的形象出現。而在台灣地區,被人們忘記是政客們最忌諱的事情。因此,他還是要被迫向蔡英文屈膝,討來一個適合他的「規格」,讓他能顧及顏面,尤其是能夠積聚人氣的適當職務。否則,不用等到「總統」選舉,他的政治能量就已消失殆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21 03:55: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