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外交老藍男」可能要為「破壞現狀」「埋單」

  在「習特會」前夕,當台灣地區許多政客、媒體都在揣摩猜測「習特會」的內容是否會涉及台灣,以至是簽署第四個《中美聯合公報》之際,《自由時報》卻「橫空出世」刊出獨家消息,謂特朗普就職後,台北駐美代表處日前奉命前往美國國務院叩門,正式提出將「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的「台北」二字,「正名」為「台灣」的請求,結果卻碰了「釘子」,美國公民有回應是:這是在破壞現狀。消息傳回台北後,「外交部長」李大維勃然大怒,特地把AIT的官員找到辦公室,申明所謂「破壞現狀」的說法,他不能接受,當面加以抗議。
  但台北「外交部」也查證過,一九七九年,駐美館處的名稱從「駐美大使館」,改稱為「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駐美國辦事處」,或是一九九四年再改稱為現在的「台北經文代表處」,兩次都是美方逕行告知,根本沒有台北討價還價的餘地。
  而在日本方面,台北也同樣碰了「釘子」,「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在不久前詢問安倍政府:是否可將「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正名為「台灣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日本有關部門很乾脆地答复說:「你們先搞定華府再說」。雖然用語稍軟,但基本上還是個「釘子」。因而台日之間,目前僅能從原來的「交流協會」改稱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以及「亞東關係協會」未來即將更名為「台灣日本關係協會」的這個層次,展現若干彈性。
  表面上看,只是一宗極具新聞價值的信息,但為何是《自由時報》獨家所有,而且撰稿者又是鄒景雯,這就顯得並不尋常。因為長期以來《自由時報》的角色和所能起到的作用,就很奇特。因而在李登輝後期,就有「《聯合報》很中國,《中國時報》很聯合;《中央日報》很自由,《自由時報》很中央」的說法。說的是《聯合報》堅持大中國立場,成為台灣地區「反獨」、「批李」的大旗;而當時的《中國時報》雖然政治立場偏藍,但在選發評論來稿時,卻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各種政治觀點都能照顧到。而作為國民黨中央機關報的《中央日報》,因為其採編人員多是外省人及其二代,因而偏向純藍,因而從新聞採編傾向到評論來稿選擇,清一色地批評李登輝,直氣得李登輝數次要關掉它;而作為民營媒體的《自由時報》,反而是充當了國民黨中央機關報的角色,起勁地為李登輝各種「獨台」及破壞兩岸關係的言行「保駕護航」。尤其是副總編輯鄒景雯,利於其與李登輝的私人關係,經常刊登「總統府」的獨家消息,有許多當時李登輝新的政策動向,都是率先由她報導,因而她被視為李登輝的代言人。李登輝卸任後,還專門採訪李登輝,撰寫出版了《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一書,在封面標明「李登輝唯一受訪」,剛就任「總統」不久的陳水扁還為其撰寫了題為《人民的力量勢不可擋》的序言。在該書中,大爆了不少「二月政爭」、「兩岸密使」秘密會面、李登輝訪美、「兩國論」、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等事件的內情猛料,成為對那一段期間台灣政情進行研究的第一手資料。筆者目前撰寫《澳門台灣政治關係史略》書稿,其中有關曾慶紅、蘇志誠在澳門密會的情節,也部分參考了該書的相關內容。
  現在,將近二十年過去了,也已政黨輪替了兩次,「總統府」的工作人員也已替換了好幾茬,但鄒景雯卻仍然能保持其「總統府獨家新聞一姐」的地位,去年「五二零」前那段轟動一時的民進黨各「天王」分別「出使」的獨家報導,就是出自她的手。現在,仍然是「外事」新聞,蔡政府在特朗普已經表達尊重「一個中國」政策,而且還正在籌劃與習近平會面之際,卻要尋求「外交突破」,結果碰了「釘子」,讓李大維「勃然大怒」,還是由她獨家取得,並挑選在「習特會」前夕刊出,不但是其內容具有很高的可讀性,而且其背後的涵義,更是深不可測。
  實際上,這則消息顯然是「精心裁剪」。從戰略角度看,似乎暗示有人要衝擊蔡英文「維持現狀」的策略。曾任過「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當然深知兩岸態勢的微妙,因而雖然她服膺於民進黨的「台獨神主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但也奉行「不刺激不挑釁」對岸的策略,名曰「維持現狀」。雖然無法維持馬英九時期兩岸談判的現狀,卻也維持了台海平靜的現狀,不像陳水扁那樣充滿緊張氣氛。
  但似乎在「外交」領域上,「維持現狀」與尋求「突破」,進行著博奕。究竟這是蔡英文的「例外」,還是曾在「扁朝」指揮「烽火外交」的「地下外交部長」邱義仁仍然「手癢」,暫時未有更多的資料佐證。不過,鄒景雯所報導的意圖在對美好對日「外交」上尋求「突破」,卻是擺明著的。
  顯然,台北高層有人為「蔡特通話」而忘乎所以,以為「鴻鵠將至」,可以「大展身手」。但特朗普在正式就職後,就不得不在現實面前冷靜了下來,迅速回到「一個中國」政策的正軌上來。因此,「台北」可以接受,台北只是城市名,不被賦予政治內涵,奧運就是「中華台北」;而「台灣」的涵義則複雜得多,即可是地名,但又具有政治涵義,在「台獨」勢力的心目中,就是「新國號」。美國犯不著為一個名牌而與中國交惡,並讓即將親到美國與特朗普會談的習近平難堪。
  日本也是一樣,盡管在釣魚島、東海,及歷史教科書、「拜鬼」等問題上,與中國吵翻天,但「一個中國」原則卻是不能碰觸的。安培盡管可以縱容某些右翼官員試下「水溫」,但實質行為卻不能做。畢竟日本太需要中國的市場和遊客,最近韓國的遭遇,就讓日本大生警覺。
  在戰術角度上,那就是李大維「自尋麻煩」了。蔡英文上台時,為了穩定政局,當然也是因為民進黨缺乏人才,迫不得已使用了一些「老藍男」。但經過近一年的運作,現在已經基本上磨合,民進黨也培養了一些政務官(其實在「扁朝」就培養了一批民進黨的政務官,盡管他們在任時良窳不齊)。現在,蔡英文在民調很低,面臨黨內賴清德「逼宮」之下,必須「動」一下,以改組班子來爭取扭轉被動局面,至少也是希望能達到轉移視線,減低壓力的意圖。於是,已經經濟領域「去藍」之下,說不好在「國安」系統也要「去藍」。陸委會雖然未能恢復兩岸協商,但不過不失,更重要的是「非戰之罪」,因而未必會被波及。但「外交部」的冒險在先,碰了「釘子」在後,讓蔡英文沒有面子。如果是「外交部」自作主張,動了蔡英文「維持現狀」的「奶酪」,就更必須「炒魷」。反正,此事總得找個「替罪羊」。
  鄒景雯報導說,李大維「勃然大怒」,這就像當年趙樸初所寫的《某公三哭》那樣,是「怒」完下屬「怒」自己。「五二零」即將到了,這往往是「大執位」的時機。因此,鄒景雯的獨家報導是有「李登輝2.0」刻意向她透露風聲,釋放出要對「外交部」進行整頓的信息?實際上,既然「外交部」官員要求「改名」的行為,被美國國務院關於直斥為「破壞現狀」,那就既是破壞美國「一中」政策的現狀,也是破壞美中台三角關係的現狀,當然,更是破壞蔡英文「維持現狀」策略的現狀。三宗罪名齊被追究,「問你死未」?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07 04:17: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