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賴清德正式婉拒蔡英文對他的兩項安排

  民進黨選對會擬制的《二零一八年大選提名特別條例》草案,其中的第二條「非執政縣市部分,採徵召方式提名」,顯然是「衝著」台南市長賴清德而來。因為關鍵是在於「徵召」,而黨內有權力提出「徵召」的,是兼任黨主席的蔡英文,倘有黨員不服從「徵召」者,幾乎等於是對抗黨中央、黨主席以至是「總統」,此後在民進黨內將難以再有出頭之日。而目前最有可能不服從「徵召」的,就是賴清德,因為蔡英文擔心他覬覦自己的「二零二零」爭取連任之夢,一心要將第二任台南市長任期即將屆滿,不能再次參選爭取連任的賴清德設法「綁死鎖住」,在要以委任他出任「總統府秘書長」以圖將他「綁住」在自己身邊以便於「看管」,遭到拒絕之後,就只能是以「徵召」賴清德返回其家鄉新北市參選市長,「鎖死」在新北市政府大樓——按照日程,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賴清德倘當選新北市長,十二月就職,到二零二零年一月或三月「總統」大選,此時他的新北市長任期尚未過半,倘辭職參選,或帶職參選當選後辭職,按相關規定必須進行市長補選,勞民傷財,對民進黨及賴清德個人的形象都很不利。因此,「徵召」他參選當選機率很高的新北市長,就等於是將其「綁死」在新北市,從而消除一個對蔡英文爭取連任的最大威脅——從目前情況看,已經在兩次選舉中丟盔棄甲,目前又正為黨主席選舉陷於內鬥,而且也根本無法推出具有實力的「總統」參選人的國民黨,並不會對蔡英文爭取連任構成任何威脅,唯一能威脅她的,就是在多次黨內外民調中,民意支持度並不低於她,甚至是超越她的賴清德。因此,蔡英文要爭取連任成功,可以不考慮國民黨的挑戰,但就不能不正視賴清德在黨內發起的襲擊。
  本來,賴清德如果不是有著「更上層樓」的宏圖偉志,新北市長也是一個不錯的出路。因為新北市是目前全台的「六都」中,人口最多(因而也是全島最大的「票倉」),地盤最大,產值最高,完全蓋過台北市的直轄市。比起那個在「六都」中排位最末的台南市來說,要「威武」得多。而且台南市是「寧願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的深綠「大票倉」,民進黨隨便推出一個候選人都當選,贏得不夠「面子」;倘能在新北市從國民黨手中奪過市政府權柄,則很榮光。而由於朱立倫也已經連續兩屆任期即將屆滿,不能再爭取連任,國民黨卻未能推出比他更強的參選人,因而要在新北市戰勝國民黨的參選人,贏面很大——試想,連朱立倫也差點慘遭滑鐵盧了,比朱立倫的資質更差的國民黨參選人,就將更是「手到擒來」的事。但卻仍然可讓賴清德強化其「賴神」的形象。
  但賴清德卻志不在此,因而大跳「草裙舞」。因為對他來說,他具有挑戰蔡英文的有利條件:其一、一年來的事實已經證明,蔡英文並不是做「總統」的「料」,在民進黨「完全執政」的極有利條件下,卻不但未能兌現在「總統」大選中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承諾,而且相反其政績及民意支持度比國民黨的馬政府還要差,已經有選民後悔投錯票。說不好在二零二零年大選前夕,黨內會有人鼓搗,要蔡英文「讓賢」。只要有人帶頭,民粹就能鬧得起來,民進黨運用民粹已經到了駕輕就熟的地步,說不好就會用在自己身上。而行政經驗豐富,執行力夠強的賴清德,可能就是接替的最佳人選。
  其二、曾經力阻蔡英文參選「總統」的「獨派」仍不服氣,希望蔡英文只做一屆。現在「獨派」極為不滿蔡英文「維持現狀」的決策,據說「民視」董事長郭倍宏正積累力量,正要聯手另外兩個綠色電視台「三立」、「華視」,大打「台獨聖戰」,將於二零一九年推動「台獨公投」。倘屆時蔡英文有所顧忌,「獨派」就極有可能籍此發動推翻她的「政變」,而且還將振振有詞:反正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換下來大陸的正面回應,那就不如干脆實施民進黨的「台獨黨綱」,以否定蔡英文的「維持現狀」,讓屬於「獨派」的賴清德上台。
  正是有此背景,賴清德對蔡英文的「綁鎖」舉措,公然抗拒。昨日他在首次正式證實了他婉拒出任「總統府秘書長」的同時,強調民進黨在新北市人才濟濟,新北市長參選人應該優先考量經營地方多時的「立委」,新北市十二席「立委」有十席是民進黨,新北市議會的議員也接近一半,政治實力本就不容小覷,這些有志之士投入選戰大有可為。
  實際上,目前有意參選新北市長的由新北市選出的「立委」,就有「英系」的羅致政(曾任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也有「蘇系」的吳秉叡,還有「扁系」的高志鵬。賴清德的這個說法,算是「送個人情」,對得起黨內各派系。
  但黨中央祭出「徵召」這個奇招,賴清德倘若再拒絕,可能就將會被扣上「忤逆黨中央」的大帽子,今後將難有作為。試看二零一零年的蘇貞昌,不服黨中央安排參選新北市長,卻跳去參選台北市長,輸選後就不再有「天王」地位,無論是黨主席選舉還是「總統」黨內初選,都鎩羽而歸。相反,謝長廷在二零零六年「紅衫軍」的高潮中,明知不可為而為,仍然接受「徵召」去參選台北市長,雖然輸了,卻反而獲得黨內尊敬,換得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參選人。現在蔡英文要「徵召」賴清德參選新北市長,這是蔡英文的「陽謀」,要陷賴清德於不義。賴清德倘應從「徵召」,就可解除對自己爭取連任「總統」的威脅;倘不從,賴清德就將被綁在民進黨的「恥辱柱」上,失去參選「總統」的道德高地。這番好戲,還有得好看。賴清德既然人在江湖,也就身不由己了。
  據說,「新潮流系」內有部分「流員」倒是樂見賴清德參選下新北市長。因為目前「六都」中,「新潮流」佔了三席:桃園、台南、高雄。倘「再下一城」,「新潮流系」的實力更強。
  但有條件,那就是台南市長也是由「新潮流系」出戰。目前「一邊一國連線」正蠢蠢欲動,甚至還不惜以「控告」賴清德來爭奪台南市長初選出線權。因此,以賴清德應召出選新北市長,換取再由「新潮流系」出戰台南市長,「新潮流系」就將可篤定拿下四「都。倘「新潮流系」的內部會議決定讓賴清德響應「徵召」,他若拒絕,恐怕連「流員」資格也不保——連曾任「新潮流系」召集人的洪奇昌都可以除名,賴清德也將不例外。
  如果賴清德不選新北市長,卻去選台北市長,看來「新潮流系」不會阻擋。因為新北市長其他民進黨人也可能會贏,反正都是屬於民進黨的戰績。而台北市則不一樣,盡管柯文哲是民進黨的盟友,但畢竟不是民進黨人(除非他願意加入民進黨),而且可能會與「時代力量」合流。賴清德出選,「新潮流系」仍將保留三「都」(高雄市長陳菊力圖舉薦「新潮流系」劉世芳參選)。此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理由,就是可以阻擋「謝系」的姚文智。不過,倘是由黨內初選決定人選,賴清德可能鬥不過姚文智。因而還得回到「徵召」一途——現時台北市並非是由民進黨執政,正好符合《二零一八年大選提名特別條例》草案第二條「非執政縣市部分,採徵召方式提名」的建議規定。
  就此,賴清德正處於人生轉折關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03 03:36: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