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特朗普大轉向引發台北焦慮和緊張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的北京之行,雖然只有短短兩天,成果卻頗為豐富。不但敲定了四月習近平訪問美國及與特朗普進行「習特會」的具體細節,而且習近平還提出邀請特朗普訪問中國。更重要的是,有兩個具體細節,顯示特朗普的對華政策,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其一是蒂勒森提出,「為美中關係未來五十年的發展確定方向」,這是過去連過去對中國最友好的美國總統,都沒有提出的長達半世紀的友好發展願景;其二是蒂勒森也是主動提出,「美方願本著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精神發展對華關係」,而「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這「十四字訣」,正是二零一二年還是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問美國時首度提出「努力把兩國合作夥伴關係,塑造成廿一世紀的新型大國關係」之後一年多,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及國家主席之後,外交部長王毅在華府布魯金斯研究院專題演講,對「新型大國關係」詮釋為「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當時這個「新型大國關係」的定位,連奧巴馬也沒有「接招」。現在蒂勒森主動複述了「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雖然沒有提到「新型大國關係」這六個字,但由於這兩者之間是緊密相連的,因而也就等於是承認了。
  這是一個重大的變化,將幾個月前特朗普與蔡英文通電話,及特朗普質疑「一個中國」政策的詭異氣氛,一掃而空。這對於蔡政府當局來說,不但是「空歡喜了一場」,而且還可能是一個警號,特朗普不但不能依靠和依賴,相反還可能為了美國自己的利益,而隨時「出賣」台灣的利益,並將台灣視為一枚中美兩國之間利益博弈過程中可以靈活使用的棋子,而且隨時會成為「棄子」。因此可以想像,目前台北蔡政府的心情,是如何的焦慮及緊張。
  而按照原定排定的議程,在蒂勒森完成訪華行程後,「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於昨日邀請「外交部」、「國防部」和「國安局」等相關單位報告「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之東亞區域情勢變化與因應」。 由於該份「報告」的主題是特朗普就職後在東亞地區的總體政策,雖然與蒂勒森訪華也扯上了關係,但還只是其中一部分,因而「外交部」等相關單位還未等獲得蒂勒森在北京活動的最新消息,就已經撰寫好相關「報告」並將之印刷好送交「立法院」,因而尚未能充分反映蔡政府對蒂勒森訪華的反應。
  但陸委會主委張小月應「立法院」內政委員會邀請,昨日也前往內政委員會就「兩岸經貿未來發展」專題報告並備質詢,就不一樣了。 因為兩岸關係事務是她的職責所在,因而蒂勒森訪華的內容就反而成了主要話題,蓋過了「兩岸經貿未來發展」的原定主題。張小月聲稱,陸委會將會持續關注四月間「習特會」的動態,並呼籲美國和中國大陸,在改善關係時候不應把台灣作為籌碼,台灣不應被當成利益來交換,台灣從來不應該被作為棋子。張小月也說,呼籲美國要履行對台灣的承諾,遵守《台灣關係法》和「對台六項保證」;也呼籲大陸,兩岸雖然有不同意見跟立場,還是要溝通對話,來維持亞太地區和平跟穩定。
  實際上,既然特朗普透過蒂勒森,當面積極回應習近平「新型大國關係」的內涵「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另外蒂勒森在與王毅的會談中,明確表達信守「一個中國政策」,而且還是沒有捎帶上《台灣關係法》和「對台六項保證」,這雖然是身在中國大陸而必須為之,但特朗普政府能夠從當初的質疑「一個中國政策」,到不單止是在特朗普與習近平空中對話時承諾遵守「一個中國政策」,而且由蒂勒森在中國的大地上當面「實牙實齒」地作出同樣的承諾,這就顯示,特朗普政府已經完全回到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正軌上來,而且因為贊同和迎合習近平「新型大國關係」的內涵「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甚至還主動提出「為美中關係未來五十年的發展確定方向」,顯得比過去歷屆美國總統更積極、更進取。這與特朗普剛當選時要顛覆過去歷屆美國總統的對華政策立場的輕率表現相比,真是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這讓還在為、「特蔡通話」及特朗普質疑「一個中國政策」,欣喜不已的心情還在「繞梁不息」的蔡政府來說,真是情何以堪!
  特朗普之所以有這樣的大轉變,當然有一個自身成熟的過程。當時,他的團隊仍未成形,他自己本人也因未有正式就職,無法體味執政後的行政現實,而且還在為自己能夠實現「不可能的任務」而陶醉之中,因而成為他取勝的重要因素之一的「大嘴巴」作風,也就繼續張揚光大。但在他就職之後,經歷了與一些重要國家尤其是盟國的衝突,才發覺「當總統」與「選總統」並不是同一回事,使他冷靜了下來。而且他的管治團隊也已基本成形,盡管東亞事務的幕僚還未完全齊備,但畢竟已經能夠為他的政策設計作出有效的管理。從他到國會演說開始,已經規規矩矩走上正軌。
  習近平的定力及謀後而定的策略,也為促成特朗普的大轉變發揮了重大作用。在特朗普還在「大癲大廢」地與盟國鬧翻時,習近平不急於與他進行聯繫,甚至於「不稀罕」他的電話,以避免在沒有任何把握之下,特朗普在通話過程中也率性而為,反而糟蹋了通話的效果。待到特朗普「正常」之後,才進行通話,並破例只是相隔一年多就再次訪問美國,而且還是在不等美國總統回訪的情況下,這就是及時緊緊抓住有利時機,擴大戰果並將之固定下來的外交藝術的應用。
  在此歷史背景之下,中美兩國元首的會面,將會成為一次載入史冊的重要事件,並為中共「十九大」獻上一份厚禮。
  中美之間既有利益的衝突,也有著共同的利益。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正在國際事務上發揮著極為重大的影響力,特朗普要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就不得不注意到此客觀事實。因而他已感悟到,與中國的關係鬧僵,對自己沒有任何好處。相比之下,台灣就不是那麼重要了,而且還因為要穩定與中國的關係,並在未來五十年內中美兩國在國際事務上發揮引領作用,小利益必須服從大利益。
  既然如此,台灣問題就是次要的。盡管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最敏感最關鍵的因素,但既然在「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重大目標之下,就不再是干擾因素。只要兩國關係的主要矛盾解決了,台灣問題等次要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因此,在蒂勒森已經向王毅作出信守「一個中國政策」的承諾之後,習近平在會見蒂勒森時,也就沒有必要再強調一次,一切以順利安排好「習特會」的行程為主軸。
  既然美國已經承諾信守「一中」政策,就不會允許民進黨當局搞「台獨」。誠然,蔡英文不像陳水扁那樣進行挑釁,但民進黨內的「獨派」,卻將會死心不息,隨時蠢蠢欲動,屆時就必將遭到中美兩國的聯手壓制。由於民進黨內派系的隨意性和輕率性,這可能就正是蔡政府的夢魘所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21 04:13: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