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佈局被打亂只能死馬當作活死醫

    就在頻傳國民黨中央將會在「全代會」前勸退洪秀柱,改為徵召「天王」級人物出戰「總統」大選的消息後,朱立倫連續多次發怒。除在主持中常會時時斬釘截鐵的說,提名絕對沒有可能生變,黨中央將力挺洪秀柱,一切按制度走之外,還一改以往每當在公開場合遇到記者時,只回答三個問題的慣例,讓記者們問到飽,以為被「挺王」中常委砲轟洪秀柱的議題消毒,並且向各界傳達必須全黨輔選。昨日更傳出消息說,國民黨中央也已經擬定了一套固本「挺柱」計畫,七月起透過大型小組長座談與造勢活動,讓全黨「挺柱」,邀党主席朱立倫、洪秀柱聯手出席,特別是中南部被列為重中之重。
  此顯示,國民黨「總統」初選沒有按照朱立倫所設計的路線走,而是洪秀柱弄假成真、拋磚成玉後,雖然攪黃朱立倫的大計,但朱立倫一方面身為黨主席必須保持中立,不能遷就「挺王」中常委的不合理訴求,另一方面他曾多次說過「一切按制度走」,在國民黨已經「按制度」完成「總統」候選人提名作業的最關鍵程序之下,就必須按照原定規劃走下去,不能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搓掉」洪秀柱。否則,洪秀柱若被鬥垮,國民黨也將跟著倒。但在明知洪秀柱「先天不足」,缺乏基層鍛煉及人脈關係,必須重強度予以補強之下,朱立倫作為國民黨主席,也就必須肩負起輔選操盤的責任,一切黨務活動都必須緊緊地圍繞著洪秀柱的競選活動轉,就連朱立倫自己當初的「總統」大選佈局,也得被迫放棄。
  實際上,朱立倫在精算過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前景,認為國民黨候選人能夠勝選的機會較微,因而決定放棄參選機會,將奮鬥目標擺放在二零二零年之後,他對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如意算盤是:在「一切按制度走」的主軸下,堅持不能為王金平一人再次修改黨內規章制度,讓王金平回不了「立法院」;但卻希望王金平能代表國民黨參加「總統」大選。而他本人則坐鎮黨中央,在專職副主席郝龍斌協助下,除了積極為王金平操盤輔選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打好「立委」選舉這場仗,爭取獲得過半議席,繼續控制「立法院」。
  朱立倫的這個佈局有兩個層次:其一,倘是王金平勝選,由於他已經聲明,只做一任「總統」,而且不兼黨主席,這正好符合朱立倫自己的生涯規劃,那就是因為自己輔選有功,可以讓人出任黨主席,並籍此機會繼續積累政治能量,到二零二零年就「當仁不讓」,以黨主席的身份和便利,爭取獲得黨提名,參選「總統」。其二,倘是王金平輸了「總統」大選,也可歸咎於「大環境」所致,負責操盤輔選的自己是「非戰之罪」;只要能保住「立委」議席過半,即使「內閣制」不成,也可在「立法院」制衡民進黨,挾著多數議席,回复八年前國民黨黨團「再怎麼野蠻」的傳統作風,用另一個說法,就是使用民進黨在此前八年的手法,杯葛執政民進黨的法案,使得蔡英文的政令出不了「總統府」和「行政院」。再加上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協商停頓,已經完全依賴大陸的台灣經濟,將會比被稱為「無能」的馬政府更為糟糕。人們就會懷念國民黨執政的好,因而再回頭支持國民黨,使得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出現「鐘擺效應」,那時就是朱立倫的天下了。
  其二、堅決不讓王金平回到「立法院」,而倘他輸選「總統」,正好讓已經七十六歲的王金平徹底退出歷史舞台。這正是朱立倫不願修改黨內規章,讓王金平再選一次「不分區立委」的關鍵原因。王金平在重返「立法院」之路被堵死之後,就只剩下參選「總統」一途(當時朱立倫仍未預料到洪秀柱能夠「出線」)。王金平贏了當然是皆大歡喜,王金平輸了,只要國民黨議席「立委」能過半,朱立倫仍能立於不敗之地,而且也正好將王金平、吳敦義都送走,自己就可獨霸二零二零年國民黨參選「總統」的大權。
  因此,朱立倫是極力主張由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的。其中,既有個人「二零二零大計」的精算,也有「明捧王金平,實坑王金平」的算計,因為他認為按目前的「大環境」,國民黨將難以贏得二零一零年「總統」大選。否則,就不如自己親自出馬參選「總統」了,又何必被人痛斥「扭扭捏捏」,「不是男兒漢」!據說,朱立倫曾向馬英九推薦過,國民黨應由王金平參選「總統」,但被馬英九痛斥了一頓。
  不過,朱立倫仍未放棄自己的這個佈局。因而一方面設計了高「門檻」的「防磚機制」,留待洪秀柱跨不過「門檻」後,就以黨主席之權力,徵召王金平出戰;另一方面為了避嫌,在國民黨進入「總統」初選的民調作業程序後,就以需到新北市議會備詢為由,向中常會請假三週,製造「不在場記錄」。
  有了朱立倫的默契,王金平好整以暇,等待黨中央徵召,好在萬千擁戴之下黃袍加身。但豈料洪秀柱「拋磚之旅」越玩越勁,這使王金平陷於兩難。一方面,擔心洪秀柱弄假成真,闖過「防磚機制門檻」,自己就將失去徵召機會;另一方面,又放不開面子,不願以自己「A咖」身份,與「B咖」的洪秀柱一道進行黨內初選:他雖然自信在民意調查部分,將能壓倒洪秀柱;但卻擔心在黨員投票部分,倘堂堂的「立法院長」輸給「副院長」洪秀柱,這臉面往哪擱?因此,臨到領表前一天宣佈棄選。
  其實,事後不少人分析,倘王金平領表參選,這正是洪秀柱「引玉」的目標之一,就將會急流勇退。即使是「演戲演到底」,以王金平「A咖」的能量,也一定能勝出。屆時馬英九即使是極不滿意,但因為是「按制度走」,也不能推翻。實際上,在王金平棄選之時,曾有說是馬英九施展壓力而致,其實馬英九不可能親自行事,只是一些「挺馬」人士自行放風,謂倘王金平當選,迫害馬英九將比蔡英文還要兇狠。而王金平則以此為由「借坡下驢」,事後當知道真相後卻後悔不已,因而在眼見到洪秀柱卻將過關時急了,並驚恐無法獲得徵召,於是就來一個倘黨中央徵召他,他將「義不容辭」。而到此時,朱立倫仍希望能按他自己設計好的路子走,因而立即呼應「樂見其成」。
  然而,正是這個「義不容辭」弄巧反拙,使得人們更為同情洪秀柱,讓她以較高民調突破「防磚機制」。至此,朱立倫的佈局被打亂。還好,他還算是較為厚道,不是權謀家,還是履行黨主席的職責,在承認洪秀柱的出線權的同時,必須為洪秀柱輔選。但洪秀柱畢竟確是「先天不足」,尤其是在中南部,缺乏基層力量,而且她的意識形態過於深藍,不利於開拓中間選票,因而將會選得很辛苦,而且也將難以對黨籍「立委」候選人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這又急壞了一眾黨籍「立委」參選人。在此情況下,朱立倫只能是「死馬當作活馬醫」,卯盡力氣去為洪秀柱輔選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6-27 04:58:3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