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二二八」當日蔡英文面臨黨內外激烈鬥爭

  在「二二八起義」七十周年當日及前後,台灣地區藍綠兩大陣營衝突激烈,兩大陣營為拆卸和保護蔣介石銅象進行鬥爭的消息,佔據了新聞版面和屏幕。其實,就在此期間,在民進黨內同樣發生了激烈的派系鬥爭,那就是為了民進黨在爭奪基層農會領導權一役中大敗,「英派」與「新潮流系」發生嚴重分歧並互相進行指責,其事態已經嚴重到在二月二十八日當天,已經為紀念「二二八事件」七十周年整日勞碌奔波的蔡英文,還得於當然中午在官邸宴請高雄市長陳菊、前「行政院長」蘇貞昌、遊錫堃等多位派系代表及縣市長,希望能化解心結。因而這場餐敘被解讀是蔡英文為化解黨內派系心結而舉行,的「和解酒」。
  實際上, 民進黨不久前在島內農會改選中大敗,選舉結果顯示,先前宣示要拼全島農會理事長職位的民進黨,仍無法翻轉農會結構,因而爆發黨內派系矛盾。「新潮流系」中常委林宜瑾上周三在中常會上利用臨時動議程序,準備好兩份媒體報導,當著蔡英文面「告禦狀」,暗指「英系」要角、選舉對策委員會召集人陳明文及秘書長洪耀福放話,將敗選責任推給台南市長賴清德、高雄市長陳菊「實在太卑劣」,要求蔡英文好好管管。「新系」中常委沈發惠也附和,不滿黨內高層匿名放話文化,破壞黨內團結,但皆被蔡英文以派系鬥爭回應,更告誡在野時,黨內沒有的問題,現在執政後好像又跑回來了,強調民進黨好不容易才拿回政權,尤其現在才執政初期,呼籲黨內務必要團結。本來被視為蔡英文「鐵衛軍」的「新潮流系」在中常會上挑起派系紛爭,令到蔡英文頗為頭痛,於是決定於二月二十八日中午在官邸宴請多位派系代表及縣市長,希望能化解心結。
    但是, 「新潮流系」與「英系」的矛盾心結卻難以解開,估計將會貫穿於民進黨今後一段時間的黨務活動之中。尤其是面對明年的縣市長選舉,「英系」、「新潮流系」已經開始分別積極找其他派系結盟,也就難免會有「爭奪派系支持」的摩擦以至是衝突的發生,這也是導致在中常會上,「新潮流系」中常委林宜瑾、沈發惠向「英系」發難,相信此一舉動應有更高層的「新潮流系」大老授權。因此,即使是蔡英文擺了「和解酒」,但隨著縣市長黨內初選,以至爭奪「二零二零」的出線權,「新潮流系」與「英系」之間還將會陸續發生激烈的爭鬥。
  從種種跡象看,「新潮流系」與「英系」的這場鬥爭,既有近因,也有遠因,其中還夾雜了近因與遠因之間的一些其他因素。
  近因,可能是向來慣於特立獨行的「新潮流系」,不願被蔡英文以一句「民進黨再無派系,大家都是英派」,而受縛於蔡英文的「一統江山」,尤其是與他們所不屑的「謝系」等其他派系一道,都得臣服於蔡英文的石榴裙前,平起平坐。遠因,這是埋怨蔡英文已經忘記了在其崛起的過程中,「新潮流系」所起到的關鍵作用,也忽視「新潮流系」在黨內(民進黨中常委選舉戰績及直轄市長是當然中常委,而使得「新潮流系」在中常會中,佔據較大比例)、黨外(在「九合一」選舉中,「新潮流系」拿下了「六都」中的高雄市、台南市和桃園市,並奪取了一些縣市長)的實力,在「五二零」前後的權力分配中,除了個別職位外,「新潮流系」的枭兵悍將大多被安排為部會副職或機要秘書,或是公營事業的懂座,原離權力核心,因而早就不滿蔡英文偏寵「英系」的「不公平」狀況,也就籍著總結農會選舉大敗的機會,指桑罵槐地「修理」蔡英文一番。
  際上,「新潮流系」是有恩於蔡英文的。如果說,蔡英文的政治上升,前半期是得益於李登輝的發現及悉心培養的話,後來則是將得益於「新潮流系」的力撐及弼輔。二零零三年爭取連任的陳水扁討厭「國際大咀巴」呂秀蓮,打算另外挑選其副手,先後由「新潮流系」推薦了蘇貞昌和蔡英文;在選後又策劃民進黨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中,推出是「蔬(蘇)菜(蔡)配」,後來陳水扁為避免派系之爭,才重新找回留下了。但也因此而引起陳水扁對蔡英文的重視,在其卸任「陸委會」主委後,先是安排她出選「不分區立委」,此時蔡英文為符合有關選舉法律的規定,才正式加入民進黨,後是委任她為「行政院」副院長。
   也正因為「新潮流系」與蘇貞昌、蔡英文的親密關係,及要推出「蔬菜配」,也在爭取「總統」出選權的謝長廷,就與時任民進黨主席的游錫堃合作,將參加「立委」黨內初選的「新潮流系」成員都打成「十一寇」。而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中,謝長廷競選總部全部排除「新潮流系」。直到蔡英文的兩次「總統」大選,「新潮流系」才重新佔據競選總部的重要位置。而且蔡英文對「新潮流系」大老陳菊也極為重視,甚至在她辭去民進黨主席時,安排陳菊出任代主席,並在後來當選「總統」後,曾有意安排陳菊出任「行政院長」。
  但在正式「組閣」時,蔡英文卻有所顧忌。一方面,可能是為了繼續以「英派」的旗號為來實現「唯我獨尊、一統江山」的絕對權威,因而極力弱化和消解民進黨原有的其他派系。但「新潮流系」卻不甘心就此被縛,極力突圍,從去年中常委改選後到權力結構重組,都與「英系」分庭抗禮,而且也斬獲不少。尤其是在中執委與中常委改選中,「新潮流系」繼續穩居龍頭老大,一舉拿下三席中常委和十席中執委,比「英派」僅拼得二席票選中常委和五席中執委要多出許多。但在蔡英文掌有絕對控制權的職務分配中,蔡英文卻充分運用其「總統」職權,
  安插了其「英系」核心人士林全、蘇嘉全等掌控了「行政院」和「立法院」等核心要害部門。「英系」的力量雖然明顯壯大,但並沒有達到「一派獨大」的目標。更讓蔡英文感到難堪的是,民進黨內的各個派系不但沒有偃旗息鼓、銷聲匿跡,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尤其是「新潮流系」的實力急劇膨脹上漲,而且林全、蘇嘉全等「英派」核心人物既不尊重。另一方面,蔡英文也擔心「新潮流系」「功高震主」,尤其是「新潮流系」中部分人積極推唆賴清德提前在二零二零年與蔡英文爭奪「總統」大選出線權,不顧當年蔡英文享有現任爭取連任的「特權」及所具有的行政資源優勢,這就使得蔡英文對「新潮流系」充滿顧忌。
  雖然邱義仁已經淡出了「新潮流系」,但其對「新潮流系」的影響仍根深帝固,尤其過去的幾場選舉所鑄成的戰友情誼未有消散,因而「新潮流系」的部分流員極力主張邱義仁接任「總統府」秘書長,好讓自己也「沾光」。但蔡英文畢竟對這位「大內高手」心抱「武大郎開店」心理,以及擔心他將會破壞自己「維持現狀」,對大陸「不刺激,不挑釁」的策略底線。這樣,就更使「新潮流系」對蔡英文的忠誠度迅速下降,並充滿怨懟之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02 04:33: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