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特朗普的「一個中國」政策仍然搖擺不定?

  美國國務卿蒂勒斯的東亞行,在先後訪問日本、韓國後,來到中國。中國對其來訪給予了高規格的接待,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國務委員楊潔篪、外交部長王毅分別予以會見,給足了「面子」。
  中國如此重視蒂勒森的來訪,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兩個:其一是蒂勒森此行是為習近平主席四月初訪問美國,並與特朗普總統會晤,敲定最後安排細節;其二這是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首次派出國務卿訪問中國。由此特朗普在就職前,曾經直接與蔡英文通了電話,還在其個人臉書上質疑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因而他在正式就職後,是否會回到美國傳統的「一個中國」政策的正路上來,也就頗受關注。而蒂勒森的到訪中國,及習近平的訪問美國並與特朗普會面,就將是奠定特朗普政府重返「一個中國」政策正軌的政治基礎的重要場域。
  特朗普及其政府確實是有回到「一個中國」政策正軌的現象,但似乎是仍然有點搖擺不定。一方面,特朗普透過其女兒出席中國大使館的新春活動,致新年賀信給習近平,及與習近平通電話等,正式明確表態,同意尊重「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宣示他已經回到「一個中國」政策的正軌;今年二月十七日「G20」在德國波昂召開時,蒂勒森與王毅首度碰面,蒂勒森當時首度重申,美方奉行「一中」政策,這不僅對兩國關係非常重要,也對地區穩定發展有利。但另一方面,蒂勒森向美國國會提交書面證詞中,公開強調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是由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台灣關係法》和「對台六項保證」所組成,塞進了後面兩項「僭建物」,而在這次蒂勒森出訪東亞前,國務院代理亞太助卿董雲裳談到「一個中國」政策時,在強調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同時,仍然塞進《台灣關係法》,但就沒有再提「對台六項保證」。
  儘管說,自中美建交後,歷任美國總統在闡述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時,有時也會提到《台灣關係法》,但卻從來不提「對台六項保證」。但即使如此,中國也是持強烈反對態度的,比如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一月二十四日晚間在大使館春節晚會同時舉行的記者會上就指出,從美國方面來說,「一個中國原則」是美國兩党八任總統幾十年來所形成的,任何對這個基礎提出挑戰或製造不確定因素,都會在美國國內引發很大反響,「這個我們已經看到了。」崔天凱還提到,美中兩國對「一中政策」的定義或有不同,但「美國方面有些人把《臺灣關係法》放裏面,我們是反對的,這個還是有很重要的差別,真正的一個中國原則就是三個公報裏面所確定的。」
  與特朗普與蔡英文通話一樣,蒂勒森向美國國會提交的書面證詞,公開強調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除了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之外,還包括《台灣關係法》和「對台六項保證」,尤其是首次提到「對台六項保證」,曾令台灣方面驚喜了一陣子,甚至認為後者比前者更重要,因為特朗普與蔡英文通話時,還只是候任總統,相關通話內容並不意味著就是美國新政府的正式政策;而蒂勒森以國務卿名義向國會提交書面證言,卻是代表了新政府的正式政策。因此,蒂勒森不但是將作為美國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與國際雙邊協議的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相提並論,而且還首次將並非是法律,只是美國總統對台灣當局的私下承諾,因而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對台六項保證」塞進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這顯然是抵觸了在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簽署時,美國政府所揭櫫的「一個中國」政策的原意。
  更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蒂勒森即將踏進中國的國門之時,某外媒引述不具名的「美國官員」說,特朗普政府正起草一項對台灣新的大型軍售案,包括先進火箭系統及反艦飛彈。這位「官員」表示,「這麼做的政治動機是要做實質的買賣」,軍售案內容「勝過奧巴馬政府不能接受的」,金額上看十億美元,而且特朗普政府已經就此與台灣展開討論。而《華盛頓自由燈塔》網站也報導,去年底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後,當時還在任的奧巴馬政府也剛好擋下十億美元軍售案;熟知內情的軍售案官員指出,特朗普政府準備提供更多且更優良的防衛性武器給台灣,軍售內容預計要到下個月特朗普與習近平會面後才會曝光,可能包含F-16戰機更新配件與飛彈。這系列消息,對蒂勒森的訪華及習近平的訪美,都形成重大的干擾。
  即使是蒂勒森到了北京之後,美國政府仍然有一些曖昧的表現。比如,王毅與蒂勒森會面的內容,根據新華社和中國外交部官網的報導,蒂勒森在會談時提及「堅持一個中國政策」,因而外媒認為是為四月「習特會」鋪陳氣氛。而美國國務院的官網,雖然有報導蒂勒森表示,美國期待與中國建立一個建設性、以成果為導向的關係,強調美中兩國領袖對話,相互了解,引導美中未來半世紀關係,十分重要。但卻沒有提到蒂勒森也強調了遵守「一個中國」政策。這讓台灣中央社如獲至寶,連忙發出電訊稿,聲稱美方連日公布的「新聞稿」中,多以朝鮮問題為重心,未提及「一個中國」政策與台灣事務。
  這當然也讓高度關注及緊張蒂勒森北京行的台灣當局,放下心來。為此,陸委會在蒂勒森即將到達北京時,曾經發表新聞稿期盼美方繼續依據《臺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的對台承諾,卻不提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內容,可能會成為其「呼籲有效」的政績證據。
  美國國務院的新聞稿為何沒有報導蒂勒森曾向王毅作出「一個中國」政策的承諾?究竟是特朗普的「一個中國」政策仍在搖擺不定中,還是美國國務院認為,蒂勒森這次中國之行,主要目的是為習近平訪問美國及確認「習特會」的安排細節,這是重大課目,必須予以突出,不能讓雖然也很重要,但卻不是焦點的台灣事務,掩蓋了這個主題?
  實際上,據新華社報導,就連習近平昨日在會見蒂勒森時,也沒有提及台灣事務,而是強調他與特朗普至今通過兩次電話,三次通信,都認為中美今後的合作是共同努力的方向,希望中美關係建設性發展能去到新階段。習近平還指出,近期中美雙方保持高層次的密切溝通,正在為中美關係做了各方面的推動,表示關注蒂勒森這次訪華,也見到了取得的進展。
  而蒂勒森則向習近平表示,蒂勒森則表示,川普重視早前與習近平的通話,認為是有助雙方交流,增進川普特朗普很期待通過訪問增進相互了解,亦認為通過對話有助加強兩國之間的聯繫,為今後合作營造良好氣氛。
  由此可見,儘管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最敏感、最關鍵的元素,但在習近平的心目中,只要中美關係友好,台灣問題就不成為其問題。這就正如習近平最崇拜的毛澤東所言,「主要矛盾解決了,次要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而美國國務院似乎是「心有靈犀一點通」,也是持抱這樣的態度。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20 03:29: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