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打壓洪秀柱將弄巧反拙使其人氣更高

  洪秀柱在國民黨「總統」初選過程中,先後衝破「玩假的」質疑及「義不容辭」威脅等關卡,以百分之四十六的高民調闖過「防磚機制」,並獲得中常會核備,正準備按程序提請國民黨「全代會」通過,成為國民黨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正式參選人之際,又遭逢新一波「汙名化」抹黑惡潮的襲擊。但隨著美國相關機構證明她的碩士學歷是真的,而被人們暗指為「卡洪扶王」黨主席朱立倫在沉默了四天後,也終於公開反駁某些人對洪秀柱學歷的質疑,王金平本人更是沒有公開對洪秀柱落井下石,而當年綠島難友也出面力證洪秀柱的父親洪子瑜雖然不是政治犯,但卻仍是政治受難者,根本不是甚麼「抓耙仔」,甚至還有人拿出「國安局」編印《歷年辦理匪案彙編》上所載有關洪子瑜的案情記錄及所用文字,並與其他案件相比較,也證明洪子瑜並不是什麼「抓耙仔」。因此,原先發起汙名化洪秀柱的名嘴們,也就啞口無言。
  這股惡潮來得洶猛,但消退得也很迅速。之所以能夠轉危為機,除了是一眾有義感者拔劍相助之外,洪秀柱及時對製造及散播謠言的名嘴提告,祭出阻嚇戰術,也很重要。實際上,台灣地區的個別名嘴,為了刺激收視率,博取更多的通告,往往是對某些流言傳說,或是「有心人」為達成某種目的而主動的「餵料」,未經查證就亂「爆」一通,甚至是刻意製造謠言,對當事人造成極大的傷害。當事後被證明並非是事實,這些名嘴仍然「死雞撐飯蓋」,並以「可以公評」來倒打一耙;而當事人也懾於「言論自由」而莫奈其何,反而令這些名嘴更為「得戚」,越加瘋狂,敦厚的連勝文就是吃了這個虧。而洪秀柱不愧為「小辣椒」,當即潑辣地予以回擊,運用司法工具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從而對那些靠造謠吃飯的名嘴起到阻嚇作用。實際上,在洪秀柱提告後,當初聲大夾惡的名嘴們就不敢再「乘勝追擊」,糾纏下去。事實證明洪秀柱不是連勝文,不容易被欺負。
   洪秀柱遭到這一輪汙名化惡潮襲擊,表面上是壞事,但由於處置得當,反而成了好事。在以事實反駁了某些名嘴的汙衊之後,洪秀柱更是拋開包袱,形象更為鮮明,人氣更為高漲。這幾天她所到之處,都受到熱烈歡迎。因此,這是一個將汙名化惡潮轉化為正面評價的典型事例,可以收進相關公共關係課程中轉化危機的教材中。
  為何會收到如此的效果?其實是台灣人普遍懷有的同情受打壓者的心理在發酵。實際上,台灣人有個特色,就是同情弱勢群體,同情被打壓的弱者。其實,這種逆反效應,已在洪秀柱高呼「拋磚引玉」,前往國民黨中央領表後就已出現過。當時大家都不看好洪秀柱,因而她的民調曾一度極低,這也是黨內高層信心滿滿地搞甚麼「防洪機制」的依據。但由於一方面國民黨內「竟無一人是男兒」,被視為理應出戰的「A咖」怯戰、畏戰,扭扭擰擰,只是在等待黨中央「徵召」其出戰,而拒絕領表;另一方面,卻又對已經領表的洪秀柱實施打壓。因而激起黨內外對洪秀柱的同情心。尤其是在王金平聲稱「義不容辭」後,本來已經對國民黨被摁住打而充滿藍色憂鬱感,但現在眼看到洪秀柱敢於出頭,而大吐心中烏氣的基層黨員,當然更是激化逆反心理,更為堅定地支持洪秀柱,甚至在國民黨委託的民調機構進行初選民調作業時,守在家中電話機旁等待民調電話,這也是洪秀柱能夠最後衝破「防磚機制」桎梏的主要原因。
  現在,又有人要打壓洪秀柱,對她實施汙名化,意圖在國民黨「全代會」之前把她「搓掉」,當然再次激起人們的強烈同情心。因此,這股汙名化惡潮的掀起者,倘真的是懷有要在國民黨「全代會」前狙擊洪秀柱的意圖的話,那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不但是達不成目標,而且反而是使得洪秀柱的人氣更高。如果在「全代會」前段二十天內,再有人要搞甚麼「卡洪」的小動作,相信大多數黨代表都不服氣,反而讓洪秀柱衝破阻力,獲得「全代會」通過提名。
  而汙名化洪秀柱惡潮的源頭倘是來自綠營,就更是輸得一敗塗地。實際上,除了是讓洪秀柱越戰越勇之外,還有一個令到他們意料不到的情況是,由於「假學歷」、「抓耙仔」之類的指控確實是具有極強的新聞性,因而記者會天天都圍繞著洪秀柱轉,除了是要採取她的反應之外,也是希望能挖到什麼「新料」。因此,有時洪秀柱出席某個場合的活動,結果來的記者比嘉賓還要多,塞滿會場。這就使得洪秀柱的形象和消息,天天擠滿報紙的主要版面和電視屏幕,有點類似去年臺北市長選舉時柯文哲的「媒體待遇」。相反,有關蔡英文的新聞報導,卻幾乎消聲匿跡,即使是能夠被排得上版面,也被擠在「二三角」,幾乎邊緣化,與洪秀柱每日「新鮮熱辣」的報導內容,形成鮮明的對比。直把蔡英文訪美時的「氣勢」,一掃而空。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這場對洪秀柱的汙名化行為,等於是為洪秀柱做勢。實際上,現在的輿論規律,套用「不管白貓黑貓,能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的模式說,就是不管正面新聞或是負面新聞,能佔到版面就是好新聞。這也是某些演藝人員,總是要主動製造一些話題,甚至不惜是負面話題,爭取能夠見報,避免被人忘記的原因。何況,洪秀柱被汙名化的內容,已經得到「洗白」。相反,蔡英文的能見度卻是被淹沒掉了。而洪秀柱提出要與蔡英文辯論,好處是可以繼續為自己打知名度,弊處是又將蔡英文拉回到輿論舞臺的中間。
    其實,這場目的是要在國民黨「全代會」前將洪秀柱「搓」掉的汙名化惡鬥,對洪秀柱來說,還有一個好處,就是那些有心要阻擋洪秀柱的人,提前把彈藥都拋出,在投票日前,要拋也沒有甚麼新料可「爆」了,因而是「提前消毒」。
  不過,不排除民進黨正在收集洪秀柱的「黑材料」,準備在「總統」大選的投票日前夕,屆時排山倒海地推出。而此前洪秀柱因為並不準備「人往高處走」,因而可能有時會不那麼小心謹慎,比較粗疏,容易被人抓住某些把柄,一到競選開打,尤其是在投票日前,就去被其對手全部拋出來。
  因此,洪秀柱不能盲目樂觀。不過,正因為她此前沒有想到要爭取最高位子,因而不會像政客那樣虛偽,當知道自己說錯話後,卻能真誠的檢討,還經常問記者或幕僚,自己是否有說錯話,因而人們還是樂於幫助她的。
  在這方面,蔡英文應是佔有有利位置。因為任何對她不利的負面材料,如「宇昌案」等,早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已經被盡情拋了出來,等於是提前消音。當然,國民黨當時或許還留有一手,及在此四年間又有新的黑材料被發現,但經過「宇昌案」的慘烈教訓,應是已有了免疫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26 05:08: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