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灣可能連做棋子的份量都不足夠

  「無可奈何花落去」,將之形容蔡當局對「習特會」的心情,雖未完全貼切,但也差不離。實際上,在「特蔡通話」及特朗普質疑「一個中國」政策,及美國國會的所謂「友台」議員接連拋出幾個有利於台灣的法案或議題之後,蔡當局一直憧憬著,台灣在中美台「三角關係」中的分量能夠大幅提升,並與中美兩國「平起平坐」。但後來隨著特朗普多次與習近平通電話,及重申尊重「一個中國」政策,蔡當局的這個冀望落了空。不過,還是可以自我安慰,因而只不過是特朗普回到以往各位美國總統的傳統政策原點而已,台灣當局無論是藍綠執政,早就已經習慣並適應了,沒有什麼「損失」。但今次「習特會」,卻不但是創下了以往美國新任總統就職後,最早進行中美兩國國家元首進行會晤的記錄,而且要談的內容,都是急切的國際性議題,而過去被視為中美關係中最敏感最關鍵的台灣問題,反而分量大為減降,甚至可能還排不上「習特會」的議程。這就意味著,中美兩國只要能夠處理好急切性的國際焦點問題,台灣問題也就隨之而順帶得到解決,亦即台灣問題只是處於「附帶」的地位,如果雙方在國際焦點問題上合作愉快,台灣問題也就不會成為兩國之間的「問題」,而不像過去那樣,是中美兩國之間必須為之進行單獨談判的重大問題。因此,已經有一些政論者,從前幾天台灣上下的「希望『習特會』不要談台灣問題」,不要將台灣作為中美兩國「交易」的「棋子」,轉為為倘「習特會」穩住了中美兩國關係,並確認中美兩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之下,美國政府對台灣事務的政策,將會向北京傾斜,台灣在中美兩國之間發揮「槓桿」作用就將成為」「過去式」而發愁。屆時,台灣就連做美國的「棋子」的分量也不足夠,可能會成為「棄子」。
  就此,對此沒有負擔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昨日以開玩笑方式爆出的一句「國際場合就是這樣,就算台灣是棋子,如果不是有價值的棋子,當然會被擺佈,就看我們自己的份量。」就已經把台灣當局的當下促進,形容得相當精準卻又非常鮮活。
  其實,蔡英文本人就已經切身地感受到這種被特朗普「棄置」一旁的處境了。最近她在內部討論台灣當局今年能否援例獲邀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時表達了並不樂觀的心態,並指責「外交部」及「衛福部」沒有善用民間力量,在台灣處於如此劣勢的情況下,只思做好行政部門的工作不夠,這是錯誤的認知;她更指出,美國「不見得能用我們期待的方式幫助我們」。而在此前,蔡英文曾經為即使是在政黨輪替之下,美國白宮仍然作出全力協助台灣出席世界民航組織和國際氣象組織的會議的決定,還為協助台灣以既有模式列席世界衛生大會作出了承諾。而如今,特朗普卻既沒有任何的表態,更沒有任何的行動,反而要在就職後的最短時間內,急於與習近平會晤,討論當前國際焦點問題,為獲得習近平的支持和合作,當然也就要投鼠忌器,不會就一個台灣列席世界衛生組織的小「崎士」,而且還是與美國的利益沒有多少關聯性的事情,去讓習近平「不開心」。因此,要指望美國在台灣參與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在內的國際組織活動的前景,可能會「凍過水」。以此類推,台灣事務不再是特朗普關心的問題。倘今次「習特會」只是習近平重申北京對台灣事務的立場,而特朗普不會主動談及台灣問題,那就是蔡當局噩夢的開始,「不提」比談及台灣問題更危險。
  值得注意的是,據說習近平為促使這次「習特會」完滿成功,帶去了特朗普最急需而且也可說是迎合特朗普的「大禮」,包括承諾中國的企業到美國投資,及七十萬人的就業機會。這個「大禮」,對正為上台後諸項內政不順,民調急跌,因而有人預料,不要說是爭取連任,可能連首屆任期能否做完也有問題的特朗普來說,不啻是「雪中送炭」,救了他的小命。比照起來,台灣哪能拿出這樣的「大手筆」?相反,島內仍在為是否開放進口美國豬牛肉而糾纏不休。在這強烈對比之下,這要「生意佬」特朗普作出如何的抉擇呢?套句台灣地區的俗語說,「用膝頭想也知道」!
  因此,特朗普的涉台政策,可能會比其前任更務實,更追求功利性,以經濟利益來作為主軸。實際上,在「習特會」之前,就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奧巴馬在其任期的後期,將「一個中國」政策闡釋為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並加上了「對台六點保證」這個「僭建物」。而近期美國國務院的正式談話對「一個中國」政策的談話內容,回到了此前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的原點,不再提「對台六點保證」。儘管《台灣關係法》也是屬於「僭建物」,但畢竟那也是美國的正式法律,而且也是在美台「斷交」後,維持雙方半官方關係的法律依據;而「對台六點保證」則是個人承諾,不具法律效力。因此可以說,特朗普的「一個中國」政策,是在中美建交初期的以三個《中美聯合公報》,與奧巴馬的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台灣關係法》「對台六點保證」之間,來了個「中間落墨」。如果以「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大國關係」發展得好,讓特朗普在解決目前極為紛亂複雜的內政問題,沒有後顧之憂,說不好這個「非典型政客」,就會「髮夾彎」式地回到只有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一個中國」政策的原點。
  現在就已有此跡象。在歡迎宴會的環節,美國「第一夫人」梅蘭妮婭身穿價值四千美元的紅色套裙,而紅色在中國是寓意好運及慶祝的意思,及特朗普的外孫兒女,在習近平夫婦面前唱起《茉莉花》及朗讀《三字經》、唐詩,都是「討好」習近平的「潛台詞」。而在首次會晤前川普在會前對美國媒體表示,「誰也不知道會如何」,在會晤後又表示雖然沒有什麼實質結果,但與習近平第一次見面就談得很好,就廣泛議題交換了意見,建立起良好友誼。「希望與習近平開展合作,期待明天繼續就共同關心的問題深入交流。」而且,特朗普還接受了習近平提出的在今年內訪問中國的邀請。此外,特朗普還將以巡航導彈襲擊敘利亞政府軍的消息,向習近平作了通報,而卻沒有通報給普京。這些,均顯然是「有所求」。如果在美國時間七日的第二次會晤中,習近平除了是送出上述「大禮」之外,對美國可能也以襲擊敘利亞的方式,單方採取行動處理朝核問題「不持異議」,讓特朗普一勞永逸地去除這根「心中刺」,什麼「台灣問題」,根本就上不了特朗普的檯面,任由習近平自己處理。
  屆時,就將像柯文哲所說的那樣,台灣當局就算是相當一枚棋子,也有掂掂自己的份量!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08 04:11: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