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李凈瑜高調闖關其實是製造悲情參選氣氛

  從種種跡象看,李凈瑜硬闖大陸「救夫」,其實其背景很不簡單為,既是為「NGO」組織試圖撼動大陸《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的「神功」,也是要為自己製造「悲情救夫參選」的自己個人意圖,但就絲毫也不考慮其此次「闖關救夫」行動的標的物--其丈夫李明哲的安全。相反,按照民進黨人過去「代夫出征」的「悲情參選」戲碼及成功經驗,她可能反而希望李明哲在大陸的看守所內過世(李明哲患有嚴重的高血壓病,她此次「闖關救夫」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給李明哲送去高血壓藥),她就可以籍機大造悲情氛圍,以吸引選票。
  實際上,從相關信息看,李净瑜的救援策略與陸委會、海基會完全不同。有報導說,海陸兩會主張以低調救人為主,先向北京施壓,要求說明李明哲的下落,再而採取低調克制的言行,好讓對岸國台辦系統有運作的空間。但李凈瑜卻是要以NGO工作者為訴,動作頻頻,高調行事,步步緊逼,非要把事情「搞大」不可,以至是要實行「事先張揚」的「高調闖關」,製造新聞效應,把所有的聚光燈都吸引到自己的身上。因而不但是讓海陸兩會設計好的「低調救人」策略「破功」,而且更是遭到大陸註銷其「台胞證」。但這這是她所需要的「場景」,因而就在「NGO」組織的「背書」下,即時在機場表演了一番,攢足了同情眼淚。她的兩個目的,基本上已經初步達到。
  先說第一個目的——配合國際「NGO」組織衝擊中國大陸《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的圖謀。《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據李净瑜自己所言,在她「闖關」之前,就已經廣泛地聯繫了國際特赦組織、美國人權觀察等組織共同關注、聲援、施壓,尤其提防與制止任何「錄影公開認罪」的林榮基模式。而這正是在中國自元旦起實施《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後,紛紛撤離中國大陸的國際「NGO」組織,認為是「從天上跌落的禮物」,因而就樂於「奉陪」,配合她上演這場「闖關」好戲。
  其實,反過來說。李净瑜愈趨高調的做法,也正是這些國際「NGO」組織起勁地唆擺煽動的結果。因而是兩者一拍即合。當然,經驗豐富的國際「NGO」組織,也是明知道這樣的折騰,是不能動搖中國大陸堅持實施《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的決心和自信的,但起碼可以將中國大陸「迫害NGO」的輿論,做全世界去,以抹黑中國大陸加強及整頓管理「NGO」組織的政務行為,並一洩自己從中國大陸撤出的心頭恨。
  至於第二個目的——籍此為自己釀造參選市議員或「立委」的氣氛,更是有其曾經做過「立委」助理,因而早已萌生自己也參選的濃厚興趣,甚至也曾身體力行,參選「立委」。但由於知名度太低而慘淡落選,今次機會則是千載難逢,可以重演當年一些被拘禁的民進黨人的家屬,「代夫出征」、「悲情參選」的戲碼,希望也能收到「高票當選」之效。
  實際上,李净瑜曾經做過民進黨「立委」的助理,及自己也曾參選「立委」的經歷,已經被人「起低」。李明哲夫婦兩人都與民進有淵源,李明哲曾在民進黨社會發展部擔任過黨工,也幫蔡英文輔選過。而李凈瑜則長期擔任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的助理,協助處理施明德基金會的事務,也從事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研究。也曾任過另一位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的妻子、前「立委」許鍾碧霞的「國會」辦公室助理,因而對自行參選,也就極有興趣。因而在二零零八年曾乘著「紅衫軍」的強大旋風,由以「倒扁」紅衫軍的核心幹部組成的「紅黨」提名,以「紅黨」的名義在高雄第二選區參選「立委」,但因為她本身的知名度不高,因而得票數僅四百二十四票,得票率僅為百分之零點三三,輸得很難看。而其丈夫在大陸被扣查的事實,則是送上門來的可以利用來提高知名度的難得機會,因而就盡情表演一番,製造「代夫出征」的戲碼了。
  當然,這兩個目標並非是各自為政的,早已有所聯動。實際上,李凈瑜所參加的「紅黨」,二零一一年改名為「台灣國民會議」,二零一五再次改名為「台灣人權聯盟」,由施明德擔任黨主席。就是這個「台灣人權聯盟」,在這次風波中,跳得最高。
  李凈瑜的高調「闖關」,不要說是主張低調救人的陸委會大感不滿,就算是民進黨人,也有不同看法。一名綠營人士就指出,「我們是以李明哲的安全為優先,但看到凈瑜寫的那封信,真的有點擔心。」「李妻顯然不是以救人為主要目的,而是要捍衛李明哲的尊嚴」,但「家屬及我們概念不一樣」,似乎是要充分利用這個機會,來打響自己的「知名度首戰」。但由於現在距離市議員以至「立委」選舉還早,在「民意如流水」的台灣地區,此戰所獲得的知名度,可能很快就將消失,因而最好大陸國家安全機關不要釋放李明哲,而是一直關押下去,她才能一直保持知名度,並以「悲情」作為吸引選票的手段。對此,前「立委」邱毅就批評,李凈瑜表面是「救夫」,根本上是想「害夫」。昨日他更是續批,李凈瑜的行為只有兩種可能,「一是太笨,受到旁邊綠蛆的嗾使,以為高調撒潑,一哭二鬧,就可救出李明哲。二是李太太打定主意害死老公,藉老公之死成功搶攻政治舞台,不能成為第二個葉菊蘭,也能成為第二個洪慈庸。」李明哲太太的「高調救夫戲」,簡直是越唱越噁心。於李凈瑜拒收李明哲的親筆信,邱毅相當不解地說:「老公被羈押在牢,看到老公親筆信,怎麼可能拒收?」甚至批評居間義務幫忙的人是「兩岸掮客」,也痛罵陸方是「綁匪集團」,但如果真的有綁匪集團,「李太太的作為不是擺明要綁匪撕票嗎?」  
(發自北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7-04-12 03:53:11
返回