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主席選舉亂象看國民黨難有明天

  按照國民黨中央公佈的黨主席選舉作業日程,今、明兩日是開放黨主席選舉領表時間,選戰正式起跑。而已經延長到從二月十三日開始進行的參選人連署,到四月十六結束。四月十七及十八兩日辦理參選人登記,四月二十一日進行候選人資格審查暨號次抽簽作業。五月二十日投、開票,結果將正式出爐。不過,按照國民黨黨章規定,黨主席候選人得票數需為總投票數過半才當選,否則,得票數第一名與第二名者將進行第二輪投票。由於今次參選者眾多,必然會分散得票,將有很大機率進入第二輪投票。倘此,黨主席選舉結果則可能要在六月初才能明朗。
  根據國民黨統計,可投票的黨員達四十五萬一千五百一十人,而連署「門檻」為百分之三,因而每位參選人必須繳交一萬三千五百四十五份黨員連署書,才能正式成為黨主席候選人。考慮到黨主席選舉的連署人,與「總統」大選的連署人是選民不同,而必須是具有選舉權的國民黨員,而且不能重複連署,因而參選人在徵求連署書時,一方面必須「目標性明確」地向具有選舉權的黨員徵求連署書,那些黨齡不足的新黨員,或即使是老黨員但未有繳交黨費者,徵求到他們的連署書也將是白費工夫;另一方面不排除在各位參選人徵求連署書的過程中,有些具資格的黨員礙於人情,而「來者不拒」地為兩位以至多位參選人連署,在中央審查連署書時,這些連署書必然會被剔除出去,因此相信,每位參選人必須徵求到一萬五千張或以上的連署書,才能保證可以成為候選人。
  因此,徵求連署書表面上工作量不大,但實際上卻是巨大,尤其是缺少基層組織協助者。而這也正是可為掌握有中央權力資源者,提供修築「防擋門檻」的機會。因而中常會曾經通過的需入黨滿一年才具黨代表選舉資格的決議,雖然與連署資格無直接關係,但畢竟也有心理影響。台北地方法院針對爭議近一個月的《黨代表選舉辦法修正案》作出裁定,認定國民黨中常會通過的決議無效,裁定改回入黨或回復黨籍滿四個月就可參選黨代表,對於實力較為薄弱的黨主席參選人,較為有利。
  直到今日領取參選人表格為止,已經宣布參加黨主席選舉的黨員,計有現任主席洪秀柱、副主席郝龍斌,前「副總統」吳敦義,前台北農產運銷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韓國瑜,前國民黨副主席詹啟賢,及前國民黨籍「立委」潘維剛等六人。可以說,今次黨主席選舉,既是參選人數最多,也是情勢最複雜的一次。六位參選人全部都是「六十後」,亦即六十歲以上,最「年輕」的韓國瑜也已剛滿六十歲。單從年齡看,就已予人「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感覺,不若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那樣的朝氣蓬勃,真不愧「百年老店」之譽。光憑此就難以讓人看到國民黨會有「明天」。
  從目前情況看,雖然有六名參選人,但主要角色只是洪秀柱、吳敦義、郝龍斌,而其餘三人只有「陪跑」的份兒。由於極有可能需要進行兩輪投票,因而將能進入第二輪投票者,極有可能是洪秀柱、吳敦義。
  為何會有這麼多人參選黨主席?有人笑曰,因為國民黨已經「完全在野」,大批政務官失業,也失去政治舞台。除了在教席等途徑另尋出路者外,仍然有志於政治者,就必須尋找或架築政治舞台,而黨主席就是最佳的政治舞台。不但可以繼續保持自己的政治能量,而且也可緊握各項公職選舉的提名權。但有得必有失,在缺錢少糧下,當國民黨主席是件苦差事。在民進黨追剿黨產下,可能連薪水也發不出來,洪秀柱就曾揚言要賣掉自己所住樓宇單位來「出糧」。今後為應付國民黨的龐大開支,可能必須籌款,而籌款的本事可能吳敦義可能稍勝一籌。
  之所以還有這麼多人想角逐這個職位,說穿了就是握有提名權,郝龍斌說,只要他當選黨主席,一定會拿下雙北市長;媒體報導,吳敦義已有“六都”市長提名參選人的口袋人選,洪秀柱回嗆,不管有什麼名單,都要經初選機制提名。
  洪秀柱由於是現任主席,因而佔盡「執政」優勢,可以憑藉掌權之便,制定各種對自己有利的選舉規則,甚至可以「恃勢」在主持中常會僅十幾分鐘就宣布散會,以避開對自己不利的會議氛圍,甚至是乾脆稱病而停開中常會,而不是按會議規程委託一位副主席代為主持會議。雖然這些「小動作」一時有效,但使用多了必會引發黨內外觀感欠佳,反而適得其反。何況,在去年黨主席補選時,黨員們因不滿「換柱」而給她投下了同情票,可能會因為這種與「換柱」的惡劣程度不遑多讓的「小動作」,而大量地流失。
  洪秀柱「批馬」,以為可以證明自己的「純藍」。本來在平時,「批馬」未必不可,因為泛藍支持者對馬英九有許多怨言,認為國民黨之所以在曾經的大好形勢之下,卻再次丟掉了江山,而且還不像首次在野後還有捲土重來的本錢,就是因為馬英九剛愎自用,執行力不強,不但是把一手好牌打爛,導致政績不佳,而且因為貿然發動「馬王政爭」,導致國民黨大分裂。而且,還有部分「理想派」認為,馬英九上台後未能利用當時國民黨的壓倒氣勢一鼓作氣,與大陸進行政治對話,簽署和平協議,不讓民進黨有喘息休養的機會,反而是拋出「不統不獨不武」的錯誤路線,讓民進黨有機會反敗為勝。盡管不少人不屑宋楚瑜的政治投機及自負自大,但平心而論,如果當時是宋楚瑜掌權,可能泛藍陣營就不會淪落到如斯田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前景也不會受到錯頓。
  但畢竟洪秀柱「批馬」的時機不對,因為恰好遇上台北地檢署起訴馬英九。因為控告者是「關說者無罪」的民進黨黨鞭柯建銘,這就喚起了泛藍支持者的反感,並因此而興起對馬英九的同情心。洪秀柱在此時「批馬」,反而得罪了泛藍支持者。顯然,洪秀柱也發覺大事不妙,迅速剎車。
  而且,按照政治學的理論,政黨的主要任務,就是透過選舉獲得執政權。因而其政治主張必須適合主流民意,不可過於偏頗。否則,就將無法獲得多數選民的認同。除非政黨只是為了宣導自己的政治理念,而並不在乎是否能勝選。其實,在競選過程中說的是一回事,勝選後再根據實情適當調整政策又是另一回事,這在美國等國家的大選中,都是屢試不爽的謀略,而今次民進黨也是如此。因而洪秀柱提出的各種「深藍」口號,不利於吸收最多的選票,只能是自己「爽」,可能會帶領國民黨走向只顧理念,不屑選舉成果的「新黨化」。
  但吳敦義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雖然他得到黨內「本土派」和「淺藍」的支持,在第二輪投票中可能也將能吸收到部分郝龍斌支持者的選票,但黃復興黨部卻對他充滿疑慮,因而即使他能當選,如何整合國民黨,團結全黨同志,也將是大難題。而且他的年齡不小,倘是以黨主席之身投入「二零二零」的大戰,即使是蔡英文的民調再低,民進黨再爛,也將是「老鼠拉龜」,無可奈何。國民黨在可見的未來,也將都難以看到「明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05 04:04: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