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李凈瑜執意赴陸背後有玄機

  盡管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昨晚在回答台灣媒體詢問「李明哲案」時,再次指出李明哲是因「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正在接受「有關部門的依法調查」。基於人道考量,中國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已於七日「透過台灣有關團體向李明哲妻子通報相關情況」,並轉交了李明哲寫給父母及妻子的親筆信。安峰山更進一步強調指出,但此案發生以來,台灣一些「別有用心的組織和人士蓄意造謠生事,對大陸方面惡意攻擊」,這種「企圖干擾大陸有關部門依法辦案,破壞兩岸關係的伎倆,是不可能得逞的」。此後一段話點出了問題的要害,但受到某些組織撩撥和煽動的李凈瑜,仍然還是將於今日乘搭飛機到北京,聲言要面見其丈夫李明哲。但連陸委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邱垂正都預料,「到時能否入境及安排家屬會見仍為大陸所控,不排除會有阻礙」,亦即是李净瑜可能連北京首都機場的「入境門」都進不了。
  此前,海基會副秘書長兼發言人李麗珍則說是,海基會將會排除人員陪同李净瑜前往北京,可能海基會的陪同人員進不了境,言下之意是可能李凈瑜將能進入大陸,從事其事前計劃好的各項活動。而陸委會則研判可能連李凈瑜本人也進不了境。兩者之間顯然存在著關鍵性的落差。盡管兩者作出不同研判,是基於事態的發展發生了某種微妙的變化,亦即從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作出了台灣一些「別有用心的組織和人士蓄意造謠生事,對大陸方面惡意攻擊」,這種「企圖干擾大陸有關部門依法辦案,破壞兩岸關係的伎倆,是不可能得逞的」談話,明喻與暗示了相關事件已經發生了質的惡性變化,但作為「海陸一家」,海基會從副董事長到副秘書長都是陸委會的人(陸委會副主委張天欽最近辭去所兼任的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之職,而海基會副秘書長兼發言人李麗珍就是陸委會的主任秘書,不象二十多年前,陸委會主委黃昆輝向海基會發動「海陸大戰」,為何會有此差異情況?
  由此,除了是安峰山所指的台灣一些「別有用心的組織和人士蓄意造謠生事,對大陸方面惡意攻擊」,「企圖干擾大陸有關部門依法辦案,破壞兩岸關係」的新事態而且還是質的惡性演變之外,可能還有著兩個特殊而又微妙的事態。那就是,陸委會明白此案的特殊性,牽涉到大陸方面的國家安全層面,陸委會出面幫也無用,反而可能會連雖然因為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而導致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停擺」,但同時也因蔡英文確實是沒有刺激、挑釁大陸,尤其是作為蔡當局大陸政策及執行面觀察的窗口--陸委會,對來自對岸的批評往往是採取低調克制的態度,因而也就保證了台海局勢沒有進一步惡化。既然是希望能對此繼續「維持現狀」,也既然是陸委會幫不上手,那就以「停擺」作「保護傘」,不予介入,避免「不刺激、不挑釁」的「武功」自我「廢掉」。當然,為避免島內某些激進社運組織尤其是「獨派」團體、人士反彈,邱垂正昨日也說了一些諸如「此行是家屬自發性救援活動,政府會盡最大努力協助,並由海基會派員陪同,能陪多遠陪多遠,但是否能入境及安排家屬會見李明哲仍操之在中國大陸。陸委會已盡最大努力通報陸方,期盼對岸盡速回應家屬訴求,以免影響複雜敏感兩岸關係」的門面話。
  但海基會則似是有所躁動。可能是其董事長田弘茂,急於打破目前兩岸聯絡機制「停擺」的僵局,已經公開提出邀請海協會會長陳德銘在金門會晤,及透露自己有意訪問大陸,尤其是在陳德銘也提出必須在一個分治中國的前提下,亦即是不要以「兩國論」或「一邊一國論」的思維定勢將他當作是「外國人」的身份訪問台灣之後,似乎「疊埋心水」要衝破目前「停擺」的狀況,不但是要恢復兩岸兩會的書信往來,結束「已讀不回」的僵局,而且還要進一步恢復兩會負責人互訪。而「李明哲事件」的發生,就是一個「敲門」的大好機會。因此,明知李明哲是被扣押在廣東,「救夫」卻要從北京入境,其「敲門」以至「撬門的意涵就極為明顯。——因為按照一般模式,倘是單純亦即不帶政治目標的「救夫」行為,也應當先到廣東,與當地的國家安全部門交涉,未獲回應才到北京「上訪」。而海基會籍此派出一名文教處女性科長及一名法律處資深高級專員陪同李凈瑜赴陸,「提供照料與相關協助」,就將其「敲開」甚至是「撬開」海協會的「大門」的意圖,暴露無遺。
  為配合這個圖謀,就搬出了一大推一大堆的「理由」,最新的是李明哲在大陸看守所寫給其妻子李净瑜的親筆信,一不是經由正式渠道亦即海峽兩會的機制,而是私人(被台灣方面誣為「兩岸掮客」)捎帶,未能滿足海基會「恢復兩會聯絡機制,結束「已讀不回」的訴求;而是捎帶給李净瑜的親筆信是影印本而不是正本,雖然被證實是李明哲的筆跡,但卻就誣指這是在「非自由意志」之下配合寫的;這就給唆擺煽動李净瑜親到大陸「面見」丈夫,找到了所謂的「理由」。。
  當然,還有更深一層的圖謀,那就是台灣地區的「NGO」,要衝擊元旦開始實施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眾所周知,自兩岸開放之後,台灣的一些非政府組織,大量滲入大陸,進行宣揚「普世價值」的活動,並假借「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統派」口號,推銷台灣地區的「民主選舉經驗」,意圖透過推動實現「全民直選」,推翻中共的領導,這與西方的「顏色革命」異曲同工。李明哲大陸國家安全機構認定其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就是出自於此。而在此事件中跳得最高的所謂「NGO」組織「台灣人權促進會」,過去就曾長期在出錢出人出力地支持大陸的「維權」活動,但卻《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的實施而有所卻步。因此,李明哲的「出事」,說不好就是這類「NGO」組織試探大陸執行法律的決心和力度之作。因而既是必須對李明哲「負責」,也是「兔死狐悲」,這個長期以來從事危害大陸的國家安全的團體,就表現得特別活躍。因此,本身也是「NGO」活動者的李净瑜,進行今日「闖關」之舉儘管說是在方式上「不鬧事」,但其本身就是「鬧事」。
  海基會、「NGO」組織和李净瑜都指責大陸方面沒有按照《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的規定,向李明哲的家屬予以通報。《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是台灣當局洽簽該協議的主談及主簽者,應該知道該協議的「合作範圍」,是指雙方都認定為涉嫌刑事犯罪的行為,也就是:一、涉及殺人、搶劫、綁架、走私、槍械、毒品、人口販運、組織偷渡及跨境有組織犯罪等重大犯罪;二、侵占、背信、詐騙、洗錢、偽造或變造貨幣及有價證券等經濟犯罪;三、貪污、賄賂、瀆職等犯罪;四、劫持航空器、船舶及涉恐怖活動等犯罪;五、其他刑事犯罪。也就是說,並不包括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實際上,在該協議的洽談過程中,台方就曾意圖將通報和「人道探視」延伸到涉嫌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嫌犯,但最後都沒有堅持,因為協議是對等的,台灣方面也不願向大陸方面被指「共諜」等涉嫌人士提供類似的司法人道待遇。現在,台灣「NGO」組織要單方衝破這項規定的意圖就十分明顯,說不好其背後就有著台灣某些情治機構的影子。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10 03:38:3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