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當局愈趨親日源於「台獨」思維意識

  這幾天,蔡當局的「外交」動作頻仍,除派遣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國安會」副秘書長曾厚仁出任駐歐盟「大使」,以緊盯英國「脫歐」等重大事務之外,而重點則擺放在日本。三月二十日的同一天內,蔡英文分別了會見日本自民黨青年局長鈴木馨祐等人,及「在日台灣同鄉會」等日本僑會領袖。蔡英文分別對賓客表示,新政府上任後,將對日關係列「外交」重點。目前負責對日事務的駐日本「大使」謝長廷、亞東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都是非常資深的政治家,相信他們一定可在現有基礎上,深化「兩國」交流。不只行政部門很重視,「國會」也成立「台日交流聯誼會」,由「立法院長」蘇嘉全任會長,現在已是「立法院」最大對外交流組織。她希望透過行政部門、立法部門及大家在日本的努力,讓台日關係更好。她也期盼賓客們繼續為台灣努力,讓台日關係更上層樓。她還特別感謝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政府,在蔡英文新政府上任後,展現積極合作態度。因而她表示「我政府也同樣會展現積極合作的態度」。
  而在同一天,「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表示,「院長」林全日前已核定,作為與日本交流窗口的「亞東關係協會」,將改名為「台灣日本關係協會」。這項「正名」舉措,顯然是呼應日本於今年一月一日起,將其對台灣的窗口「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正名為「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交流協會的性質原本是「財團法人」,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起改為「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功能類似於美國的美國在台協會(AIT),被視為準外交代表機構。這項「正名」行為,顯示日本當局回到當年對兩岸事務的「一邊一國」思維。實際上,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與台灣當局「斷交」,同年十二月一日設立「交流協會」以維持日本與台灣地區之間經貿、技術、文化等的民間交流關係。起初,日方希望名稱是「日台交流協會」,但台灣當局主張取名為「日華交流協會」,雙方未能妥協,最後只稱「交流協會」,現在則非恢復「日台交流協會」的初始稱謂。而蔡當局也「投桃報李」,將其相對應機構正名為「台日關係協會」,同樣也是凸顯一個「台」字,呼應當年陳水扁與旅日台人、台獨」組織頭目金美齡舉行視像會議時,首揭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昨日,王金平也率領幾名國民黨「立委」赴日本進行為期四日的訪問。雖然該代表團的成員都是在野黨「立委」,但由於其行程包括拜訪日本國會,並會見現今日本聯合政府成員之一,公明黨籍的國會議員,還將與前首相森喜朗進行會談,因而頗有配合蔡英文「將對日關係列『外交』重點」之意,並儼然與蔡英文的系列操作一道,形成「組合拳」。
  實際上,王金平的訪問日本,始終使人感覺到與蔡英文的意旨脫不了干係。在中華文化總會奪權的一役,他用盡了洪荒之力協助蔡英文入會,為蔡英文趕走醉心於親自兩岸文化交流的劉兆玄,自己出任會長立下汗馬功勞。因而不排除蔡英文將「訪日」作為獎賞他的「骨頭」,而他不方面自己獨行,當然更是為了「以壯聲勢」,而拉上了幾位國民黨籍「立委」。
  這真令人為王金平感到悲哀。本來,在他是「立法院長」時,有一批認同「兩岸一家親」理念的台灣朋友,設法安排王金平到大陸訪問,但他卻不知天高地厚,堅持要使用「中華民國立法院長」的稱謂,及要以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對口接待單位,以凸顯「兩國論」,因而告吹。而現在他已經沒有了「院長」的身份,卻正好為蔡英文的「強化對日關係」所用。因為要搞「國會外交」,「立法院長」蘇嘉全不方便訪問日本,而曾任「立法院長」的則正好填補這個「空缺」。當然,也趁著檢方起訴馬英九,對在「馬王之爭」中虛驚一場的王金平,給予一個「安慰獎」。
  與國民黨人相比,民進黨更重視對日關係。雖然李登輝曾經說過自己二十二歲之前是一個日本人,其潛藏多年的「獨台」思維也是在接受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專訪時首次公開,但多數國民黨人是重視與美國關係高於與日關係。這除了是來國民黨人對美國的依賴較重之外,還因為「八年抗戰」的記憶極深。而以本省人為主的民進黨人則正好相反,由於日本曾經佔領台灣五十年並進行殖民管治,因而老「台獨」分子大多是接受「皇民教育者,而且普遍親日。實際上,最初的「台獨」活動,就是在台灣光復初期,由滯台的日本人發動。此後,台灣的「台獨」分子也主要是在日本活動,並長期在日本建立據點,在中日建交後才轉移到美國。蔡英文本人的父親蔡潔生,也是「半漢奸」,為侵華日軍修理飛機。
  另外,《舊金山和約》簽署後,日本跟隨美國的「台灣地位未定論」,長期鼓吹「台灣歸屬未定論」,以圖保持日本在台灣問題上的利益。日本政府在台灣問題上所持的含糊態度,被「台獨」分子奉為「經典」,並經常反复引用,作為他們否認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法源依據」。日本有一批「台灣幫」,也與「台獨」勢力結下不解之緣。一九八六年民進黨成立後,日本「台灣幫」發起一連串政治策略討論與民進黨的合作,支持「台獨」。一九八七年二月,民進黨組團訪日時,日本政界和自民黨專門就「住民自決」等議題,與民進黨進行「廣泛交談」。一九九一年十月,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後,日本的「台獨」團體紛紛登場,為「台獨」吶喊助威。新當選的民進黨主席許信良等,立即跑到日本「尋求支持」。進入九十年代後,隨著台灣問題中「台獨」因素的急速膨脹和美日同盟關係的加強,日本社會中關於台灣問題的輿論重新出現「台灣屬於誰」「屬於日本人?」「屬於台灣人?」「屬於美國托管對象?」等這樣一些荒謬絕倫的問題。
  正因為在支持「台獨」的問題上,日本的態度比美國更為明確,因而蔡英文當選後的「外交」佈局,就是日本重於美國。實際上,駐美「代表」是安排了「老藍男」高碩泰,而駐日「代表」則是曾任「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兩次代表民進黨參與「總統」大選的謝長廷,顯得極不「對稱」。雖然這其中有謝長廷個人的因素,但也可見蔡英文對與日本關係的重視。另外,還安排曾任「總統府」、「國安會」和民進黨三個機構的秘書長的邱義仁為「亞東關係協會」會長。   
  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近年日本與中國的關係緊張,蔡英文就乘虛而入。這與近日韓國與中國關係緊張,蔡政府有人說,這對台灣經濟有利,甚至認為兩岸關係「停擺」,正好加強與南韓的經濟關係,在做法上是一樣的。
  何況,長期以來日本對民進党的親善度大於對國民黨,近年更集中投射在蔡英文身上。蔡英文在參選「總統」前訪問日本,日方就表達了蔡英文的支持,安倍晉三還派出其胞弟岸信夫,全程陪同蔡英文訪問安倍故鄉,這當然使得「備感尊榮」的蔡英文,「一邊倒」地倒向了日本。 
  在此情況下,日本與蔡政府的關係,可能還將會更深入的發展,必須密切觀察及關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22 04:03: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