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或將不再禮讓柯文哲?

  民進黨中央選對會擬制,將交由「全代會」審議表決的《二零一八年大選提名特別條例》草案,所擬定的提名原則分為三類:一、連任縣市部分,競選連任者由黨主席提名經中執會同意後提名;二、非執政縣市部分,採徵召方式提名;三、執政任期屆滿縣市部分,就依現行規定辦理初選,依民調結果決定人選。而民進黨內還傳出,現任縣市長將由蔡英文提名,不過現任縣市長並無連任優先條件。比如目前民調顯著落後的嘉義市長涂醒哲,就沒有連任者優先的條件。在徵召縣市長部分,非執政縣市尤其是台北市和新北市雙城,決定徵召誰,都掌握在黨主席蔡英文的手上。
  然而,近日來台灣政壇傳出,民進黨選對會評估,包括台北市、苗栗縣、金門縣等三大泛藍票倉,有可能不徵召黨內人選,禮讓無黨籍人士參選,提升擊敗國民黨對手的機率。也就是說,民進黨將會在台北市繼續禮讓現任的無黨籍市長柯文哲。
  對此,已經在二零一六年「禮讓」了一次柯文哲,後來看到國民黨在這次「九合一」選舉中全線慘敗,因而在後悔「禮讓」了自己應該可以勝選機會,正在捲土重來參選台北市長的民進黨「立委」姚文智,對此傳言極為「感冒」,公開揭穿說,根據他暗查的結果,像這樣的放話,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台北市長柯文哲身邊的人在放話,他還嘲笑說,「當年那位直白、敦厚的陽光阿伯已經走鐘」。
  姚文智還強調,選對會的意見,現在也要等到七月二十二日,民進黨「全代會」來通過,黨主席蔡英文也都還沒有說話,不要隨著這種放話起舞。姚文智還提到,一九九八年爭取連任台北市長的陳水扁,其民調高達百分之八十四,但最後仍然落敗;而現在的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民調,連當年陳水扁的一半都不到,是「六都」排名最後一名,以這樣的民調再下去,能夠勝選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對於姚文智的「挑釁」,柯文哲當然不假以辭色,即使是人在外國,也立即予以反擊。而「留營」台北的柯營人馬,也反駁姚文智的「禮讓」說,當年並不是姚文智禮讓柯文哲,而是民進黨中央採納姚文智自己的「兩階段民調」建議,在他與柯文哲之間進行第二階段民調,以高者代表整個泛綠陣營出戰台北市長選舉,而柯文哲的民調高於已經在民進黨內初選勝出的姚文智,因而民進黨中央兌現諾言,沒有提出台北市長提名人,並決定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支持柯文哲。
  這番話只是說對了一半。當時的台北市長候選人提名過程確實是如此;但其實還有另一半可能的事實,那就是當時民進黨倘不與柯文哲合作,而是按照自己黨內初選的結果,仍然提名姚文智,國民黨提名的連勝文也將還是會敗陣,只不過是泛綠陣營方面,究竟是柯文哲還是姚文智勝出,則是未知之數。但以姚文智在民進黨黨內初選中所描繪的台北市政美好前景,及所採用的活潑輕鬆卻又因為直觀而頗有說服力的文宣手法,尤其是以立體書「翻轉台北市」的形式,卻令人們驚艷,就連一些國民黨支持者也連連讚賞,包括他頗具新意的市政理念。因此,很可能不支持國民黨的選民們,會被他以市政改革為重點,腳踏實地的競選綱領所吸引,遠勝於柯文哲的「大嘴巴」隨口亂噏,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市政理念內容。
  倘當時的民進黨中央能夠準確地研判「太陽花學運」之後的民心所向,及馬政府政績低迷而失去選民支持,「馬王政爭」導致國民黨內部分裂也使得支持者流失鬥志等情況所造成的選情效應,可能就不會被連勝文的「政治背景」所迷惑,也不會被「分薄票源」的假設性議題所困頓,而決定不提名姚文智。實際上,就在這次「九合一」選舉中,民進黨摧枯拉朽,將國民黨打趴在地,丟失了好幾個重要城市,就連本來是國民黨大票倉的台北市,國民黨的得票率也慘不忍睹。因此,當初倘是按照黨內初選的結果提名姚文智,說不好民進黨在「六都」中,就將擁有「五都」,而不是現在的「四都」。
  正因為如此,姚文智批評民進黨不在台北市提名黨內同志的傳言,並表達反對的強烈態度,並非沒有道理。因為這不但是關係到民進黨的政治利益,而且更關係到姚文智所屬的「謝系」的生死存亡。實際上,「謝系」在去年民進黨中執委、中常委選舉中,之所以輸得落荒而逃,尤其是在中常委選舉中,竟然「掛零」(此前有兩席),而自己的「派系仇敵」「新潮流系」,不但拿下了三席票選中常委,而且也因其擁有三個「直轄市」,而另擁有三席當然中常委,在黨中央中擁有極大的話語權。相比之下,「謝系」在中常會中喪失話語權,原因固然很多,但「謝系」竟然沒有掌握任何一席縣市長,卻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因此,「謝系」希望能在二零一八年的縣市長選舉中,有所斬獲,尤其是成功率極高的台北市,就不能再「禮讓」已經被廣大市民看穿了手腳的柯文哲了。倘姚文智能夠代表「謝系」拿下台北市,「謝系」至少也是掌握著「一都」,雖然仍然比不上宿敵「新潮流系」,但也勝於黨內其他派系,無負「謝系」在其他領域的「兵強馬壯」現象。
  其實,就是站在蔡英文的立場,她也希望「六都」全部都由民進黨拿下。現在「六都」中,桃園、台中、台南、高雄都是民進黨的天下。只剩下新北市仍然在國民黨的手中,台北市則是因為當初誤判而「禮讓」給了盟友。從目前情況看,爭取連任的桃園、台中頗為穩定;不能連任的台南、高雄兩市,儘管黨內爭鬥激烈,但仍將繼續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一方面,這兩個直轄市是民進黨的大票倉,民進黨隨便推出一個參選人,「躺著選」都可以贏,因而不管是哪個派系的參選人出戰,都還是屬於民進黨,現在的內訌並不影響民進黨的選績。另一方面,民進黨有一個優良傳統,就是儘管在黨內初中可以鬥得見骨見血,但初選有了結果後,就將會恢復團結,槍口一致對外地齊心支持黨提名的候選人。故此,台南和高雄市仍將是屬於民進黨的天下。
  因此,民進黨必須拿下台北市和新北市,以實現「六都全拿」。新北市由於國民黨的朱立倫也已經不能爭取連任,何況即使是他還可再選,也已經是英雄末路,過氣明星,不足為慮,實際上二零一六年他的選情就已經很驚險。而從目前情況看,國民黨在新北市的敗象已露。新北市無論是按照蔡英文的思路,為清除對自己爭取連任「總統」的威脅,而將賴清德綁死在此,還是為了避免自己與蘇貞昌的關係進一步惡化,徵召已經部署很久的吳秉叡,民進黨「得手」的機率都很高。因此,就剩下一個台北市了。既然姚文智有機會贏,為何還要拱手送人?
  蔡英文可能不再「禮讓」台北市,可能還有兩個「不能說」的理由。其一是必須奪走柯文哲的政治舞台,避免他繼續坐大積累人氣,在二零二零年威脅自己的連任「總統」之路。其二是當年「禮讓」柯文哲,是由時任黨主席蘇貞昌作出的決定。而在此前,蘇貞昌已經為黨主席選舉和「總統」黨內初選,與蔡英文鬥個七彩,直到如今兩人仍相敬如「冰」。既然如此,蔡英文也無需為蘇貞昌的誤判決策「背書」。而且,也可以還與自己友好的「謝系」的一個公道,這又何樂而不為?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3-31 04:29: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