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審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呈怪現象 

  台灣「立法院」連接兩日審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藍綠兩黨大鬥法,導致空轉零進展,卻又好整以暇。反倒是「立法院」外的「獨派」團體乾著急,嗆聲「先立法後審查」是「太陽花學運」的重大成果,倘在三年後,尤其是實現政黨輪替也已經將近一年(「立法院」實現政黨輪替更是已經有一年多)之後,仍然未能落實「先立法」亦即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那就對不起參加「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們。
  藍綠兩陣營的心態如何,確實頗為撲朔迷離。表面上看,國民黨黨團倒是很認真及負責任,希望能籍著輪值內政委員會召委的機會,主導審查。但在實際行動上,卻又好像並沒有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推動審查正常進行,反而有著「樂見」民進黨黨團拖延的意味。或許,可能是一方面認為,國民黨之所以會先後在「九合一」選舉和「總統」、「立委」大選中,輸得兵敗如山倒,除了「馬王政爭」導致國民黨分裂之外,就是因為「太陽花學運」顛覆了人們對兩岸經貿交流合作的觀感,從而使得馬政府施政的最大亮點——兩岸關係和兩岸洽簽協議,被廢掉「武功」,而既然「先立法」是「太陽花學運」的最大「成果」,那又何必迎合,給學運參與者的臉上「貼金」?何況,反正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根本不可能恢復兩岸談判,即使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獲得通過,也無實質作用。再退一步,即使是能夠恢復兩岸談判,因為民進黨佔有「立法院」三分之二的議席民進黨黨團的《兩岸訂定協議監督條例草案》最有可能獲得通過,而該版本卻在兩岸簽署協議的前、中、後三階段,都設置了應遵守的程序:簽署前陸委會應向「立法院」提出專案報告並備質詢,報告內容包括在談判前要提出談判計畫;談判中要說明正式談判進展;談判後要說明預期效益、「國家安全」影響與其因應措施,要不就是將已方的談判底線提前洩露,要不就是未來的兩岸協議勢必完全由「立法院」主導,「行政院」的權限大幅限縮,談判人員既不被充分授權,又沒有籌碼,談判計劃因為遭到「立法院」阻擾而無法執行,使得這個《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變成「兩岸不協議」的監督條例。另一方面,民進黨已經是執政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法案應該由「行政院」擬制並提請給「立法院」,這才是負責任的態度。但現實情況卻是,由民進黨黨團提出的法案,亦即是蔡政府不願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背書」。由此,國民黨黨團內政委員會召委曾銘宗就質疑,既然陸委會的立場是希望儘快立法,為何「行政院」不提出版本?他批評這是民進黨團與行政部門互唱黑白臉。因此,國民黨黨團也無需為其「背書」,甚至索性沒有提出自己的法案,就連「太陽花學運」後,馬政府「行政院」向「立法院」提請的《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訂定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草案,也不願翻炒一次。但卻又主動排案,其實是要試探民進黨的虛實,等著看其出醜。
  正因為如此,民進黨就正陷入進退兩難,甚至是黨格分裂困境之中。實際上,在「太陽花學運」中,民進黨是強烈主張「先立法後審查」的,但如今當民進黨執政後,卻又以「待到未來兩岸破冰後,再來討論監督條例也不急」的理由,一味拖宕,杯葛草案審查進程。而代表「行政院」的陸委會雖然聲聲催促「監督條例是優先法案,應優先通過」,但「行政院」卻一直躲在民進黨團背後,不願站出來扛起政策責任,提請法案。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倘是由「行政院」擬制法案,就必然會遭遇必須遵循「中華民國憲法規範」的問題,讓至今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核心內涵的蔡英文,難以自圓其說。另外,也有人認為,這是蔡政府在抖晦氣,「耍脾氣」給「停擺」兩岸聯絡及談判機制的大陸方面看。也有人說是蔡政府在「等」,等到「五二零」一周年,蔡英文推出「新思維」,再根據那調子來立法,否則,自縛手腳反而誤事。另有人認為是要等四月初「習特會」的結果。尤其是昨日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海南博鰲的一番調子較為溫軟的談話,讓民進黨頗有期待。
  而在審議《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過程中,蔡政府官員的表現,也頗為玩味。其中陸委會主委張小月,一方面坦言從未收到張志軍的電話,另一方面在被問到兩岸協議是否國際協議時,她卻以肯定語氣說,「兩岸協議不是國際協議」。而「外交部長」李大維,一方面說「一中原則無法接受」,另一方面卻又說「兩岸關係不是外交關係」。
  張小月的情況較為單純,因為她是陸委會主委,當然要嚴格遵循《兩岸關係條例》對兩岸的定位。需知道,她的隔朝前任蔡英文,二零零一年主導修訂《兩岸關係條例》時,台聯黨黨團要求刪去其首句「兩岸統一前」,她卻緊決擋下。因而直到如今,民進黨的「立委」議席佔多數,要將此句拿掉是輕而易舉,也沒有如此做。這固然是執行蔡政府「不刺激,不挑釁」對岸的策略,而張小月站在其職務的角度,也是必須為之。
  李大維則複雜一些。一方面,他也須依照「憲法」的規定,明確表示「兩岸關係不是外交關係」;另一方面,仍然堅持「台獨黨綱的民進黨畢竟已經是執政黨,他掌管主理的工作也畢竟是「外交」事務,但國際社會上因為堅持一中原則,使他屢屢受挫,目前最焦急的,就是世界衛生大會的邀請函,至今沒有收到。因而使他直覺地感受到,在國際事務上,無法接受「一中」原則。
  但在人們眼中,只不過是在扮演「剎車皮」的角色,為蔡英文擔當「不刺激不挑釁」的作用,擋住黨內「獨派」的暴衝而已。這就可以理解,為何蔡英文在組閣時,會大量使用「老藍男」的原因了。這除了是民進黨缺乏具有適任專業資質的政務官,尤其是一些極為專業的部會,而不得不如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在一些與台灣地區的政治定位及兩岸關係密切相關的部會,「老藍男」可以能起到緩衝,降低台灣部份選民以至大陸方面的疑慮的作用。
  其意義,與馬英九委任「獨派」出身的賴幸媛為陸委會主委一樣。不過,效果卻大不一樣。馬英九委任賴幸媛,引發黨內普遍質疑甚至是怨懟。而賴幸媛在就任後的一段時間內,可能是其本身思維定勢作怪,也可能是行政專業能力不足,當然更有可能是僵化地執行馬英九的意圖,結果並無有效地宣導兩岸協議的成就,導致不少民眾對兩岸協議的成功無感。而讓馬英九很不爽,下令必須加強宣導。也正因為賴幸媛的不作為,間接導致「太陽花學運」。
  至於張小月、李大維,則頗為「好命」,因為兩人有別於「兩國論」的談話,卻沒有引發「獨派」的不滿。就以這次兩人在「立法院」備詢時的談話為例,直到本文執筆時,還未見「獨派」發難,就連已經提出凸顯「兩國論」的《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並就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議現場的「時代力量」黨團,也不作出反應。究竟這是為甚麼?確實是頗為弔詭。或許,反正蔡英文的民調繼續低迷,氣數將盡,「獨派」正在醞釀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時換人試試看,賴清德是其手中籌碼,因而也就懶得與蔡政府較真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25 04:38: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