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洪秀柱批馬或是迴力標將反傷自己

  柯建銘自訴馬英九的「教唆洩密、誹謗案」,台北地方法院昨日一審判決,裁定馬英九無罪,全案可上訴。此案與台北地檢署十四日認定馬英九將關說案報告洩漏給江宜樺、羅智強,並教唆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將報告交付江宜樺,將馬英九提起公訴,台北地院也已分案,訂於四月十四日首次開庭。此宗與昨日宣判無罪的「教唆洩密案、誹謗」其實基本上是同一回事,是否能與之類比?但據說兩案的偵辦取向有異,而且具體細節有所不同,何況每位法官都有自己的自由心證,因而不能因為甲案無罪就對乙案盲目樂觀。
  不管怎樣,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尤其是「馬迷」,對台北地院的判決是普遍持歡迎態度的,就連正在發動猛烈炮火「批馬」的國民黨主席洪秀柱,也一改這一段時間來對馬英九不假辭色的態度,當她參加在基隆市議會舉辦的座談會,與黨籍議員交換意見,被記者上前採訪對此事的回應時,她連忙拍手直說「公道回來了」。
  洪秀柱的這個還算得體的回應,其實是一為「神功」——必須展現黨主席對從政黨員尤其是前任黨主席,以至全黨共同利益的維護;二為自己——必須努力挽救自己此前因「批馬」過頭而流失了的支持度。否則,倘再繼續矯情下去,她爭取連任國民黨主席的「保位戰」就不要打下去,乾脆宣布「退選」,不要埋怨別人再次「換柱」了。
  與洪秀柱昨日的敏捷反應相比,本月十四日台北地檢署以「教唆洩密」等罪名起訴馬英九時,六名國民黨主席參選人中,洪秀柱的反應是最慢的,亦即是最遲作出反應的一個。而且,與其他參選人積極聲援馬英九不同的是,洪秀柱一句「挺馬」的話語都沒有,而只是批評柯建銘「關說司法的人,有什麼資格談論正義」。即使是相隔了一天,洪秀柱已經擁有足夠的時間分析社會尤其是國民黨內的輿情變化,可以為自己的輿論取向作出適當的調整,但她在中常會上,仍然對馬英九的被起訴表現出一副「事不關已」,滿不在乎的樣子,僅是輕描淡寫地說:「尊重司法,但期盼在公正的司法審判制度下,能夠還原事實真相,不要有任何政治性的操作。」
  這種冷淡態度,讓廣大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倒足了胃口。如果她僅是國民黨主席參選人的話,人們尚可因她與馬英九存在著「一中同表」與「一中各表」的爭論,而有所理解;但她除了是國民黨主席參選人之外,更是現任的國民黨主席,作為黨主席,就必須替遭受不公正對待的黨內同志出聲,更何況馬英九還是曾經的黨籍「總統」。因此,洪秀柱對馬英九被起訴的冷漠態度,有失黨主席的職責和風度,而且還是將個人恩怨置於黨的政治利益之上,被人看破了「公正無私」、「為黨獻身」的手腳。
  而與洪秀柱的冷漠相反,她在黨主席選舉中的主要競爭對手吳敦義和郝龍斌,卻是極為精準地掌握了國民黨人及其支持者的重大心理變化,因而迅速地作出了回應,並不約而同地盛讚馬英九「清廉自持」、「謹慎守法」的作風,還表達了「司法將會還馬英九公道」的心聲。
  兩相比較,吳敦義、郝龍斌得到廣大國民黨人的肯定和讚賞,民意支持度繼續上升;而洪秀柱則本來就因為強烈「批馬」而讓國民黨支持者尤其是「馬迷」們側目。尤其是在台北地檢署起訴馬英九之後,國民黨中央的「孫文學校」還在「國民黨領導人歷史評價」論壇中,檢討馬英九的功過,歷數馬英九的「五大罪狀」,並把馬英九定位為「害黨主席、亡國之君」,等於是「落井下石」。相反,對國民黨傷害最大的李登輝,卻不置一詞。
  這就使得輿情發生了重大的逆轉變化。據台灣媒體報導,此前國民黨中央接到的黨員來電,多是「挺柱」、「批馬」及痛罵吳敦義和郝龍斌;但從台北地檢署起訴馬英九之日開始,「挺馬」的來電量大增,尤其是「孫文學校」公開檢討馬英九的歷史評價後,要求洪秀柱陣營停止清算馬英九的電話,更竟然多到讓黨工應接不暇。
  這個強烈的變化,讓洪秀柱及其戰友們大吃一驚。如果黨內輿情僅僅是同情馬英九,還可說是人之常情,而且隨著法院開庭審理案件,說不好檢方提出的證據確實是對馬英九不利,而將會使這股同情情緒逐漸消散,並又回到此前對馬英九「恨鐵不成鋼」的怨懟氛圍;但讓洪秀柱們始料不及的是,這股同情馬英九的強烈情緒,竟然夾雜著「反洪」的意味,指責她是非不分,將個人恩怨置於黨的整體利益之上。這個重大的輿情變化,使得洪秀柱的支持度迅速下跌,而吳敦義和郝龍斌則逆風上揚,形成明顯的「此消彼長」效應。最令洪秀柱吃驚的是,原本最堅定「挺洪」的連戰陣營和黃復興黨部,除連戰陣營因與馬英九的恩怨極深,並未因馬英九被起訴而改變「挺洪」立場之外,黃復興黨部卻是開始轉向了,將支持的天枰從傾向洪秀柱,轉為向郝龍斌傾斜。儘管吳敦義仍然吃不到黃復興黨部票倉的「大餅」,但他擁有洪秀柱力不可及的中南部「本土」黨員,尤其是「挺王派」的選票。洪秀柱領先的選情,發生了逆轉性的變化。
  這就是昨日洪秀柱對台北地院的判決迅速做出反應的原因所在,顯然是要對前一段時間對台北地檢署起訴馬英九的「誤判」,進行補救。但她的「公道回來了」表態,還是避開對馬英九本人的同情,因而能否挽回流失的支持,尚有待觀察。尤其是「孫文學校」名為「國民黨領導人歷史評價」的論壇,以「害黨主席、亡國之君」的罪名批馬卻不批李所造成的反感情緒,可能在一段時間內也將難以消弭。
  其實,黨內對洪秀柱的不滿情緒,早已開始瀰漫,只不過是籍著黨中央「批馬」而找到突破口,並籍著台北地檢署起訴馬英九點著了導火索而猛烈爆發而已。這並不等於「馬迷」外的黨員就已經放下了對馬英九的不滿情緒,但洪秀柱的剛愎自用,尤其是在國民黨中常會展現「霸氣」,開會二十分鐘就扔下一票中常委擱自退席,留下一臉錯愕,已引發強烈不滿,以及為了營造「洪上馬下」的藍營新共主氣勢,而不惜「批馬不批李」,而讓忠貞黨員們側目。這就讓洪秀柱適得其反——本來她不避諱外界目光「打馬」,目的是為了削弱馬英九在這場主席選戰的影響力,但卻因批判力道過重,反而讓馬英九儼然成了「第七位黨主席候選人」,間接拉抬為馬英九鳴不平,而馬英九也為之站台的吳敦義、郝龍斌的聲勢。其實,那些打電話到中央黨部支持馬英九的黨員,嚴格來說並非是支持馬英九本人,而是對民進黨和已經不是「由國民黨開的」法院,「踩到埋身」,「打狗欺主人」,打在馬英九身上,實質上是配合「清查黨產」,剿滅國民黨。但洪秀柱還沉緬在「批馬」之中,等於是呼應民進黨的「滅黨」圖謀,這就連也是黨內「反馬派」的人,都看不過眼了。
  現在看來,洪秀柱正在走下坡路。這盡管有意外偶然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起訴馬英九引發反彈和逆轉,但她本人的行為及作風也欠妥。人們對「換柱」而給予的同情,已經在上次黨主席選舉中「還了人情」,不可能再還一次。就像宋楚瑜一樣,已經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中償還了,此後就「冇拖冇欠」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29 03:53:4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