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果然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今年是雞年,華人社會有一句歇後語,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而在這兩天,台灣社會就上演了一幕活生生的「黃鼠狼給雞拜年」的活報劇。在主要內容是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太陽花學運」(又稱「三•一八學運」)三週年的前夕,繼「時代力量」黨團召開記者會,催促「立法院」盡快審議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之後,昨日又有主要是由「反服冒協議」團體組成的「經濟民主連合」,到民進黨總部所在的華山商務大樓的門前召開記者會,呼籲民進黨兌現政治承諾,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排入本會期優先法案。這種一方面反對兩岸制度化經濟合作交流,另一方面又催促為規範兩岸協議立法的兩面派手法,其實就正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實際上,前日「時代力量」黨團上午舉行黨團大會會後記者會。黨團總召徐永明表示,針對兩岸協議監督機制的法制化,當初喊著「立法再審查」的口號,各黨也提出草案,呼籲執政黨要面對,不要再迴避。他又指出,「時力」黨團去年提出了《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民進黨團也有對案,希望能加速進行立法。徐永明說,「時力」黨團的草案,除了名稱上正名為「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同時事前監督、事中參與、事後民主,並納入「國會」參與,民間也要扮演角色。他說,當初審查《公民投票法》時,執政黨希望政治性協商應有公民參與機制,並放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中處理,「時力」也支持:因而呼籲在「立法院」擁有議程設定能力的執政黨,真的要面對這個題目,「三•一八學運」已經三週年,不能再拖了。
  而在昨日,三年前原由「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台灣守護民主平台」、「澄社」、「台灣教授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多個社運或「台獨」團體組成的「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變身為「經濟民主連合」(下簡稱「經民連」),並到民進黨中央黨部樓下召開記者會。經民連發言人陳冠宇表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不能再等,希望民進黨兌現政治承諾,讓其「立法院」黨團真正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排入本會期優先法案。他質疑,雖然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有說是會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排入優先法案,但在上會期「立法院」一次都未排入審查,因而他疾呼民進黨應儘快兌現政治承諾。
  陳冠宇又表示,「經民連」將在三月十八日晚間七點,於「立法院」旁的青島東路舉行「三•一八三週年監督條例不能再等」晚會,屆時會要求「立法院」各黨團代表具體答覆:是否承諾透過聯席委員會方式在本會期完成「監督條例」三讀,以及是否願意納「經民連」提出的六大主張。這六大主張包括不要「立委」張慶忠式備查,要完整國會監督;不要服貿作文比賽,要落實衝擊因應;不要主權談判,要捍衛民主自決;不要一國兩區,台灣不是地區;要民間諮詢會議,落實公民參與;要有溯及條款,解決服貿貨貿爭議,明定應退回服貿協議、終止貨貿談判之情形。
  眾所周知,三年前的三月十八日,由於「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等社運團體反對《兩岸服貿協議》,而導致發生了「太陽花學運」。而「太陽花學運」則催生了「時代力量」等「第三勢力」政黨。由此,由這些反對兩岸經濟協議的政團來催促加快審議《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具有諷刺意味。
  當然,「太陽花學運」的「成果」之一,就是取得了「先立法後審查」的「共識」,而「立法」就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與國民黨黨團提出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被民進黨諷刺為「兩岸協議不監督條例」相反,民進黨和當時的台聯黨黨團所提交的法案,則是「兩岸不協議監督條例」。這是因為,除了其標題及內容充滿「一邊一國論」的政治主張之外,而具體的規範內容,也是對兩岸協議處處設限,大陸海協會根本不可能在此公然違背「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的「法律制度」之下,進行洽簽兩岸協議然的協商。因此,這等於是存心要讓兩岸協商根本不能進行。
  去年一月十六日的大選,民進黨贏得「總統」大選,並獲得「立法院」大多數議席,首次實現「完全執政」;而「時代力量」也躋身進「立法院」並得以成立黨團。民進黨成為執政黨之後,基於「當家不鬧事」的原理,及必須服膺其「維持現狀」的決策,以避免台海局勢惡化,對兩岸關係的態度也就較為慎重起來。蔡英文在尚未宣誓就職之前,就以黨主席的身份,立下軍令狀,指令民進黨黨團必須優先推動攸關兩岸關係的法案的審議,尤其是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列為「第一優先」法案。而民進黨黨團也籍著在上一屆「立法院」屆期結束前未能完成的法案全部成為「廢案」的機會,不再提出凸顯「一邊一國論」的《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協議監督條例(草案)》,而是規規矩矩地提出《兩岸訂定協議監督條例》。但「時代力量」黨團卻提交《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簡稱則是「兩國協議」,公然鼓吹「兩國論」。或許是蔡英文出於不願與「時代力量」鬧翻的原因,也許是蔡英文感到,反正由於她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制度化聯絡和協商機制已經「停擺」,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並非是急務,反而「清查黨產」等彰顯「正義轉型」的法案必須緊急出台,因而「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就在只是裝模作樣地「露」了一下「臉」之後,就一直在文件櫃中沉睡了下來。
  在新一個「立法院」會期開始後,蔡英文再次下令民進黨黨團,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列為「第一優先法案」。為何她明知兩岸制度化聯絡和協商機制已經「停擺」,還要推動「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呢?這顯然是一項「激將法」,以表達自己「很有誠意」推動恢復兩岸協商,來「反嗆」對岸的「停擺」決策。當然,也是要「先下手為強」,以搶先啟動立法,來個「左右開弓」,既要凸顯台灣「立法院」在兩岸協商過程中的「絕對主導」地位,強調兩岸商簽協議不管是談判前、簽署前、簽署後,都要受其監督,又要搶占高地,狙擊「時代力量」主張「兩國論」的《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
  顯然,「時代力量」黨團和社會上的「反服貿協議」團體也已察覺到蔡英文的意圖,因而反客為主,趁著民進黨黨團商未正式行動,也是趁著「三•一八學運」三週年即將到來,強搶「兩國論」版「監督條例」的話題,及「公民參與」、「溯及條款」等明顯違反「WTO」精神原則的條文內容,強迫民進黨黨團將之「吞下」。
  說穿了,「時代力量」就是要將「兩國論」入法。既然明目張膽有難度,就來個暗渡陳倉。只要準確到「兩國論」入法後,推動「台獨」活動就有了法律保障。以後再「溫水煮蛙」,循序漸進,再化「量變」為「質變」,「台獨建國」就大功告成了。
  這個圖謀能否得逞?以蔡英文至今仍不願與「時代力量」撕破臉的態度看,或許會被其「突襲」成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16 04:37: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