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為挽回形象參選台南市長?

  就在國民黨主席選舉「五強爭霸」,並至少有其中三人是希望能藉此作踏腳石,為自己參加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而創造政治條件,而且還可能會有更多人落場參選,因而爭個不亦樂乎之際,曾任過國民黨主席,也曾參選過「總統」的新北市長朱立倫,卻是「悄無聲息」,沒有趟這淌「渾水」。但是,他的新北市長任期在明年底屆滿之後,因為已經就任兩屆而不能再爭取連任,他就必須另行尋找政治舞台,以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並尋求適當的機會以求一搏,以圓「總統夢」。因此人們估計,他將在明年底轉移陣地,參加另一個直轄市的市長選舉,既是為了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及建構自己的政治舞台,也是要避開黨內的「二零二零」紛爭,而且「二零二零」蔡英文勢必爭取連任,國民黨要實現重新執政的難度極高,因而不如保持實力,待到二零二四年,蔡英文已經不能再爭取連任,而目前正在為參選國民黨主席而爭個不亦樂乎的五位以至六位參選人,屆時也都垂垂老矣,但自己只有六十三歲,參選「總統」仍可算是當時,才憑藉自身的有利條件,捲土重來角逐「總統」。
  正因為他有著這個遠期規劃,因而在二零一六年敗選「總統」,辭去國民黨主席後,就將在他擔任黨主席期間在中央黨部任職的一級主管,如前祕書長李四川、前文傳會主委林奕華、前行管會主委林祐賢等,全部延攬進入新北市長發。這當然首先是為了解決他們的「稻粱謀」問題,但也不無「招兵買馬」、「積聚力量」,以求再搏之意。
  然而,朱立倫要在卸任新北市長之後,能夠繼續保持政治實力,就必須要有政治舞台,因而就得轉移陣地,繼續參選直轄市長。而在除新北市外的餘下五都中,台北市和高雄市、台南市的政治「海拔線」較高,有利於自己營造政治形象,爭取成為泛藍的新共主。因此,據說近來朱立倫的幕僚群,都在研究朱立倫的去向,並建議他在台北市或台南市中二擇一。
  台北市與台南市對朱立倫來說,各有千秋。台北市本來是泛藍「大票倉」,但在「太陽花學運」後,年輕選民求變,泛藍選民不願為「無能」的國民黨護航,而致使國民黨第二次丟失台北市。現在受到民進黨支持的無黨籍市長柯文哲,雖然施政滿意度下跌,但政治氛圍對國民黨仍然不利。朱立倫倘在敗選「總統」之後再在此折戟,恐怕更不利自己爭取成為泛藍新共主。而且也讓朱立倫「精於算計」的形象更突出,而遭到部分泛藍選民的唾棄。實際上,他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過程中,開始時是自己怯戰、避戰,卻又對敢於擔當的洪秀柱設置「防磚機制」,讓人們大失所望。後來又粗暴「換柱」,自己赤膊上陣,卻已經錯失去最佳衝鋒時機,因而以慘敗收場,嚴重損害自己「政治金童」的形象。因此,倘朱立倫是選擇參選台北市長,可能會先被視為「柿子挑軟的捏」,遭到「投機」的嘲諷;倘敗選,就將更是丟盔棄甲,輸得一塌糊塗,此後都將無法東山再起。
  而到台南市參選,其政治效應卻大不一樣。首先,台南市是民進黨的「大票倉」,在「扁朝」時當地的選民有「寧願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之說。實際上,自「立委」選舉改制後,國民黨的候選人就沒有贏過。因此,朱立倫前往台南市參選,就有利於形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高尚形象,即使是輸了,人們也容易理解,不忍多指責。
  其次,雖然在廣義上,台南市的政治生態對國民黨不利;但在朱立倫個人的狹義上,卻未必完全不利。這主要是因為台南市是他的岳父高育人的家鄉。實際上,高育人曾任第四屆台灣省議會議員、第七任臺南縣縣長、第七、八屆台灣省議會議長、「立委」,是國民黨本土派的領袖之一,在南台灣尤其是台南縣市擁有一定的影響力。在他的加持之下,有利於朱立倫在聚攏國民黨本土派的選票的同時,也可爭取開始對民進黨不滿的中間選民的選票。
  其三,民進黨在台南市有重大矛盾,「一邊一國連線」與「新潮流系」勢成水火。尤其是在二零一四年的台南市議會議長選舉過程中,屬於「新潮流系」的市長賴清德,所控制的「新潮流系」市議員,與被懷疑受到高育人賄賂的「一邊一國連線」市議員「槓上」,結果卻讓國民黨市議員李全教,在國民黨市議員處於少數的不利狀況下,當選了市議會議長。雖然後來賴清德以「拒進市議會」作抗議,並告訴李全教賄選及當選無效,而讓李全教鋃鐺入獄,但高育仁卻髮毫無損。不過,台南市的「一邊一國連線」與「新潮流系」卻因此而結怨。倘朱立倫參選台南市長,高育人或仍將能在「新潮流系」與「一邊一國連線」之間挑撥離間,誘使兩大派系都推出自己的市長參選人,使得民進黨分散票源,或是其中一個派系的選民,不服獲得出線權的另一派系的參選人,而拒絕投票,朱立倫就將會有「爆冷」的可能。倘此,朱立倫的形象就豐滿了起來,完全可以消弭其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過程中的種種失誤,獲得泛藍選民的諒解,支持他參加二零二四年的「總統」大選。
  即使是敗選,泛藍選民也可以原諒朱立倫,因為台南市畢竟是民進黨的「大票倉」,而且民進黨有一個優良傳統,就是在黨內初選時,各派系可以殺得見血見骨,但在正式推出候選人後,各派系就將能自動團結起來,或是在黨中央祭出黨紀後而不得不暫時放低派系恩怨,共同支持黨提名的候選人。但朱立倫到台南市參選,其到最艱苦的選區為國民黨開拓疆土,而不是到國民黨的大票倉坐享其成的事蹟就可感動支持者,不論輸贏都可重塑自己的形象,挽回損失,這樣自己的聲勢就可上來了。
  不過,朱立倫倘是到台南市參選,還得考慮兩個不利的情況。其一是再次損害他的「有始有終」形象。實際上,他在二零一六年請假參加「總統」大選時,就被其對手蔡英文團隊批評未能兌現「做好做滿新北市長」的諾言;而倘他參選台南市長,又將重演在新北市長任內參選的一幕,而且是在一個直轄市長的任內,去參加另一個直轄市長的選舉,在觀感上有所欠妥。
  其二,朱立倫倘是要參選台南市長,就必須提前四個月將其戶籍遷移到台南市去。但此時他仍然是新北市長,就將形成新北市長的戶籍不在新北市的怪異現象。當然,此時倘他是請假新北市長,這方面的損害性就可減低一些。
  其三,倘朱立倫請假參選新北市長,就將由副市長侯有宜出任代市長,並極有可能是代表國民黨參選新一屆新北市長。本來按道理,現任市長應該為本黨新的市長候選人輔選,但朱立倫屆時卻為自己的台南市長選情忙得難以分身。倘侯有宜丟失了新北市,這筆帳將會算在朱立倫的身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2-22 03:56:5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